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措这个人

作者:梅朵卓玛

曲措是沈姑娘的朋友,我和沈姑娘一起去马尼干戈她的家,于是也就变成了我的朋友。沈姑娘说她特别喜欢曲措,我很快发现这是没办法的事,你没办法不特别喜欢她。

曲措作为一个藏族人,用起汉语来真是天马行空百无禁忌,我必须说,我是真的说不过她,沈姑娘也一样。经常她说一句话,我要缓一下神才能明白她的意思,然后爆笑,要么就是,我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接应,只好又爆笑。关键是,她汉语不是通过学校学的,而是通过看电视学的。比如她喜欢看赵本山的小品啥的。然后就学了一口幽默得要命的汉语。我觉得比赵本山可幽默机智多了。

比如,我离开她的家不久后,收到她一条短信,“MJ,你以为我上西天了吗?”我是真的愣了一会,才明白她的意思是,我都不给她发短信或者打电话!

那短信是第一次,所以我记忆犹新,估计以后想起曲措就会想起这个短信了。中间我们经常短信电话啥的,每次也都是被她说得要么半天反应不过来,要么半天回不上话。

我们一起在玉隆拉措边的山上挖虫草。开始她还赞我姿势挺对的,像个找虫草样。然后半天后,她对着我来一句,“你找虱子呢?”我正沮丧着自己找不到虫草,被她说得又乐死,难得地机智一回,回她说,“我虱子都要找到了,可是虫草还没看到!”

诸如此类,只要和她说话,就一定会有各种想不到的对话。就说今天的电话吧。

因为贡却老师去石渠一个寺庙学校教书,但是只教半年,所以我就很想趁他在的时候去石渠玩一下,以前只是路过石渠,都没好好玩。但是因为各种现实的原因,念头在心时转来转去都不能成行。前段时间状态不太好,就很想出去走走透透气。电话里和曲措聊天的时候,她照例问我什么时候去看她的时候,我就说了,我有点想去石渠,如果去,就能去看她。

然后今天她就问,你什么时候来。我就说,石渠的朋友已经要离开回家了,我去不了了。说出口,电话那边不说话,我就知道坏了,肯定要挨说了,果然话就过来了,“你气死我了,我就不重要是吧?就石渠的朋友重要是吧?….”

赶紧说,因为石渠的朋友只是暂时在,所以就想趁时间去,她一直在马尼干戈嘛,明年去也行的。结果人家电话里悠悠地说,“你不趁我还健在的时候赶紧来看我,要等我死了以后来看我的尸体啊!”我实在被她打败了……只好赶紧说明年去看她。

要挂电话的时候,人家又来了一句,“你的手会动的吧?我的手机里短信一条也没有。”……我又是愣了一下神,才转过脑子明白了意思,笑得要命,忙不迭地说,我知道意思了,知道意思了。。。人家就在电话那边继续淡定地说,知道就好了。又冲口说句话,我没听懂,又重复两遍,我还是没听懂,说是四川方言。

我实在听不懂,就不说给我了,电话于是挂断。

我还是忍不住笑啊,曲措实在是个特别特别欢乐的朋友。而且,她也是我见过的最幸福的女人,没有之一。印象最深刻场景的是我们从玉隆拉措挖虫草回来,她老公开车,边开边摇晃着哼歌,她也在旁边摇晃着哼歌,窗外是无限漫延的绿色,歌声和绿色里都好像弥漫着曲措的幸福生活味道,我和沈姑娘坐在车后排,那时候我就特别明白她为什么那么喜欢曲措了。

主题相关文章:

2 条评论

  1. 华西牛棚:

    作者也是藏族姑娘吧?有几处的语序和语气不大像是汉语为母语的。
    主人公曲措很可爱,不过我到马尼的时候大风,没遇到这么可爱的人,只觉着满街的苍茫荒凉,幸好帕尼饭店的甑子饭和牛肉汤安慰了我:)

  2. 梅朵卓玛:

    俺是汉族诶,哪里语序和语气不大像是汉语为母语的呀?~~
    不要匆匆过,呆下来和那里人交流好玩的就自己来啦,苍茫荒凉就从心里自己走啦~~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