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机

(图片来自网络)

生在七零混在零零,谁还没用过个传呼机!

1999年,我大学毕业了。不知好歹的扔了爹娘托人给寻的铁饭碗,傻不愣登的跟着冯先生奔往大城市太原去打天下。

本想投奔冯先生的大学室友,在人家哪里暂住一阵子的。结果,大雨滂沱的下午,我们一路辗转过去之后,才发现人家早就离开太原了。淋着大雨,两人大眼瞪小眼,开始思量日后的生计。木有手机,木有固定电话,找工作得留联系方式啊,怎么办?

我俩去了大南门。那是山西电信大楼的所在地,周边集中了各式通讯用品专营店和小商铺。一路上竖起的大型广告牌子上,都是穿着西装打领带假装成功人士的濮存昕,咧着嘴向路人表态“呼机、手机、商务通,一个都不能少”。

商务通和手机如今已经合并为智能手机。在这给后来的小朋友解释一下传呼这神器吧。呼机,又称寻呼机,传呼,call机,BP机,源自英文Beeper。它的用处很简单。那会儿大都没有手机,彼此无法定向联系。若你要找某人,就需要给寻呼台打电话,或是留言或者留下你的电话号码,寻呼台会发射信号到那人的呼机上。待对方收到信息,就会找个公用电话给你回电话,你俩就这么联系上了。呼机分为两种,一种是数字显示,可以留电话号码,或者按呼台的约定,留一些代表一定意义的代码;一种是汉字显示,俗称汉显,可以留有字数限制的各种文字信息。比较起来,汉显方便有派头,数字的更便宜小巧。

寻呼台分为人工和自动。人工的简单,打电话到寻呼台,会有寻呼小姐接线,你告诉她回电或是留言,她会代为转达。自动的也不麻烦,用固定电话拨通寻呼台的号码,按语音提示选择按键编辑挂机即可。寻呼台还分省内和全国,自动漫游和人工漫游,跟早几年手机的通讯模式一样。

话说那一天是周末,营业厅里人山人海,所有的东西都好像不要钱一样。我俩远远的望着橱窗里陈列的文物般精致的手机,又瞧一眼下面的价签,挨烫了一般赶紧把眼睛缩回来,还是老老实实看看呼机吧。

这之前,冯先生的某官二代舍友有过一部传呼。跟冯先生周末电话接头不顺利的时候,我会非常不好意思的拜托那位仁兄传达一下。这兄弟据说一开始使唤呼机的时候很得瑟,成天的挂在腰间放佛全世界人民都会排队拜见他,可惜那不长眼的BP机见天的也不beep一声;后来,常见他腰间的声音急切的响起,提着脚急急忙忙的奔向公话亭。舍友们编排他,装吧,上的闹钟,响的闹铃!

貌似人家用的是汉显,可以留文字信息的那种。那么,我们也来个汉显?越过熙熙攘攘的人头,我俩踮起脚尖从柜台上拿了几张宣传资料,努力的远远的跟柜台里的传呼机们对号入座。

简单对比了一下功能,考虑到最迫切的需要,尤其是当时的经济能力,我俩毅然决然决定放弃汉显。我选了摩托罗拉一款亮黄色数字寻呼机,冯先生选的貌似是中兴的一款流线型黑色数字寻呼机。呼机在手,俩人立马有点坐拥全城的感受。如同迷恋百货大楼、国营供销社一样,我们选择了大名鼎鼎的126寻呼台。当时好像已经取消了入网费,服务费按年收取,大约180元,或者360元一年?

我的呼机,难道也是挂在腰间?这么些年过去了,没有了印象,按说我没有皮带可挂呀。好嘛,没有呼机呢觉得不方便,有了呼机呢,成天的也不响一声。不好意思真像人家说的,上个闹铃,但也是时时拿出来把玩一下,表示我也有呢!最讨厌的是在公交车上,刚坐上车,人挤人的,它偏偏响得急。不回吧,一个接一个的打,回吧,都是些有一遭没一遭的闲事,好不容易挤下车去回电话,电话那边的人早跑没了。

这之后,也开始关注附近的那些个公共电话亭了。是啊,若有人传呼,怎样能又快又准的给人家回电话呢?那时公用电话不多,基本上都是有人值守的,常挂个纸牌子“传呼三毛,电话五毛”。传呼数十秒就可以打出去,回电却没有那么快。有时候事情急,偏偏要找的人久久都不回电话,打传呼的人自然不甘心走,于是就那么一直耗着。后面的人可不乐意了,时常就那么吵起来了。我有个女同事,做销售的,红头发,成天风风火火的,腰上挂个传呼机,手上拿个大哥大。手机话费太贵,基本上就是用来装点门面的。时常是传呼为主,看到信息后给对方回电话过去。她经常痛诉在家门口公话亭的不爽遭遇。她人豪放话又多,旁边同用电话的,后面等着用电话的,包括看守电话亭的,都很嫌弃她。她说,有此一个小伙子极不耐烦的指着她骂,“有手机你还占着电话,你把你那手机赶紧扔了去!”她自然也不示弱,两人精彩对骂了好一阵子。

后来仿佛一夜之间,街上多了很多IC卡电话亭。传呼一响,立马揣起呼机和IC卡,奔向那可爱的带着帽子的电话亭,电话拨通的那一瞬间,感觉世界就在手中,沟通如此方便,别提多美了。

好日子没多久,寻呼业就遭遇了寒风。寻呼费在不断的下调,呼机也由购买改为赠送。冯先生应景换了一部民航汉显寻呼机,95808,听着也挺敞亮的。可貌似一年的服务费还没用完,就换了手机。如今,那几个传呼机早已没了踪影。

最早接受Callcenter服务,该是来自寻呼台吧。寻呼台小姐,想当年也是风光的人物呀。接通电话的瞬间,专业有素的声音,不卑不亢的态度,“先生(女士)您贵姓,先生(女士)请留言。”不由得令人肃然起敬,据说常常有人为了听这一嗓子,不停的打电话过去。还记得那时留言要留名字,大概是牛刘易混,常被呼台小姐追问,“请问您贵姓?牛马的牛?”,我这边不动声色“免贵,姓牛,牛顿的牛!”

据说呼机最早是给英国农场里的那些牛们用的。不论这个,那时的呼机实在是普遍,几乎是人手一个。三人以上的场面,就是彼此腰间BB声此起彼伏的画面。最好玩的是过年回家,久已不见光亮的姥姥摸一下我的呼机,再摸一把我弟的呼机,说,你一个机机,他一个机机,咋你们都有一个机机?一屋子的人都笑傻了。

主题相关文章:

  • 暂无相关日志

7 条评论

  1. nokia2100:

    「呼机、手机、商务通,一个都不能少」,这广告我至今还记得清清楚楚,但201卡背面的拨号程序记不得了,当时辅导员腰间挎一部摩托罗拉汉显。

  2. 勺子:

    八零后的农村娃表示刚好错过了呼机时代,长大后,一脚就迈入了春天,直接手鸡。

  3. 素丸子:

    “先生(女士)您贵姓,先生(女士)请留言。”此节为编辑大家添加。我记不清了。只记得牛刘的纠结。

  4. 素丸子:

    @nokia2100:嗯,哪哪都是这哥哥农民企业家般的笑容。

  5. 素丸子:

    @勺子:你是错过了

  6. 勺子:

    为什么青马没有评论回复邮件通知的功能呢

  7. 编辑:

    因为没有部署邮件系统,无法使用评论通知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