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馒头的老太

南大街往里走,走过小楼,走过烧鸡店,走过铁屋牛肉铺,走过饭庄,走过烧饼铺。一座唯一的“写字楼”前,有一片空地,有些个人在这摆地摊,卖菜,卖金鱼,摊煎饼。有个老太,站在一辆矮矮的三轮车后头,车上有粽子,有馒头。

本地的馒头,也有本地的名牌,在一块小黑板上,或一片纸壳子上,写着“张湾馒头”,叫法是“张湾儿馒头”,全称是“张家湾的馒头”。南街是回民区,张家湾是个回民镇。从张家湾运一筐馒头过来,要走十几里路。

这老太,是个胖墩儿。矮矮胖胖,啤酒桶一般的身材。夏天穿一件小开领的碎花褂子,头戴一顶白帽,白帽边缘有穆斯林传统的花纹。装馒头的笸箩,装粽子的铝锅,摆在车斗里。

她一个人来卖馒头,可是身边不缺伴儿,总有一个两个老太,跟她聊天。聊到该回家做午饭了,卖馒头的老太也要回张湾了。一上午多数时间,这个卖张湾馒头的老太,站在那里,只有粽子可卖。她的馒头,八点准能卖完。剩下的时间,就是等着再卖几个粽子,跟老姐妹多聊一会儿天。

我问:“我得几点来,才能买到你的馒头啊?”

她的眼睛眯着,笑呵呵地说:“我六点半就到这儿了。”“七点半,差不多就卖完了。”

我问:“你每次带多少馒头过来啊?”她说:“二十袋。”一袋五个大馒头,三块五一袋。

有一次赶上还剩下一袋,拎起一看,袋里装了四个,我说:“这袋怎么少一个?”她说:“有人买了一个,吃着上班去了。”

她说这些话的时候,都是笑着的。她的笑容,是这样:

我走到她的车子前,她中断与另一位老太的聊天,瞥了我一眼,抿着嘴,嘴角憋着笑。

我低头往筐里一瞧。她绷不住笑了,“哈哈哈,卖完了!”

从她瞅见我,可能就觉得好笑了——这小伙子,又扑个空。

我问:“不能多带些吗?”

她“啊”了一声,呆住了,好一会儿合不上口。眼睛眯着,只好用笑而不语来回答。

其实,在这条街上,卖张湾馒头的还有一家,老是买不到老太卖的馒头,我去买过一回,价钱一样,吃着也差不多。那是一个老头,在临街的家门口,他搬一把椅子,推出一辆小车,车把上挂一块“张湾馒头”的招牌。我很少看见有人买他的馒头,也很少见有人跟他聊天,整天的,他抱着自己的收音机。

(改结尾,重发)

主题相关文章:

4 条评论

  1. Stylefanr:

    这种小品文非常适合周末晒着太阳看——恰好正是我现在的处境。

  2. 小鬼哥:

    这是小小说么?没看懂老太和老头卖馒头的内涵:(

  3. dadishang:

    朦胧小小说,哈哈

  4. magic:

    清新,朴实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