Archive for 三月 2014

犁田

 

(枕巾绣片)

犁田

文/黄三畅

是农历二月天,汉子在犁田,在驶着一条水牯犁田。

汉子犁的是一丘红花草籽田, Read More »

【电台】曹光裕:学来的号子(一)

民歌笔记第六十六期

本节目由魏小石主持、制作。5:50处曲目为 四川人民广播电台川江号子节目片段,由匡天齐提供、魏小石转制;其余选段均为曹光裕提供的表演片段。 Read More »

无事忙

有人捡了杨树上掉的毛毛虫 Read More »

文/郭拐弯

淡是个痴人。谁说什么都信。

天上云能开花,水里月会打滚,彩虹散了就落进土里变成宝贝,乌云是伤心人沾饱了泪水的手帕子……这些他都信。 Read More »

秘密

文/panran

今天跟旧友聊天,回忆起来这么一件事儿。

大学的时候有个非常非常要好的朋友,有天喝多了,借着酒劲儿跟我讲了一个秘密。那个秘密,无非是情伤,现在想来确实没什么新奇,但当时却是震撼的不得了。好像18岁的我们,不应该经历过那么复杂、难以介怀、忧伤愁苦的爱。 Read More »

【电台】小胡(二):巫

民歌笔记第六十五期

Read More »

咸鱼“饭仔”与白粥

作者:莫道迟

前天看到“妈妈粥”一词,再看看文章下方的作者近照,络腮胡一大把的大叔一名,不禁莞尔。

作者并没有写明什么是“妈妈粥”,想来也不可能说得清楚。即使条分缕析地道来,观者可能觉得也不过如此。这“妈妈粥”的精粹,不在粥,而在妈妈。

看完之后,我也在记忆里尽力搜刮着“妈妈粥”的身影,竟一无所获,不由得有点垂头丧气。但是,却有另一种相近的食物悄悄爬上心头。 Read More »

风俗故事

Pages: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