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市儿

出小区西门走过一片草场,在运河边的树阴下走几十米,上一座小木桥,到了河对岸,绕过几棵老杨树,穿过两排车道的六马路,拐进省卫生厅和铁路局那两大片儿职工小区,两片儿小区中间有一条不宽的小马路,马路两边隔三岔五就开个小店,各做个的小生意。开修车铺的是夫妻俩,养了两只八哥,总挂在门前的一棵不高的国槐树上,学人说话、咳嗽、打哈哈。开早点摊的隐在一栋老楼后身,顶棚是用一大块淘汰下来的奥迪广告喷绘布搭的,棚子一角摆着支着口油锅,几张折叠桌、小木桌和天蓝色的塑料凳子拼凑在一处,卖的是吊炉饼鸡蛋糕、油炸果子豆腐脑。

小马路中心靠东有一片红砖墙围成的煤场,冬天堆煤,春夏秋三季是个小早市。小早市里卖的果蔬生鲜肉蛋鱼,墙外零星摆着几个地摊,有个卖花布头的小伙子,一匹匹棉布码得高高的,图案有大花小花蓝花碎花的,大格小格横条竖条的,还有字母水果大嘴猴喜羊羊,多是老人家们扯上几块,做个床单被罩,要不就是给半大孩子做小褥子小夹被。有个花甲年岁的阿姨,卖的是轴线顶针做活针,棉签手绢搓澡巾,拉锁钮扣松紧带,别针手套棉鞋垫,还有几个自个扎的鸡毛键子、自个缝的花布口袋(沙包)。紧挨着她的摊子是个卖日杂用品的,一个挺着啤酒肚穿一件迷彩工装的老大哥坐在一把折叠板凳上看摊儿,摊子铺陈了有三四米长,卖的是铁大勺小铝盆,吸管漏勺喷壶嘴,擦锅球弹簧秤,盖帘屉布锅刷子,小铲子,竹夹子、双喜火柴瓶启子,地漏弯管水笼头,苍蝇拍羽毛扇,蟑螂蚂蚁全窝端。

过了煤场,路东边先是一家豆腐坊,一家三口里外忙活,卖的有现点的卤水豆腐,豆浆、小豆腐、素鸡、豆腐泡、白豆干,五香豆干和锦州干豆腐。边上是一个修鞋摊,修鞋的老爷子看样子有七八十岁了,戴着花镜,一脸沧桑,三伏天打阳伞三九天生火炉,风雪无阻。挨着鞋摊是个卖观赏鱼的,卖的多是一寸长的小金鱼,橙红和黑色居多,还有一缸热带鱼,几只巴西龟。隔了一尺远,卖花的老奶奶,把自家养的花分根,分盆,用个小推车推出来卖。不过一枝文竹两盆芦荟三盆观音莲,还有几棵正在开花的茉莉、杜鹃和倒挂金钟。

离煤场不远还有个小超市,一个中年女人在超市的台阶前卖鱼虫。自个坐在绿帆布折叠凳上,面前的小木墩上摆一白色镶蓝边的搪瓷托盘,盘子里盛着一团团活蹦乱跳的猩红色鱼虫。有人来买,就用一支不锈钢餐叉挑起鱼虫,把旁边的一只青花瓷的酒盅装满,再麻利地倒进一个小塑料袋里,顺手拧个结,只要一块钱。跟她有一搭没一搭聊天的是个裹着头巾的黑脸膛女人,手里握着一沓宣传单,身前立一电动车,车座上立一三角牌,上面绿底红字:龙泉墓园。

过了一家面包店一家杂粮店一家熟食店,有个花白头发的老太太推着一辆老式的婴儿车,车斗后一半是花花绿绿的马桶盖套,前一半码了几叠丝袜,拎起一瞅竟是牡丹牌的老式锦纶丝袜,墨黑、灰蓝、褚石、米白四色。五块钱两双,给妈妈买了两双,妈妈一直喜欢这种老式丝袜,袜腰稀松,不箍脚脖。转过早市一条街,是个老小区的大门,门口的小门脸有家做“收床卖床”生意的,男人倚着墙角正在卖力地拆一长旧床板上弹簧,早晨的阳光把他的脸颊映得亮堂堂的,女人坐在门边绣着一小片儿十字绣,一只京巴眯着眼,趴在脚边。

从小区的墙头探出几枝山葡萄藤,绿叶婆娑起舞,十几串葡萄,有的青绿,有的已经泛起一抹浅紫。

主题相关文章:

2 条评论

  1. dadishang:

    【棉签手绢搓澡巾,拉锁钮扣松紧带,别针手套棉鞋垫】
    【吸管漏勺喷壶嘴,擦锅球弹簧秤,盖帘屉布锅刷子,小铲子,竹夹子,双喜火柴瓶启子,地漏弯管水笼头,苍蝇拍羽毛扇,蟑螂蚂蚁全窝端】
    精彩!尤其这第二段,富有节奏感,可以敲着碗唱了

  2. 康素爱萝:

    东西太多,就想写的押韵点,写着写着就这样的,也是惊嘻:P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