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瞌睡的女孩

打瞌睡的女孩

她坐在飞驰的车轮上方,打瞌睡。

经常坐的公交车,新换了一种车,有空调,但是座位减少。司机的背后,隔着一块玻璃板,在前轮上方的位置,弓起一个半圆的台子。半圆上,背靠背安装了两个座位。座位外侧,各余有半个座位的空儿。立着一根黄色的扶杆,又把半圆切分出两半。

这两个半座,只能坐下半个屁股,不管侧身坐,还是背身坐。所以坐在台子上的,会尽量往里挤一挤,坐在椅子上的,胳膊只好往里缩,把椅子的一个扶手让给坐在台子上的乘客。

早班高峰。新车的塑料味,一车人的味,女士的香水味,大婶的包子味。

一位姑娘,面朝后,坐在半个台子上。她一只手攥住自己的手袋,一只手攥住了让给她的椅子扶手。她在打瞌睡,手攥得紧,不然,车一摇晃,能把她从台子上甩下来。她是个瘦瘦的姑娘,不然,不能两腿并拢坐在半个座位上。

她穿一件黑色麻布连衣裙,外套一件磨旧的牛仔夹克,齐腰,白色比蓝色多,像多云的蓝天。黑色的高帮帆布鞋。简单编了几下的辫子,用黑色的珠子系住发梢,沿着脖子搭在胸前。额前搭着厚厚的门帘儿,剪的不是齐帘儿,留了几缕长发垂在面颊。尖下巴,她低着头打瞌睡。往后扎的头发,遮住半个耳朵,从有些乱的发丛,钻出两根白色的耳机绳。

她抱着一个原色棉布袋子,一角印着一个绿色的“瓣”字,这可能是“豆瓣网”赠送给网友的袋子。她攥着袋子的提带,收紧袋口。攥住椅子的扶手,牢牢攥住。

脑袋一下一下磕在挨着的椅背上。打了一路瞌睡。

 

穿超短裙上班的女孩

她穿的裙子,类似日本学生服,蓝色,洒开,长及臀下。穿着不过膝的黑色长袜。背着一个蓝色双肩包,类似书包样式,将肩带放长,坠到腰以下。这样,她爬地铁站的楼梯的时候,双肩包可以压着裙子。

压着后面爬楼梯的人的视线,压着一阵风。

如此不便,为什么还要穿?上车,下车,在办公室,在外面吃饭,怎么坐?

想来,她这样穿出来,是想提高回头率,满足一下自己的虚荣心。

“非礼勿视”,在城市,并不代表有礼貌。反而,非礼的去看一看,是向城市物群发出的一个礼貌性的致意。在心情尚可的时候,为精心打扮过的女性贡献回头率,是一种城市礼节。

她留着及肩的头发,贴着耳朵,卷起一个弯。中等个儿,不胖不瘦。

今天,她穿一件浅粉色的连衣裙,长及膝。挎一个单肩的大包。走在刚下过雨的路上。

今天,她走起路来,与别人不同。直着腿,膝盖不打弯儿。

可能她怕溅到泥水。

不能如她所愿,她的小腿上已经溅了几点泥点。

 

主题相关文章: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