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神的十五

二月二,村里的秧歌队,要到市里的演武厅,参加全市新农村秧歌大赛。演武厅是当年全运会武术比赛的分会场,在这举行活动象征着一种规格。秧歌队的成员,有几位是六十多岁的大娘,一辈子跟泥土打交道,别说没去过演武厅,甚至听人说了,还学不会咋叫这名字,她们说“二月二,去鸳鸯厅比晒”。

她们把演武厅叫做“鸳鸯厅”。本地的老话,“赛”字发音“shai”。

在那些大娘婶子的思想里,鸳鸯厅,无疑是个喜庆、华丽的场所,好比他们绣的鸳鸯鞋垫儿、鸳鸯被面儿、鸳鸯脸盆儿,都是红艳艳的,有喜事才用到的。

去了,要穿统一的服装。秧歌队的领队,是队伍中比较年轻的一位,她是我们村的村医,斯文、秀气、爱美。她设计的演出服是这样的:上身穿一件红的薄棉袄,薄棉袄里套一件蓝莹莹的盖住大腿的毛衫,有裙子的视觉效果,下身穿打底裤。有的大娘一看那么瘦的裤子,不好意思穿,她们把打底裤念做“到底裤”,一脱到底,在那么多人面前跳,可不敢,那就穿瘦一些的黑裤子也行。她领着秧歌队的十二个队员,到市里的服装批发市场统一采购,十几个人一块儿进城买衣服,而且还是买只管漂亮、不管平时需要的衣服,她们中有的人可能几十年没这么高兴过了。

回来就抓紧排练,十五,二月二,很快。

本地风俗,正月十五,给玉皇大帝饯行。晚饭,包韭菜鸡蛋馅饺子,放鞭炮。五魁首家里,他之所以叫五魁首,是因为他跟人喝酒划拳,最喜欢出五魁首。

五魁首在烧锅,锅里的水早就开了,五魁首把大柴火抽出来,塞到灶下的灰窟窿里熄灭,又把小柴火抽出来,挪到灶门口,拿个火钩子,一下一下砸柴火,把火弄小。五魁首的媳妇,还在案板前包饺子,一个人擀皮,一个人包。四周的鞭炮越来越密集,托盘上包好的饺子越摆越乱。有的人事事争先,生怕把日子过到别人后头,平时七点吃晚饭,今天下午三四点钟,就有人家叽里呱啦响起鞭炮。

五魁首拿起一根柴火,点了一根烟,“包好了不?”

“催什么催,老天爷在家多呆一会儿不行?都这么急把老天爷送走?”

五魁首的老婆把最后一个饺子扔到托盘里,“包好了!你们吃吧,我出去一趟,一会儿就回来。”

她在面盆里洗了洗手,在围裙上擦了擦,解围裙,走出厨房。五魁首在后面喊,“你就不能吃完再走?”

“我不饿!”

五魁首的媳妇从堂屋拿出一对红扇子,急忙忙往村东口走去。

本地风俗,正月十六一早,早起跑白病,本地话说“跑嘣嘣”。天蒙蒙亮,到村头大路上,走田埂过小桥,在路口烧火烧灾。

五魁首家的媳妇,遇见我娘,她俩结伴“跑嘣嘣”。

她说:“咱们扭秧歌,你说耽误事不?它真耽误事。昨天晚上排练完,都十点了,我回去吃了一碗剩饺子,要睡的时候,一看,老天爷还在墙上挂着嘞!”

本地风俗,腊月三十请神,十五一定要送神。

粗糙的、红红绿绿的画像,印在一张薄薄的白纸上,印着以玉皇大帝为核心的天地诸神中的常委们,糊在一面包饺子蒸馒头用的,高粱秆编的圆托盘上。有的人家把老天爷摆在屋里,有的人家把老天爷挂在堂屋门口一侧的外墙上。十五入夜,早早吃饭,小心揭下来,在案前烧掉。

春节要请的另一位大神,是灶王爷。

上一任灶王爷,已在腊月二十三上天述职。三十再请回一位新任灶王爷。灶王爷是最辛苦的。他的王府,叫做“灶王府”的,实质是各家的乌漆麻黑的厨屋,烟熏火燎,灶王爷就贴在灶台里侧的墙上,并且要往锅台方向倾斜着贴。草民们相信这样才能把福倒进自己锅里。所以灶王爷,还有灶王奶奶,他们老两口,一直是在倾斜的王府里,端正的坐着的。

我娘讲完五魁首家发生的笑话,他们差点让玉皇大帝误机。又说,我给你讲一件发生在咱家的稀罕事吧,比他家可稀罕。

“那时候,咱家也贴老天爷,那一年,十五都过完了,我在厨屋里烧锅,那谁到咱家串门,到厨屋里说话,看到墙上,一惊,‘你家咋把老天爷贴到厨屋来了!灶王爷呢?’咱把灶王爷贴到堂屋,十五就送走了,老天爷还在厨屋呆着呢!”

主题相关文章:

2 条评论

  1. nokia2100:

    「诸神的黄昏」

  2. 自由人:

    老乡好!
    拜读通篇,一下子就被带到了老家!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