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大妈

作者:pettyxia

阎大妈是我们公司的清洁工。她的工作十分特殊。一般的办公室、走廊和厕所的清洁与否和她无关,自有物管派人打扫。阎大妈只负责打扫几个大老板的办公室,有点儿“御用PA”的意思。

其实,我们和她见面的机会很少。因为,我们刚到公司上班,她已经下班了,连在电梯里碰到的次数都不多。她究竟是几点钟开始打扫工作的,我们不知道。究竟她的工作内容和标准是什么,我们也不知道。我们只知道每次走进老总的办公室,地板、桌子、装饰用的玻璃永远都泛着幽幽的高贵光泽。我们上班的半当中央,阎大妈还会再来公司转一次,用她的话来说就是“再收掇收掇”,顺便帮着发发文件和报纸什么的。

不管什么时候看到阎大妈,都是干干净净、山青水绿的。一年四季都烫老式的卷发,墨墨黑,没有一根白头发。春秋天,她穿灰色的西装,好像是公司n久以前发的工作服。最特别的是她的衣服上常年别着公司的logo,更是n久n久以前的文物了。我们早就改挂工作牌了。

阎大妈的身体应该是很好的。大冬天的也只穿一件毛衣。有一天,在电梯里看见她穿着短袖,十分诧意,因为我还穿着一件线衫和一个茄克呢。阎大妈哈哈一笑说:“我做生活,穿就个刚刚好哎!”

除了打扫卫生,阎大妈还有一项工作,就是领着收废品的人到办公楼来。这可是独家经营权哦!只有她,只有她才能决定让谁进,不让谁进。卖报纸的钱大都充作公费,用来买点吃的东西,主要目的是保持办公室的整洁,因此我们也不是很在意价格。所以,收废品的小贩对她特别客气,绝对的重要客户待遇。阎大妈大步流星地走在现代化的办公楼里,屁股后头跟着一个腰里别了秤杆的小贩,那派头儿……

前几天,我把自己买的一些杂志整理出来托她卖。清理的时候,累得我腰酸背疼。到了小贩手里,两根塑料带子,三下五除二就捆成了结结实实的两堆。我这个大小姐不得不在旁边对他的专业水平佩服得五体投体。这个时候,阎大妈说了一句人把我雷倒了:“他的手一拎就是一百多斤,你的手动一动么,文章就写好了呀,各有各的用场。”老天,她怎么这么了解我的工作?我感到信息的严重不对称。

“哈,哈,你记不记得,你来报到的时候,我就已经在这里的嘞!这么多年,我怎么会不知道你是做什么的呢。”阎大妈闲闲地说到。

是哦,打盘古开天就有一个阎大妈在这里工作了。

听别人说,她的儿子离婚了,还很不争气,靠搞卫生的微薄收入,阎大妈都供孙子上完大学了。

主题相关文章: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