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二月 2014

不清不白糯米饭

作者:莫道迟

饮食饮食,饮饮食食,还是要以食为根本,哪怕是以老火汤足以独步神州的广州人,能以一碗靓汤疗尽人生之苦,也不敢说凭汤可度苦海。

作为生于斯长于斯的南方人,要说饮食,思来想去,终究还是解颐一笑,回到清清白白的一碗米饭上来。 Read More »

剃头吴二

作者:陆泉根

老家是座小镇。镇区的东面有个石头街。石头街虽以“街”冠之,其实就是条巷,弯弯曲曲,不长。巷口有一家剃头店,主人姓吴,排行老二,大家都喊他吴二。 Read More »

【电台】小胡(一):说书调

民歌笔记第六十四期

0:00 虹*
2:34 安代舞* Read More »

石磨

作者:落子

在南方我的故乡,冬至亦是比较特别的日子。

故乡的冬至,免不了的一种美味便是汤圆。 Read More »

诸神的十五

二月二,村里的秧歌队,要到市里的演武厅,参加全市新农村秧歌大赛。演武厅是当年全运会武术比赛的分会场,在这举行活动象征着一种规格。秧歌队的成员,有几位是六十多岁的大娘,一辈子跟泥土打交道,别说没去过演武厅,甚至听人说了,还学不会咋叫这名字,她们说“二月二,去鸳鸯厅比晒”。 Read more ...

物候:春雨

豆腐

作者:王胖子

闲来读一闲书,自然是说吃食的,我一向喜欢读有关食物的书当作休息。偶见一文是说豆腐的,作者从豆腐的清白与无味一路扯开去,直扯到他自己是如何的青菜豆腐整日介吃着——从那起始几节文字,我早知道他会在后面不无夸耀地表白他是如何的心安,又是如何的君子之得。掩卷轻叹——文人果然如此,寒凉之相自是不待言表,便是食块豆腐,也得让世人尽知其清雅非凡。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