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磨

作者:落子

在南方我的故乡,冬至亦是比较特别的日子。

故乡的冬至,免不了的一种美味便是汤圆。

故乡的汤圆在从前都是纯手工制作来的,所费工序多道,时间亦长,但那种味道与感觉却并不一样。它需要泡米,把米磨成米浆,再把米浆过滤缩水压干,然后才开始搓汤圆。其中最重要的那道工序,而今已经基本隐没了,便是石磨磨浆。

说起石磨,在故乡本也不多,屈指可数有三两座。

祖堂那座在祖堂重建中消失后,唯一久远依存的即是祖屋大门口右侧的那座石磨。它有几十年的历史,但从不曾询问过它的真实年纪。只是在孩时有记忆时起它便已经存在了很多年。

孩时经常在大雨漂泼的时候爬到上面坐着,看着雨水哗哗的从屋檐坠下而溅不到自己而快乐。亦常常坐在上面等待着家人的劳作归来。每到一些特定的民俗节日里,在它身边总会围着一群又一群的人,用它磨出各种原料。孩时时候气力不足,又总喜欢去凑热闹。学着大人有模有样的握着磨弓去推动它。

那些年里,一个孩童与它的相伴。历尽风雨沧桑,而今依然矗立在门口,供我家及左邻右舍使用。

它亦见证着故乡的变换。从当年只有几座瓦房祖屋开始到而今的独幢楼房,从当年的泥泞小土路到而今的水泥路通家家户户,从当年的脚踏车都是稀缺到而今的轿车满地。经年累月的日子,以不变应万变的或许只有它,那座石磨。能磨出各种味道,却始终静默相守。

我们的步伐愈行愈远,常年千里之外。再见它亦是少之又少。且在慢慢退出自己的舞台,而今搓汤圆已经都买现成的面粉来做,更甚之买做好的即可,无需再多繁复且冗长的制作。

或许在时间富余,人们闲暇之余才会想去推动它,再次磨出各种美味来。

主题相关文章:

  • 暂无相关日志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