蒸蒸糕

(配图来自百度百科)

作者:清灵

记忆中的老城,清一色的瓦房,Y字形的街道,我家住在右面的分岔上,交叉处有一座废弃的电影院,或许还是因为电影院的缘故,人们便把街道交叉处的那一片叫做院门口。院门口临街而且宽敞,这里成为了各种小摊小贩的聚集之地,这些生意人们也多半是这一片的街坊领居。簇拥的大红伞下面热闹地贩卖着各种小吃,儿时最爱的是蒸蒸糕,如今那股温暖的甜香仍然飘在记忆中。

放学回家的路上经过这里,人群拥挤,美食飘香。但还是难以掩盖住蒸糕那股质朴的糯米飘香。我想因为这里的小吃多是辣的,只有蒸糕是热腾腾的糯米甜香,所以香味才没被纷繁的辣味掩盖。通常我是不好意思去买蒸糕的,因为卖蒸糕的那个中年女人姓王,跟爷爷同姓,我叫她王嬢,而且由于我们家离街边近,她家摆摊的家伙每晚都借放在我们家,所以如果是我们家人去买蒸糕的话,她是不会收钱的,她不收钱,以至即便我自己想吃也不好意思去买了。

蒸糕要用极小的木蒸子,形状跟我们常用来蒸饭的木蒸子一样,但是个头小得多,蒸出来的糕大小与现在的蛋挞一般。那种蒸子太小,寻常人家用不到,街上也买不到,是王嬢家专门托人做的,连同锅也是定做的。那是一个筒状的铝锅,筒里装水,中间冒出烟囱样的比蒸子底端略细的一节,正好能放上小蒸子,蒸汽就从“烟囱”里面冒出来,水也是从“烟囱”掺进去。还有一个状似红酒杯的木制顶子,高约二十厘米,放在桌上专门用来将蒸好的蒸糕从蒸子里面顶出来。由于工具的复杂性,因此那片卖蒸糕的只有她一家,我自己不好意思去她家买,所以想吃也吃不到了。

不上学的时候,奶奶领着我去街上买东西,闲逛着,跟街上的熟人打着招呼,有时在比较熟稔的几个人的摊位前会停下来,闲话一阵,当然也会在王嬢的摊位上停下来,这时候王嬢就会蒸蒸糕给我吃。不像蛋糕一类都是做好现成的,蒸糕是要吃的时候才一个个的蒸出来。原料是将糯米与粘米混合磨成的细颗粒,两种米的混合比例和碾磨的粗细程度是有讲究的,糯米多了,磨得太细了,糕吃着会粘牙,糯米少了,磨得太粗了,糕体易散掉,不易成形,吃起来也没有糯软之感。和面的时候,水和糖也要加的适量,正好不干不湿,甜而不腻。配料则是红糖粉、花生末、白芝麻。

王嬢用勺将米面舀进迷你蒸子里,然后用竹片轻轻压平,再撒上红糖芝麻花生粒,放到早已蒸汽腾腾的锅上,等上约莫两分钟,蒸糕就熟了,用毛巾包住蒸子将其取下来,往顶子上一顶,香甜的蒸糕就出来了,蒸了好几个,王嬢帮我用塑料袋装起来,洁白的蒸糕咬下去糯软香甜,我一边吃着一边听大人们聊天。

那时候我上小学,蒸蒸糕还是两毛钱一个,上初中的时候,涨成三毛,高中时,搬家了没跟奶奶住在一起了,偶尔回去一次,发现蒸糕涨成五毛了。再后来上了大学,去吃过一次,一块钱一个,工作后就没去过了。

今年年初,老城那一片都要拆迁了,难道今后蒸糕和那些小吃都会搬进别处整齐的铺面里面吗,又或许王嬢和那些生意人这么些年有了一定的存款,早已在别处买了房子,另谋生计了吧。

工作以后,在别的城市也见过蒸糕,花样繁多,还加了果脯什么的,一堆五颜六色说不出名的东西,吃过之后只觉得华而不实,还有些甜腻。再也吃不到那朴实的蒸蒸糕了。

主题相关文章: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