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东太太

作者:pettyxia

我住的这套房位于东三环,地段是没说的,但也因为太商业区了,几乎没有自己买房、自己住的,大部分都是出租。走在小区里,耳畔飘荡着全国各地的方言,以东北大碴子话为基调,夹杂着山西腔,也有个别说鸟语的。物业公司生意特别好。一来是出租房的装修都是“糨糨鬼儿”的,三天两头有东西破掉。二来可能是家里什么工具也没有,换个水笼头,修个插座都必须请人帮忙。我还听说有电茶壶烧坏了,让物业来看看的,真是有点儿娇弱。

住了快三个月,我们的房子也修了地板、电线、水管子,七七八八好几样东西。每次打电话给房东太太,她的声音都巨好听,用词用句也特别客气。“有什么事儿,您就打电话来,及时跟我们说。”、“这是应该的,我们是业主嘛!”“你大哥一会儿就过去!”

这最后一句让我这个南方人十分吃惊。每次他们都是白天上班时间来修东西,我和房东夫妇素未谋面,怎么房东就成了“我大哥”了呢?

话音好听,可也不是这么好说话。浴室的花洒杆子坏了,我们只能真正地“手持花洒”洗澡;厨房的水笼头有个小砂眼,不住地漏水;这两件事情,我们与她交涉了好几次,她都以工作忙,要出差,没时间过来为由,推脱了。我只好下了最后通牒,说物业来看过了,必须换掉整个水笼头。终于,房东太太昨晚莅临寒舍啦!

她的实际年龄比电话里听起来的要小很多。中等身量,烫着大波浪头,穿了一个玫瑰红的丝绸衬衫、黑色的裙子,化着漂亮的浓妆,老派又精明的打扮。

一进屋,她就四处打量了一番,特别是检查了刚好不久的地板,再三嘱咐我:“墩布别弄太湿啊,受潮了容易翘起来。”唉,我也是头回听说在北京也有东西会受潮!明明是她家的地板没有装地龙,下面都是空的,才会走样的。

然后就是察看水笼头。说也奇怪,水突然冒得比平时小了很多,真是给房东太太面子,等了好几分钟,才弄出眼药水那么点动静。搞的我非常不好意思,好像之前是在撒谎一样。我甚至怀疑是不是“我大哥”偷偷来修过了?特地来埋汰我的?不过,她还是客气地拍拍我的肩膀说:“如果洞越来越大,你再打电话给我,我们包换!”

“你们的卫生搞的还不错呀,这样好,收拾的干净,自己住着也舒服。”、“你们在这里住多久啊?”、“你哪个地方的人啊?”面对这么能干、会说话的女人,我还能提什么意见?只好一路不住地点头,是、是、是、是……。赶紧让她走吧,再问下去,我们家的情况都能调查清楚啰。

最后,房东太太还亲自在她的自有物业上了趟厕所,才尽兴而归。

主题相关文章:

One Comment

  1. Stylefanr:

    写的非常生动形象,房东太太的形象赫然呈现在眼前。好文,赞一个!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