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船神

作者:周春军

城有城隍,山有山神,地有土佬,海有龙王,船上也是有船神的。可船神究竟是什么样的神明,谁也不知道,但运船的人都很敬畏这个神灵。虽然船在河里走难免会出事,但船家坚信只要敬重船神,船上人一家性命、一年的财运就会得到船神的庇佑。所以每年的除夕船家都要祭船神。

猪头、猪尾、公鸡、鲤鱼、香烛是少不了的,还要有茶叶、糯米。祭船神时很神圣,洗净手,穿上干净的衣服,在船的头舱里摆好祭品,点上香,船老大九叩首,祷告行船太平,顺风顺水,满载满财,一船老小安康和顺。然后船老大出舱把茶叶、糯米撒到河里,燃放鞭炮,接着挂红讨好彩头。所谓挂红就是杀一只大红公鸡,把鸡脖子放在船头让鸡血往下淌,鸡血淌多长到就预示着当年的财运有多大,一般船家为图吉利,就预先在淌鸡血的地方用水先冲一下,这样鸡血就顺着水迹一直淌到底。随后就贴船联,船上的对联是固定不变的。船艏贴的是“龙头金角安天下”“虎口银牙定太平”,横批是“太公在此别无禁忌”,下面还有一幅菱形的联子,把“招财进宝”四个字变形凑成一个异形字;桅杆只贴一竖联“大将军威风八面”;左右船舷上贴“左青龙”、“右白虎”;船楼两侧贴“面朝蓝天摇钱树”、“背向南海聚宝盆”;船艄贴“江湖河海清波浪”、“通达逍遥远近游”;船舵杆上贴一方联,只一个字:“灵”!桅杆在祭河神这几天是不能免桅的(就是不能把桅杆放倒),桅杆上要插上黄色或者褐色的龙旗,驳船因为没有桅杆就不用这个程序了。

祭完船神,头舱就不能随便进人了,只有船老大每天进舱换香、换蜡烛,这种仪式要一直进行到正月初六,七天结束后,船家就把这些祭品拿出来全家享用。祭船神期间船家是不欢迎女人上船的,特别是小新娘子最为忌讳,好像有新娘子喜气重,上船会冲走财气一说,更不能见马桶等赃物在船上出现。但对一类人却网开一面,特别欢迎,那就是逃荒要饭打门槛辞的,看到这些人,船家老远就迎接,名曰“接财神”,总有丰盛的馈赠。祭船神期间船家老少呆在船上时决不能随便说话,更不能说“翻”、“倒”、“沉”之类的谐音字,比如吃鱼时这面吃完翻转那面,不能说“翻过来”,要说“调一樯”,盛饭不能说“盛饭”,要说“装饭”,饭盛满了不能说“饭满了”要说“足载了”,锅瀑了要说“满载了”……跳板头上人不能停留站着,船头上不能坐着人,不能在船头撒尿,不能在桅杆帆篷上晾晒内裤,不能这样,不许那样,总之规矩多多,如果不懂这些规矩,最好呆在船舱里不说话,也不要出来乱走。

船家的这种讲究是有道理的,他们坚信有船神一说!传说是有一家排了一艘新船,为了能在河里发最大的财运,就对木匠格外地好,每天买来很多大鱼,劈鱼脑子做成鱼脑豆腐款待木匠,但木匠吃惯了四样菜:红烧猪肉、红烧公鸡、红烧鲤鱼、三鲜豆腐,所以船家都知道这个说法:“木匠、木匠,好吃四样……”。而当这船家天天豆腐朝前,虽然口味做得鲜美,但木匠心中就不舒服了,心想你家天天卖来那么多大鱼,却给只给我们吃豆腐。就想作弄船家,于是在上舵卵(在船尾水下固定舵杆下部的两块夹板)时在里掏两个洞,装上两只木球,这条船下河后见到别的船就撞上去,爬到对方的船上,如此多次,让船家烦透了神,船停在河里要等没有其他船经过时才敢行船。有一天船家遇到排船的这帮木匠,就盛情地招呼他们,但招待饭菜时却是木匠们常吃的四样菜。这帮木匠看到原来很风光的船家现在已败落,嘴里就嘀咕早干什么去了,船家不知他们说什么,就说:“师傅们,委屈你们了,现在我家不行了,只能招待这些简单的饭菜了,想当初我家排这条船时,家境多么好,每天招待你们的是鱼脑豆腐,要买很多大鱼,劈开鱼脑倒出脑浆做成鱼脑豆腐,鱼肉只有我们自家人才吃……”

木匠们一听很惭愧,是自己不识美味错怪人家,让人家遭受损失。于是木匠师傅就说,我来看看,然后趁船家不备把舵卵卸下,把里面的木球取下,这艘船就正常行使了,后来这船家发了大财。
……
这种仪式结束后船家就等河里的冰冻融化,大河开冻后扬帆起航,开始新的一年航程。

到了文革期间这些规矩不能进行了,船家就移风易俗,把船神换成伟人像,只放鞭不挂红,对联也换成“大海航行靠舵手”之类的新联,桅杆上也换成了红色的国旗。时间一长这些老规矩就自动被新风尚替代了,现在每只船在过年时都悬挂国旗,这也就不怪岸上的人说船上的人最爱国的。

主题相关文章: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