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九月 2013

塘栖老吴

作者:pettyxia

老吴的家在塘栖水北街上。

外头看起来和邻居们的房子并没有什么不同,统一整修油漆过的栗色木门板,图省事只取下了几块,露出里面原有的小木门,能够进出就行了。望进去,还是普通的住家,没有开店。 Read More »

早市门口的油饼

早市门前,通惠河边,借停车场的栅栏,扯一块塑料布挡风,支上帐篷,架上油锅、案板,摆上桌子、板凳,搬来盛粥的桶、盛咸菜丝的盆,主打炸油饼。五六点钟过来,八九点钟卖完,撤去帐篷,打扫干净。 Read more ...

五仁月饼

我奶奶有一亩二分地,我爷爷吃公家粮,没有地。我奶奶那一亩二分地,在大渠北沿,狭长的一溜。她是个懒人,懒得打理庄稼,她那一亩二分地,先是让我家种,每季收了麦子玉米或大豆,打好给她。有时候,她觉得收获的太少,怀疑多收的被我家截留,她说要自己种。她应该是下过决心的,来年一定要多收几袋子,好让我家里看看她的地有多见粮食!播种并不费事,请人帮忙犁好地,播上种,就可以了。收获也不费事,收获的季节,都是互相帮忙的,她可以名正言顺,让她的儿子儿媳齐上阵,甚至叫来姑娘和姑爷,把她的粮食收回来。 Read more ...

早市儿

蒸蒸糕

(配图来自百度百科)

作者:清灵

记忆中的老城,清一色的瓦房,Y字形的街道,我家住在右面的分岔上,交叉处有一座废弃的电影院,或许还是因为电影院的缘故,人们便把街道交叉处的那一片叫做院门口。院门口临街而且宽敞,这里成为了各种小摊小贩的聚集之地,这些生意人们也多半是这一片的街坊领居。簇拥的大红伞下面热闹地贩卖着各种小吃,儿时最爱的是蒸蒸糕,如今那股温暖的甜香仍然飘在记忆中。 Read More »

一家卤煮店和它的老板

那天选好房子,交了定金,上了地铁,我和女朋友看着一站站的地,想着以后的生活,可要在这条线儿上混了。我说,咱们宣武门下,今天烤肉去!我女朋友答应着,又念叨着卤煮,她虽是南方人,却喜欢燕地的这一口,我说卤煮也行,青马博客有一篇介绍卤煮的文章,有一家店,正好在虎坊桥。于是大餐计划改成了 “穷人乐”。 Read more ...

卖水的人

作者:pettyxia

小区的地下室里住着好些人,大部分是送报纸或者桶装水的。平时,他们早出晚归的,动静不大。一到夏天就乱了套,因为没有洗澡的地方,男人就祼着上身在空地上冲一冲;女人把水端进房里洗,然后用铁簸箕把脏水一点一点舀到上面来,弄得水漫金山。晚上,地下室闷热难当,他们也没有什么事情可做,就在路灯下打牌。 Read More »

秋风里的十月

作者:阿冉

凉意很浓了,妈已经把老屋的炉火烧得很旺了吧。这个丰收的季节,我和大堂哥应该跟您一起赶了很久的野猪了。

牛角还在。

高筒雨鞋,火把,柴刀,鞭炮也还在。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