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着脸的女士

“全北京就这一辆”的322,高峰期间,发车频率一分钟一辆,有时候还不到一分钟。有时候也得等三五分钟。那样,你就看排队的人吧,排两队的一个上车口,排成五六队,那还叫队吗,人都涌到站台外,排到停车场去了。车一来,不等停好,人都往车门上贴。天天像1942逃荒扒火车。据我每天的观察,在这儿,能够维持住秩序,hold住的,就两个人有这本事。

发车站台前中后三个口上车,应该三个人来管理,有时候缺人,一个人要维持两个口。那有本事管得住秩序的,也是管得住前面,管不住后面。就听她喊吧,“不上车的乘客别下站台,别下站台!怎么就不听呢,天天喊,天天还这样!”

这两个人,其中一位已经跟我是熟人,知道她能维持住队伍,我就在她负责的口排队,有时候排到最前面,也随便聊几句。她在这几位维持秩序的大妈队伍里,算是较年轻的,扎着个把子,带着袖套,戴着一顶没有翅膀的阿拉蕾帽子。她的最大特点是大嗓门。过天桥,进二楼大厅,就能听到她在一楼大厅的南头喊,“都别过来!都别过来!”她的嗓门太大了,有“当阳桥前一声吼”的气势,那些不守规矩,想钻空子的,还真被她震慑住了。

有一段时间没看见她,在前面维持秩序的,换成了一位黑脸大妈,她肤色有些黑,还老黑着脸。有次,排到前面,我问她,那个大嗓门的,怎么好几天没看见她?她告诉我:

“回家了,不干了。谁爱伺候这个,破活!”

她的面相,跟赵小锐版的李逵还真有些相似,瞪着眼睛如铜铃,鼻翼两侧八字纹明显,透着一股凶、横劲儿。用发箍把头发往后拢着,她的头发有些自然卷,拢着也不伏贴,这又让人联想到李逵的虬髯。

她能维持住秩序,优势在于有个好身板,从背后看,如一扇门板。看人上的差不多了,她往上车口一站,堵住,不再放行。要是有人还往前挤,推到了头,没几个人经得住她黑着脸一通教训。被她堵在里面的人,有意见,在那喊,“跟你们车队反映!多发几趟车!”

听她教训吧:

“发什么车!反映什么反映!我一他妈的临时工,我反映?谁听我的!”

后面叫唤的人哑了。

“我管得了那么多吗?我管!管着不轧着脚就行了!”

主题相关文章: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