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吾师——张广湖

作者:梁山懒

吾师,张广湖者,梁山韩岗之张坊村人。学成,教于乡里,有令名。

初,其非吾师也,然乡里未有不知其名者。吾闻其名于其弟子,其有诗曰“启蒙童”之类也,多有不平。其教语文,作文不以常规,如令弟子作“民间故事”文,且有名篇传于校内。又令弟子为诗。吾犹记其弟子有诗曰《弯巴镰》,诗云:弯弯巴巴一张镰,割了家后割家前,家前家后都割完,还是那张弯巴镰。其言朴质,然其意深远。吾师广湖盛赞之。其时,吾虽不觉其美之所在,然深知其美。

其名著,非止于此。于教书之外,犹善书画,然志终不得伸。

其善书,乡里有得其书者为荣。镇政府尝作宣传语,着吾师书之并与其饮。吾师好饮而不善之,浅尝则醉。既醉,而不忘回校授课。然语狂非比常日,其曰:镇长竖子,爱吾书,请与共饮。张夫子书,汝识之否?言讫书一“中”字于黑板,字大满之。

其善画,尝授吾属美术。弟子多于作业本求画。师几尽应之,吾有幸,尝得其画。天牛伏于牵牛花上,跃然纸上,栩栩如生。然历数岁,已不知所踪,深以为憾。其工于书画,然未大成。至有人笑其为“非著名画家”,吾师闻之,亦不以为意,似颇自若。

后或谓吾曰:“其或有狂疾。”

于是,吾终未深信,惟觉其书生气盛,志大,然终未伸,至或言其狂疾者。普天之下,如吾师广湖者,又岂一人哉!

主题相关文章: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