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肉丁包子和懒龙的小伙

人们每天跨过铁轨上班下班。在这个“禁止横穿铁道”的道口,尤其在早晨上班的时间,形成一个小集市。一个挂满油污的铁皮屋子,叫流动早点车,实际它停在一个地方并不流动,卖卷饼,夹鸡蛋,夹香肠,夹几片生菜叶子。它对过,停着胖大姐的三轮车,买煮地瓜、煮玉米。俩家左右夹道,道口并不宽敞。

还有一个卖豆浆的小伙子,也在这里卖了好几年。他在道口的墙垛子下,支起一张可折叠的高脚小桌,摞着装豆浆的桶,纸杯搁在手边。一块钱一杯。他只卖豆浆,做的是生意链条上的生意。买卷饼,不能光吃卷饼,再来一杯他的豆浆,虽然卷饼摊子也有豆浆,他卖的是“臻品豆浆”。

有一天,来了一个小伙子,看到从豆浆这一环再延展出的商机。买豆浆,不能光喝豆浆。

他来了,骑一辆黑色的二六自行车,车尾巴绑着一个蒙着白棉被的笸箩,到了道口,掏腿从前梁下了车。跟买豆浆的小伙子点了点头,横过来车身,挨着把自行车停好,踢了一脚车支子的弹簧,停稳。掀开笸箩的一角。

这个小伙子,中等个,瘦,留分头,戴眼镜,尖下巴,薄嘴唇,这样的嘴形,按面相来说,是嘴皮子利索的。他吆喝:

“肉丁包子,来,看一看,尝一尝,好吃不贵,老北京的肉丁包子。”

“大包子,看一看,尝一尝,好吃不贵的肉丁包子,自家包的肉丁包子。”

他手里,拿着一个蒙着保鲜膜的,切开的半个包子,托在胸前,向来往客官展示包子的切面。自家包包子,如果不图懒省事,都是剁肉丁,不打肉馅,我最爱吃肉丁芹菜丁馅。每天路过,但是我没想过要尝尝他卖的肉丁包子。而且我没见过,他卖出去了包子。

每天只见他吆喝,手里举着那个蒙着保鲜膜的,横切的展示的包子。

包子不好卖,他改了:

“肉龙,老北京的肉龙。”

“懒龙,老北京的懒龙,看一看啊,瞧一瞧,老北京的懒龙。”

他手里不再拿着懒龙吆喝。懒龙嘛,自然是懒的,懒龙也裹着保鲜膜,卧在车尾巴,笸箩里的软被窝上。

肉丁包子和懒龙,不只老北京这么吃。这个小伙子吆喝“老北京的”,家里可能有个“老北京”,擅长做肉丁包子和懒龙。小伙子想,这种好吃的东西,市面上不容易买到,拿出去一定是受欢迎的。我也有过不少这样的想法,把家乡的丸子、烧饼、包子之类,带过来,开一个店。但是从来没有付诸行动。

懒龙卧在软和的白棉被上,尽管它懒,老卧着也累。裹着保鲜膜,憋也憋死了。

懒龙,也不能招来人一瞧,或者,听着这名字稀罕,过来瞧了,但不敢一试。

这个小伙子,连吆喝的劲头也没有了。他打印了一张A4纸,彩打,打印了懒龙的照片,还有一句话,“老北京的传统”,贴在一个牌子上,立在笸箩中。他现在两手空空,看着跨过火车道,穿过道口的上班族,从眼前过去,买豆浆,买卷饼,买玉米。就是不买他的,好吃不贵的、老北京的、传统的,肉丁包子和懒龙。

据我分析:他的生意,天时地利人和,都不对。现在大家都不敢轻易在路边买小摊贩的肉包子。如果他先卖胡萝卜豆芽豆腐丁馅的,没准更容易让人接受,尝一尝,确实是家里包的包子,好吃,可信任,再卖肉丁包子和懒龙,或许能成功。

后来他就不来了。他没能振兴传统。

主题相关文章:

2 条评论

  1. 地主小羊:

    感觉大地上的文章有些地方很像汪曾祺

  2. dadishang:

    要能学得一点汪派风格,做票友就满足了~
    新年大吉利!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