锄地

作者:石广田

陶渊明隐居乡野,曾写诗描绘自己干农活儿的场景,“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通过这句诗,很多人都嘲笑陶渊明不会种地,把豆子种得稀稀拉拉不成样子。真正干过农活儿的人,可不会这么看。

“清明前后,种瓜种豆。”春天的雨水很少,有“春雨贵如油”之说,清明时节的杂草都是越冬而来,因为缺水的缘故,并不算多,更谈不上高大。等进入夏日雨季,才是杂草的盛期,也是农事最为忙碌和繁重的时候。农谚说,“三伏天,瓦片不干。”这时候的野草由于有了充沛的雨水,生命力异常顽强,一不小心它们就会“吃”了庄稼。

爷爷曾经给我讲过锄地的经验:越热越锄。《悯农》里说“锄禾日当午”,就是这个道理。只有在天气最为炎热的时段,锄草的效果才最好——太阳一晒,锄掉的草立刻就枯死了。爷爷爱嘲笑那些在阴天锄地的人们,不仅仅是笑它们吃不了苦,更是笑它们没有选准锄地的时机。阴天锄地确实比在灼热的太阳下好受,不用“汗滴禾下土”,但是一场雨下过,很多草照样会起死回生,让你白费一场力气。

锄地除了选择天气以外,还有很多诀窍。锄地要一锄押着一锄,防止有草成为“漏网之鱼”,用劲儿锄下去后再平着向后拉锄,一长溜草就纷纷倒地了。这样锄掉的草不会带太多泥土,即使下雨重生的机会也不大。这是锄法。豫剧《朝阳沟》里面有一个唱段,描绘男主人公教女主人公学锄地的情景,“那个前腿弓,那个后腿蹬,把脚步放稳劲使匀,那个草死苗好土发松,得儿哟得儿哟土发松。你前腿弓,你后腿蹬,心不要慌来手不要猛,好好,又叫你把它给判了死刑……”这是讲锄地的腿法、手法、眼法和心法的。锄地像练武一样还讲究脚法,会锄地的人沿着田垄锄过去,后面留下的是两行匀称的脚印。不会锄地的人锄过去,脚步则是一片纷乱,松动的泥土又被踩实了,锄地的效果就大打折扣。

锄地费力费时,一个青壮年劳力一天也锄不了三亩地。按现在的劳动力价格计算,一亩地锄一遍的费用也得五十元左右。实际上,仅仅锄一遍地,除草的效果并不好,往往得两三遍。因此,除草剂大行其道是有经济成本原因的:有一种俗称为“封闭药”的除草剂,只需喷一遍,庄稼地一季基本上就长不出草了;还有一种叫做“百草枯”的除草剂,无论单子叶、双子叶草通杀,非常灵验。

但是锄地和喷施除草剂的作用大不相同。喷施除草剂的目的只有一个——除草,而用锄头锄地对庄稼则是一次综合性“护理”。“锄底下有水,锄底下有火。”旱天锄地,可以保护土地水分不会快速流失;涝天锄地,却可以促进过多的水分快速蒸发。锄地不仅仅是除草,锄头疏松了土地,庄稼根部更容易吸收氧气和养分。而除草剂却没有这样的作用。还有一点尤为重要,除草剂容易在土地里残留,有时候会严重影响下一茬庄稼,比如春天给小麦喷施除草剂,秋天轮作的庄稼如花生、大豆等会“很受伤”,严重的会大量减产。而锄地永远是“绿色环保”行动。

有时候我常想,现在的年轻人会锄地的越来越少了,甚至很多人都没有见过锄头是什么样子。倘若他们再嘲笑陶渊明不会锄地,恐怕就显得眼高手低了。如果吴承恩当年写《西游记》时,把猪八戒的武器安排成一把锄头而不是一把钉耙就好了:很多人并不知道钉耙是一件农具,锄头则要出名多了。

主题相关文章:

  • 暂无相关日志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