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仁月饼

我奶奶有一亩二分地,我爷爷吃公家粮,没有地。我奶奶那一亩二分地,在大渠北沿,狭长的一溜。她是个懒人,懒得打理庄稼,她那一亩二分地,先是让我家种,每季收了麦子玉米或大豆,打好给她。有时候,她觉得收获的太少,怀疑多收的被我家截留,她说要自己种。她应该是下过决心的,来年一定要多收几袋子,好让我家里看看她的地有多见粮食!播种并不费事,请人帮忙犁好地,播上种,就可以了。收获也不费事,收获的季节,都是互相帮忙的,她可以名正言顺,让她的儿子儿媳齐上阵,甚至叫来姑娘和姑爷,把她的粮食收回来。

她计划好了开头,也打算好了结尾,只是这过程,还要她自己一步步来。既然要自己种,总不好连薅草也要指望别人吧。黄黄草的春天来了,她下不去腰,薅一垄,腰疼三天。她不信黄黄草能长一地,麦子总是比草多的。她的麦子只打了四五袋子。打了麦子,种秋粮,她不种豆子,因为她有点怕又绿又胖的豆虫,她种玉米。玉米生长的季节,正是三伏天。别人在大太阳底下,挥着锄头锄草,她在堂屋里,摇着扇子还嫌热,她有些胖。她的玉米长得比旁边地里的玉米矮一头。托老天爷的福,不旱也不涝,玉米要结棒子了,这时候要增加肥料。我认为这个阶段最考验庄稼人,在我不多的几年务农的记忆中,最难受的是钻进玉米地给玉米施肥。玉米地里闷热,化肥的气味杀眼。我爷爷有公粮可以领,他自然不为我奶奶那一亩二分地操心,况且,他本来就嫌我奶奶多事,他说:“你能!自己种诶。”我奶奶说:“你个老头子,我要是能,还指望你干啥!”我奶奶骂她的儿子,骂我爹:“小麻嘎,尾巴长,娶了媳妇,忘了娘!”我娘听到了,抿着嘴偷笑,跟我爹说:“看她还嫌打的粮食少不!咱还是帮她把肥料上了吧,不过,买化肥的钱要她自己出!”

最热的伏天,我奶奶好像忘了她的庄稼。夏天,她喜欢吃凉粉,喜欢在自家院子里的大槐树下,召集一帮老婆子打“老婆子碰”。

收玉米的季节,在中秋之前。收完玉米,先不着急砍玉米秆,把棒子剥出来,挂到架上,再说玉米秆的事。那时候没有玉米收割机,想现在这样把秸秆直接打碎在地里。那时候,村里还有许多大黄牛,要给牛准备一屋子过冬的草料,谁家有牛,任谁去“纺”玉米叶子,捡好的,又宽又肥、墨绿的叶子。来年犁地的时候,借他的牛用一晌,也好说话。

我奶奶揽下的摊子,最后还得我爷爷来收。八月十五都过去好几天了,再不腾出地,耽误种麦子了。我爷爷,让我拉着我家的地排车,拿上我家的镢子,跟他下地砍玉米去。让我像一头小毛驴,在前头拉着地排车,他在后头跟着,这可能是他喜欢的事情。出村东,我们走在通向大渠北沿的那条平坦宽敞的土路上,走一里地,过一座桥,往东拐,不远,就是我奶奶那一亩二分地。如今大渠北沿,早已是高速公路。通向大渠北沿的那条土路也已荒芜。

如今,我爷爷,我奶奶,他俩的骨灰,已融入南陵的地下。

砍完玉米秆。可能需要费一个下午,再一个上午才能完成。在晌午头来,我拉着一车玉米秆,那条路平坦,要上岗的时候,我爷爷才会推一把,不然,这头小毛驴要累趴下了。我奶奶家的院子没有院门,我直接把玉米秆拉进院子的南头,满头大汗是一定的,褂子都湿了也是一定的,我要脱了,我奶奶还喊着别着凉喽。我爷爷似乎很满意。我奶奶进到屋里,再出来,塞给我一块月饼,那月饼真硬!中秋节过去这么多天了,何况还是五仁的!

不像啃石头,也跟啃砖头差不多,一顿我就没吃完,应该说一次啃不完。我觉得,我对五仁月饼的喜好,应该是在那个中秋节过去好多天的晌午开始的。像一头熊(刚才还说像一头驴),在我完成一次任务后,得到的奖赏,让我形成了条件反应。每到中秋,没有五仁月饼,等于没过中秋。

现在网上有一帮人,专门黑五仁月饼,我毫不掩饰对五仁月饼的喜爱。我想,还是有不少喜欢五仁月饼的朋友吧,每到中秋节,北京稻香村的五仁月饼最先卖空,早市上一家不错的糕点铺,只卖一种月饼,五仁月饼,还有五仁月饼的表亲——同样硬邦邦的装饰着青红丝的自来红和自来白哥俩。咱们也可以组织一个“五仁月饼党”,遇到黑五仁月饼的,打起来,咱手里的才是重武器!

朋友们,要有道路自信,意识形态的斗争已经很严峻,我的小伙伴们,纷纷表示支持五仁月饼。

主题相关文章:

3 条评论

  1. 路过:

    博主是北方那地儿的?感觉很熟悉,我是河南郑州的,81年的。里面的语言和东西太熟悉了。不过就是行文看不懂了,不知道写的中心思想是什么,哈哈。

  2. 康素爱萝:

    嗯嗯,五仁月饼才是真正的月饼。要中心思想做什么?

  3. sunshine:

    看博主的文章,很熟悉的乡村情,有点怀念小时候了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