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台】小胡(一):说书调

民歌笔记第六十四期

0:00 虹*
2:34 安代舞*
6:41 皇帝上朝调
9:04 陶格套呼^
14:36 秋天#


(flash流媒体格式,请稍等节目缓冲)

本节目由魏小石主持、制作。带*曲目选自《阿基耐 Ajinai》,带#曲目选自《蒙古人的民谣》,带^曲目选自《远去的绝唱-穆·布仁初古拉科尔沁潮儿史诗、叙事民歌演唱专辑》,其余曲目由伊丹扎布奏唱、魏小石录制

乌力格尔

内蒙古西部的长调与呼麦,是游牧音乐的代表,城市年轻人尤其迷恋那些悠长的民歌与低沉的喉音。而内蒙古东部的说书调却鲜为人知,它只是蒙古音乐中很小的一类,人们对它既不了解也没什么兴趣,但它同样是属于游牧民的歌唱。

说书调,也称为故事调,在蒙古语中称为乌力格尔。内容从草原牧区传说到汉语经典文学都会涉及。草原上的人,不仅需要历史知识,还需要细节和质感,这些都是通过说书人口头传播的。这算是游牧音乐的另一种表达。

内蒙人常常拿东蒙人的口音开玩笑,因为东蒙人说话时,经常是蒙语的语法加上汉语的名词。这种语言特点,在说书调中尤为明显。对听众来说,还能时不时从中听到几个汉语词汇。

其实,说书调离现代舞台也很近。HAYA乐团的唱片《迁徙》中有一首叫《莽各斯》,就有莽各斯-乌力格尔(英雄击败恶魔的故事);杭盖乐队的唱片《蒙古人的民谣》中有一首《秋天》,其实是胡仁-乌力格尔(中国古代演义的故事套曲)引子部分的某个旋律。

出于对《秋天》这首歌的喜爱,我找到了它的演唱者胡格吉乐图,音乐圈的朋友都称他小胡。这位从东蒙来北京做音乐的小伙,住在北京鼓楼附近的胡同里,目前参与着两支在北京小有名气的乐队,一个叫阿基耐,另一个叫大忘杠。小胡说:“在我们蒙语中,经常会说阿勒坦那木日,就是金秋的意思。”这句话说得轻描淡写,我却感觉到有浓浓的色彩扑来。

胡尔奇

蒙语中,讲故事的人不叫说书人,而称为胡尔奇。蒙语与很多内陆亚洲的语言相似,冠以职业的人的称谓大多以“奇”来结尾。比如,柯尔克孜族的玛纳斯演唱者叫玛纳斯奇,说莽各斯故事的叫莽各斯奇,卖羊肉串的叫卡巴普奇,书商叫克塔谱奇。胡尔奇,说的就是拉胡琴的人,延伸一下,就是指说书人。

小胡的父亲是通辽市扎鲁特旗有名的说书人。除了蒙古族通行的江格尔史诗,他还善于唱三国演义、隋唐演义、封神演义等等,尤其擅长隋唐演义中程咬金的段子、以及一些近代英雄故事(比如嘎达梅林传奇)。这大概可以看出一个说书人的能力:可能只会唱一个史诗,但却会唱很多说书调。

说书调的曲调,并不是根据内容而谱写,而是根据内容的情绪而套用一些已存在的调子。在一个乌力格尔故事中,可能存在有十几种情绪和对应的曲调,以表现不同的故事情节。比如,赞美姑娘的时候用一个,将军穿盔甲上阵的时候用另一个。有学者总结了一些调子与情绪的对应,比如相见调—悲喜交织,赶路调-慢或急,寻亲调-随回忆的情绪而变,吟诗调-随诗意而变。

据小胡说,在他父亲那一辈的胡尔奇说书人中,大都能记住所有的调子。并且,胡格吉乐图十分赞赏这种看似简单的音乐手法:

“瞬间跟着故事而转变,你要是能把乌力格尔这种东西搬到乐团弄的话,它的强度比Pink Floyd还要强得多。要知道,民间艺人只用单一的乐器来演绎就足够了。”

参考文献和唱片

阿基耐乐队, 2011, 阿基耐, 自主出版.
杭盖乐队, 2007, 蒙古人的民谣, 北京东方影音公司.
杭盖乐队, 2008, 蒙古新民乐, 自主出版.
博特乐图, 2007, 胡尔奇: 科尔沁地方传统中的说唱艺人及其音乐, 上海音乐学院出版社.
博特乐图, 2012, 表演、文本、语境、传承: 蒙古族音乐的口传性研究, 上海音乐学院出版社.
穆·布仁初古拉, 2009, 远去的绝唱-穆·布仁初古拉科尔沁潮儿史诗、叙事民歌演唱专辑, 内蒙古文化音像出版社
HAYA乐团, 2011, 迁徙, 风潮音乐.

主题相关文章: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