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七月 2013

打瞌睡的女孩

打瞌睡的女孩

她坐在飞驰的车轮上方,打瞌睡。 Read More »

开残疾车的师傅

作者:pettyxia

我手里拎着一个旅行包,一看就是去赶火车、汽车的,所以出租车司机都视而不见地飞驰而过。也难怪,苏州的交通确实不怎么样,比杭州更堵。从市中心到火车站没有多少路,的士费却要15元左右,在杭州差不多的路程11元就够了。这时,妈妈发现了停在路边的一辆残疾车。按照网络上的攻略,我们先和他讲好了价钱,10块钱,还算公道。 Read More »

听评书的老头

冬天的正午,阳光照在小区绿地的东北角。这块绿地安装了老人玩的健身器材和孩子玩的滑梯。墙根下,隔两三米,一个个漆成黄色的条木连椅,一个椅子可坐三四个人。冬天的太阳走路快,它从两座楼之间,走到另一座楼前,一块阴影铺过来,坐在椅子上的人,往东边的椅子挪去。 Read more ...

阎大妈

作者:pettyxia

阎大妈是我们公司的清洁工。她的工作十分特殊。一般的办公室、走廊和厕所的清洁与否和她无关,自有物管派人打扫。阎大妈只负责打扫几个大老板的办公室,有点儿“御用PA”的意思。 Read More »

那件旧蓑衣

作者:勺子

自从躲在楼上柜子后边的那件破蓑衣被抛特勒(丢弃之意)之后,我就好像是得到了解脱一样。父亲在观音山脚下这样对我说。 Read More »

算命事两则

作者:斗笠上的风铃

说到算命,不知道各位同学首先想到的是什么。或许有人会先想到车站、天桥下面的那些摆摊,给人看手相,算姻缘的;也有人会想到那些景区庙堂里里所谓的大师,投上百十元,求的一签,请大师解一解人生疑惑,算一算前途命运;也有人会说算命这玩意是“封建糟粕”,我们应该远离,但我们必须承认的一点是“算命”这个东西,这个所谓的“文化糟粕”,历经多次文化清洗运动却一直存在于我们的生活里。 Read More »

曲措这个人

作者:梅朵卓玛

曲措是沈姑娘的朋友,我和沈姑娘一起去马尼干戈她的家,于是也就变成了我的朋友。沈姑娘说她特别喜欢曲措,我很快发现这是没办法的事,你没办法不特别喜欢她。 Read More »

穿云鞋的三轮车夫

这个地方,站牌写西大街路口东,本地有些上了年纪的人还叫它银地,虽然昔日的银地大厦拆了好几年了。现在,原银地商场这块地,将立起一座5A级的“综合体”,综合写字楼、住宅、商场为一体的一组建筑。楼盘的名子,因这座小城是京杭大运河的起点,便叫做京杭广场。 Read more ...

Pages: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