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北方

作者:飞虎旗

一直生活在北方,确切的来说是西北,关中平原不算是西北的典型气候,黄沙漫天尘土飞扬的景象在这边不算多,算是比较温和敦厚的一个气候吧,冬天有雪,夏天有雷,白雪皑皑,绿草如茵,就这样平淡的四季。

原来总喜欢冬天的天气,可以睡舒服的懒觉,可以看到自己的呼吸,可以吃羊肉泡馍不用擦汗,可以围着火炉喝茶聊天,家人也能在冬天的时候有很多时间在一块,家里的小路上不断有狗吠送着一串串的脚印。树木干枯,河水结冰,兔子在果园里面偶尔一跃而起,砸开的冰面上经常能够拣到跃上来呼吸的大鱼。不小心你的手指会像胡萝卜一样的粗,因为有一种东西叫做冻疮,不小心你会被后面的孩子从脖子后面塞进去一把雪,那种笑容都是单纯的天真。

笔直的烟筒冒着白色的烟,雪白的大地上黑不笼统的,那是一口已经干了的老井,成挂的玉米棒子和辣椒,绳子上串起的干油菜和萝卜干,老井里绞上来的水还是温温的,洗衣服也是不伤手的,调皮的孩子为了溜冰溜的更远穿上了塑料底的板鞋,一个个排成串就像火车穿过。光顾着玩,遗失了手套帽子,回家后被压在炕上,白白的挨了一顿笤帚疙瘩。没有什么能够比一碗玉米珍子更暖胃,红红的红萝卜丝,被辣椒油一拌,加在黄灿灿的苞谷粥上面,60岁的老汉能把碗给舔干净了,然后看看一旁学样的小孙子,确是满脸的苞谷粒。蹲在墙根找个暖和的地方,抽上一袋烟,眯着眼,隔壁的村子正在唱戏,隔着这么远也能听出来是《下河东》。

婆娘们也拿着手里的活坐在某家人的热炕上了,娃娃们滚铁环,打面包,斗地主(一种沙包游戏)无所不干,骡子拉着大车,铃儿当当的响,挑着担子的小贩,走街串巷的吆喝“热豆花”。摇着炉子,一边加碳,旁边一帮小孩等着那“嘭”的一响,可以吃到美美的爆米花,偏远的小学,课堂也搬到了老师的宿舍,围着火炉学着加减乘除,中学放学后,一长串的自行车龙,让交通显得特别活泼,一会你在我前面,一会我在你前面,花花绿绿的一路,有的三三两两不紧不慢,说笑打闹,有的埋头苦蹬,盼望早点回家,有个人从车头的袋子里拿出一块烤红薯出来,慢慢悠悠的边吃边蹬。

太阳像个十二三岁的小伙子,憋足了劲从东边升起来,却消化不了满目的白雪。壕沟里种的柿子树现在一个个像醉汉一样挂在树上,在树顶的那几位更是随着风摇摇晃晃。猛然间一股香味扑鼻而来,原来是几个小孩子在路边用火烤着土豆,田野里有零星的野火烧着野草,火苗忽高忽低,噼哩啪啦作响,麦子青青,来年收成会更好。刚消了雪的田里,踩起来软绵绵的,像刚发好的面团,不小心挖出个田鼠窝,就像打开了杂粮铺,玉米,高粱,以及一些草的果实,不由得让你惊叹这小脑袋的算盘不比人慢。

腊月把所有人都从热炕上请了下来,各个大街小巷,都是人头攒动,卖衣服的小贩站在摊位上,一把攥着钱,一边高声吆喝着,一边和人讨价还价,卖副食的更是全家动员,小孩子手快,帮忙装袋子,打包,老人负责看东西,年轻的小伙负责收钱算帐,小吃摊子上更是人满为患,有的人没地方坐就直接站着吃,调凉皮的小贩速度快的让人咂舌,八宝稀饭,鸡蛋醪糟,枣泥甑糕,每每到中午之前都全部卖完了,成衣店里大姑娘小媳妇都要对着镜子俏一俏,布料摊子上听见“呲呲”的扯布的声音,熟食店前排起了长龙,为得那过年的好招待,烟酒店人也挤满,为得是年夜饭多谝谝闲传,挂架子的猪肉割上几斤,肋条五花肉lan哨子作搭汤面,提个猪后臀扎肘花,几个猪蹄子煮烂让媳妇孩子解馋,提个猪头好下酒。东西买的太多提不动怎么办?用肥料袋子装!装不下?用架子车拉,路太远?就把咱家的农用车往回拉!

主题相关文章:

3 条评论

  1. sun23:

    就像一篇微博里面说的,外面吃东西都是为了活着,只有回老家才叫吃饭

    想念。。。。

  2. dadishang:

    很喜欢这篇文章

  3. magic:

    喜欢这种真实的文字,朴实无华,却很有力量。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