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一节忆捉迷藏

文/悍客罗

小时候天一黑就匆匆几口吃掉晚饭,趁着月光出门,找几个相熟的小伙伴玩捉迷藏。随便在哪,街角、树下、墙根,有时甚至围着一个垃圾堆,我们总能玩得很开心。

捉迷藏第一关键的是藏。有人一路小跑躲进某个漆黑的小胡同,明知道没人敢去那里找你;有人狡猾的跑回家,钻进衣柜、桌子底或者爸爸挂起来的外套里;有人蹭蹭爬上树,在路灯下看着找他的人摸不着头脑。

藏得太好,有时也让人苦恼,怕别人找不着,又不能明说自己在哪,于是各种旁敲侧击,各种明示暗示,各种欲说还休。有的小伙伴学猫叫,从房顶从屋檐下从墙根底;有的扔石子,躲在巷子里边神秘的不露头;有的各种怪叫,让你知道他在附近但又不知道具体在什么位置。

找的人必须费一番功夫,他们使出九牛二虎之力,使尽混身解数,恨不得上天入地飞檐走壁,只为找到那几个怎么也找不着的小伙伴。

有时候,实在找不着最后几个不出现的人,只能使些不寻常的招数,比如“收买人心”,比如“严重警告”,比如“苦苦哀求”。收买人心,用的可能是一个糖果,几张卡片,或者第二天的课堂作业——我还见过拿爸爸抽屉里的“透明大气球”当诱饵哄骗小伙伴现形的(当然,这种后果比较严重,不但出主意的要被胖揍一顿,收礼物的回到家,也免不了挨一顿啐)。严重警告的实际效果,则取决于这个义正言辞的发言人,他在团队中的实际地位,如果他平时就是受气巴拉的样子,恐怕只能直接使出第三招了。苦苦哀求的要诀是真诚,以情动人,实质上与第一招有相似之处,但不是用物质利益收买人心,而是用兄弟义气和哥们情谊作赌注,放低身段哀求别人,祈望有人能买账。

玩捉迷藏,最好的时光就是在月光朦胧的晚上;天色微明,不至于太亮——到处都跟明镜似的,一是藏的难度太大,一是找起来不太有挑战性;不至于太暗,伸手不见五指的夜里,捉迷藏的难度是上来了,但由此带来的恐怖气氛却往往会吓跑一堆本来想参与的小孩——而且如果团队里有女孩的话,天太黑,对她们简直就是一种虐待。你就伸着脖子去听吧,但凡在漆黑的夜里,小胡同口,尖叫声此起彼伏,像老流氓出没的著名街区一样,捉迷藏的队伍会让那一片的小区声名狼藉。

而月光微明时,则效果最佳。可以趁着薄薄的夜色,找个墙角眯一会,也可以跟踪喜欢的女孩,假装在偷看她藏哪儿,又不至于吓到她。这种暧昧和甜蜜的感觉,简直是小时候玩捉迷藏最大的动力。就算没有喜欢的女孩,相对木讷或者单纯一些,也可以在这种朦胧中找点乐子。假装一堵墙,假装电线杆,假装一座石墩,在捉人者被蒙上眼之后,玩这种猜谜似的捉迷藏,最有意思。

现在的孩子们,因为网络盛行,独生子女过多,少了很多这种集体参与共同经历的童趣。如果说一群人一起打游戏,也算是团队合作的话,那我们小时候这种捉迷藏游戏,简直要秒杀掉CS这种虚拟游戏百倍了。

不过想想小时候捉迷藏带来的糗事,也够装满一箩筐了。

听说过有人因为捉迷藏太入迷,掉进粪坑的,掉进下水道的,掉进邻居家洗脚盆的;还有人藏着藏着就到不知道谁家看起电视来,等一集电视剧放完,出去再找小伙伴们,早就回家睡觉去了;有不靠谱的小子,因为出奇爬到树上,本来是想给别人一个惊喜,结果人家根本没发现他藏在哪——等到他被蚊子咬得受不了,想下来给大家一个surprise时,却发现上树容易下树难,怎么也下不来了,怎么办?最后往往是家长叫孩子回家睡觉时才发现这个差点死在树上的可怜的孩子。

后来我第一次看到《树上的男爵》时,就老想到小时候因为捉迷藏上树不敢下来的小伙伴——如果他当时不是一时糊涂听了父母的规劝,如今也该是闻名世界的中国版“树上男爵”啦!

主题相关文章: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