驼背佬和阿三

作者:pettyxia

驼背佬住在墙门外头的沿街房子里,大门整天敞着,他是开医馆的。客堂间里挂着几面“妙手回春”的锦旗。传说中,驼背佬是会点“功夫”的,主治跌打损伤。事实上,自打我记事起,就没有看到过几个人找他医过毛病。

他整天呆在里间。如果你要找他,必须穿过黑漆漆的穿堂,里头充满了陈年的烂木头和药酒混合的古怪气味,大吼一声“陈师傅”,他才颤颤巍巍地走出来。房间里那些浸了蛇虫八脚的瓶子和他难看的样貌吓跑了小伢儿,很少有人愿意进他的家,他也不与小猴崽子们相与。

我是一个例外。不知道为什么,老头儿特别喜欢我这个“僵歪佬”(杭州话里指体质差的人),还到处对人说我有学武的天赋。可能是虚荣心使然,我经常去他的黑屋子玩儿,看他摆几个武架子,吃几粒“很补”的冰糖粒。他很有信心要把毕生绝学教给我的。我也有了在堂哥面前吹牛的资本,不管怎么说,我是“陈师傅”的徒弟呀!

驼背佬的功夫再高,也有一个怕惧的人,就是他的老婆阿三。阿三高大强壮得不像我们这里的人,驼背佬站直了还不到她的肩膀,所以他的那点儿功夫根本不值一“提”。阿三在个头上高人一等,嘴巴更是不铙人,街坊邻居没有不怕她的。她整天不是在我家隔的张先生家里搓麻将,就是在自己家里搓麻将。她不在搓麻将,就是在搓麻将的路上。

唯一可以不让她打麻将的理由就是要给驼背佬烧饭。吵归吵,骂归骂,饭是一顿都不含糊的,河虾是河虾,鳓鲞是鳓鲞,还有一斤加饭,两夫妻坐在门口对吊。周围的小伢儿从旁边打打闹闹地走过,都可以揩点油,吃一只虾,挖一块肉饼子。

驼背佬和阿三好像没有孩子,或者是已经去了外地,我记不清了。

八十多了,驼背佬躺在床上起不来,就再也看不到他们在门口吃饭的情景了。阿三在门口的水斗边洗青菜的时候,路过的人都要问一句:“驼背啊好喽?”她总是喉咙很响地回应:“吃得喽,吃得喽!”

陈师傅没了之后,阿三继续烧饭、搓麻将、吃饭,后来死在了麻将桌上。

主题相关文章: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