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鳅

作者:黄三畅

我家乡一带农村的男人,可能没有未捉过泥鳅的,有些人七八岁就是徒手捉泥鳅的好手了。徒手捉泥鳅是这样做的。在未插秧或已插了秧的水田边慢慢走,眼睛搜索着目力所及的泥面,发现了一个指头大小的洞眼,就走过去,伸出食指,缓缓往洞眼里探寻,随着食指的深入,拇指也跟着进入。待食指尖触着泥鳅时,迅即往一边偏,然后一勾,拇指也紧密配合,和食指形成一个夹子,就把泥鳅夹出来了。那倒霉鬼可能会“吱呀”叫一声,意思是“倒霉”。我们隔壁村有一个姓龙的汉子,这种技术已臻炉火纯青。

有这样的说法:想吃泥鳅了,他马上去捉,叫家里的人把锅洗了,架在灶上等,像关羽“温酒斩华雄”,不一会,他就凯旋了,而架在灶上的锅还没烧热。那泥鳅是我家大门常打开,光明磊落的样子,也不狡兔三窟;姓龙的汉子又善于识别什么洞是泥鳅洞,所以他一下子可以捉到很多也不奇怪。

这种探洞捉泥鳅的技术一般人是很难掌握的。不过也不要紧,还有别的办法。选一截水沟,两头筑上泥坝,再把坝内的水戽干。然后就侧着两个手掌,指尖相接或前后相叠,从上往下铲泥巴,一直铲到泥底;每次一寸几寸宽,在铲过来的和还没有铲的泥巴中间要留一段空白。——这种方法称为“盘泥鳅”。盘着盘着,突然就会盘出一条泥鳅,或惊慌地扭动,或吓昏了头,一动不动地躺在空白里,这时你只管把它掐到篓子里,它身子滑,手脚笨的人掐不起来,就用两个手掌捧——俗话说,小孩听哄、泥鳅听捧嘛。

还有一种办法,叫放籇子。籇子,篾筋织的,一尺多长,大小和成人的上臂差不多。一头织成漏斗形,另一头收束成一个尾巴。开春以后,想放籇子的哪天,先挖一些蚯蚓,和着椿木叶、柴灰锤碎,黄昏时分就带着这诱饵和籇子去“放”。水田里、水沟里或池塘的泥涂里都可以。先撮一点诱饵,粘在籇子壁上,再用泥巴糊住,然后把籇子平放在适当的地方,再做一个记号。第二天早晨循着记号去取,里面就关着贪香贪腥的泥鳅——它们进得了出不了——解开籇子尾巴,倒进盆子里,放点水,倒点香油,肠子里的污物都会悔出来。

另一种办法就是“扎”。也是开春以后,如果是晴天,黄昏至断黑以后一段时间泥鳅喜欢钻出泥巴沉在泥面“乘凉”。也怪,人还要穿棉衣,而它们在水里,竟感到热。惟其这样,就给人以可乘之机。把一些松木柴破成拇指大、三四长一块,到黄昏过后就拿一些架在铁条打成的半圆形的灯笼里,烧然,就红红火火地提着出发。当然还有其他的装备,一是用背篓背着备用的柴块,二是要拿一把长柄的像梳子一样的“扎子”,三就是装泥鳅的竹篓子。到了田边,就着火光看见“乘凉”的泥鳅了,就照准它扎下去。那“扎子”的梳齿不稀不密,又有弹性,不会把泥鳅扎断,只会把它夹着,充其量让它受点轻微伤,取下来,扔进竹篓子,它还会跳。

还有一种就是放茶枯。冬天(最好是霜天)的时候,把油茶枯锤碎,蒸一蒸,再掺些水,搅一搅,傍晚时分撒到估计有泥鳅的田里,第二天早晨就只管去捡了。泥鳅并没有死,只是“醉”了,一动不动地躺在泥面上。茶枯水能像五粮液一样让泥鳅“醉”倒,我不知道其原理是什么。这种方法并不是“一网打尽”,你不去捡的话,它会活过来。一般人是不会捡小不点儿的。这种泥鳅如果熏干,特别香。

搞到泥鳅的方法还有很多。无论什么事物,总有弱点,抓住其弱点,就可制服擒拿。

在我们这一带,泥鳅虽然算荤菜,但往昔一般不用来待客,嫌它档次太低了,虽然知道泥鳅是“水中的人参”,吃了“大补”。人对有些东西的成见,是去除不了的。我有个叔叔,成分高,未摘帽的一年想请村里的干部吃饭以巴结他们,又苦于没有钱买鱼买肉,由于会捉泥鳅,就捉了一大盆,烹调好,很难为情地说:“请大家像吃豆角一样地吃吧!”干部们虽然吃得兴味盎然,但仍不满意,只吃了他一顿“豆角”嘛。

唉,泥鳅是太贱了。

在水族中,泥鳅的地位是十分低的。虾兵蟹将,泥鳅在神话中当兵的资格也没有,连虾也不如;更没有鲤鱼跳龙门那样的荣耀了。

因为如此,泥鳅作为一种生灵,它的值得称道的品质,一般人也忽视了。

泥鳅也是“人往高处走”的。它很爱吊水,很会吊水。水沟里的泥鳅,一般不顺水溜,而是逆水上。田墈上如果挂着绢一样的水流,泥鳅就会迎着水流往上“吊”,“吊”到上一级田里去,——身子贴在绢子背后的泥壁上,一扭一扭的,一矫一矫的,一分一分的上,掉下来,又重新开始……我多次看见业已断流的绢下的凼子里,扭动着一窝泥鳅,它们等着水再流下来,再“吊”呢。

有一年,我们村在一个山坳上筑了一口塘,用来储水灌几块水田。第二年夏天,那口塘干了,人们竟发现塘里有泥鳅!那些泥鳅肯定不是哪个好事者从山下捉上去的,泥鳅也不会像传说中的鲤鱼一样会趁着大雾跃上水面往高处远处飞,那些泥鳅,只可能是逆着水“爬”上和“吊”上来的。真令人慨叹呢!即使是紧靠山脚的一块水田,到达那口塘的距离也是一华里以上,而山坡之陡,常常让我们这些到山坳上去做工的人登得腿肚子发酸。但泥鳅们竟“登”上去了。——春雨发了的时候,从那口塘里溢出来的水顺着坡沟流下来,泥鳅就顺着流水往上“爬”。遇到垂直的水流,就“吊”。路途上有七八处垂直的台阶,有几处的高度在一丈以上。在一级这样的台阶上“吊”,要掉下多少次!或许刚“吊”上一寸就掉下来了,或许离台阶的顶端只有一分了也掉下来了。

上了一级台阶,只要还有水流下来,就再上。

不能灰心,要有毅力,要百折不挠!它们这样告诫自己或互相勉励。

诱惑总在前头,总在最高处!它们一定是这样想的。

我们那里发生过这样一件事。一天,有人在雨后发现,一尊丈把高的石头的半腰上那个凼子里,有一条泥鳅在游动。以为是神来之物,就大加宣扬。于是人们就围着那尊石头砌了一座庙,对那条泥鳅顶礼膜拜。我以为,实际情况是这样的:雨水把那个石凼灌满后,又顺着一个缺口溢出来,雨不断下,水不断地溢,那条泥鳅就从顺着石壁上的水流“吊”上去了。

那条泥鳅也真值得膜拜呢。

主题相关文章:

6 条评论

  1. 勺子:

    上周,我小舅子在深圳结婚,老家来了不少亲人,有人带来了一桶生猛的泥鳅、黄鳝,这可真是难倒我们这些“深圳人”了,不知道怎杀,最后只能送到饭店里帮忙弄了。

  2. dadishang:

    饭店里怎么杀?也是敲头砸晕吗

  3. zhimayan:

    我小时候也捉泥鳅,但是技术没那么娴熟。好多时候是烂泥里面乱挖。 不过,把手指头伸进洞里,可能会被鳝鱼咬到手哦。关于dadishang的问题,听说饭店里利用泥鳅的天性做个小洞,里面放上小刀片,泥鳅遇到洞就钻过去,肚子就被划开了。可怜的家伙。

  4. dadishang:

    原来泥鳅也要开膛才能收拾干净,好像有点地方直接就把活泥鳅给弄熟了

  5. 章先生:

    说到抓泥鳅,瞬间勾起了好多有趣的记忆。初中以前,课余最大的乐趣就是去野外给自己找各种野味,捉泥鳅是其中一项。每年的春夏之交和水稻收割完的那两个月是捉泥鳅的好时候。

    老家四川隆昌,在川东南丘陵地带。水田都在丘陵之间,一层一层的砌起田埂,每一截田埂开一两个小口,用于排水。农历三四月,水稻刚种下,雨季就到来。每次一下大雨,田里多余的水就通过田埂上的排水口向下流,每一级梯田有一两米高,水落下来,刚好砸出一个小坑。泥鳅喜欢逆着水流向上游,每到涨大水的时候,整块田的泥鳅都聚集到水坑的位置,想借着水流跃到上一级梯田。这就是抓泥鳅的好时机。

    大雨经常是在夜晚到来,第二天早上的时候,水就涨得很大了。去学校之前,提个塑料桶,拿个竹篾编的簸箕就去捉泥鳅。把簸箕斜插到小水坑里,快速的端起来,聚集在水坑里的泥鳅就都到簸箕里了。把泥鳅倒进水桶,又去下一个排水口碰运气。这样捉泥鳅毫无技术含量,只需要簸箕提得快,别让泥鳅在水里就逃走就行。还有就是靠近水坑的时候要轻手轻脚,动静一大,泥鳅就都跑了。如果运气好的话,早上上学之前一个小时能捉到一两斤泥鳅,可以提回家给我妈下锅了。

    这样捉泥鳅是没有多少乐趣可言的。最好玩的还是上学路上带个玻璃瓶子,路上看到泥鳅就捉了放进去。丘陵地区的田间小路全是泥巴路,连石板都很少铺,一下雨,路上能踩出几公分厚的泥浆。现在想起来条件艰苦,但那时候光着脚丫子踩在稀泥里,好像还蛮有趣。有的路边有小水沟,一涨水,泥鳅会从田里跑出来沿着小水沟往上游,仔细搜寻,总能看到几条奋力挣扎的泥鳅。

    泥鳅看起来笨拙,其实在水里很灵活,身体表面分泌很多粘液,很难抓得稳,能一只手抓泥鳅的人都算是高手。因为我手掌比较大,每次看到泥鳅了就用两个手去捧,这样捉到的几率也比较高。

    另一个抓泥鳅的时候是暑假里水稻收割以后。丘陵地区种水稻是很辛苦的,人多地少,平均一个人不到一亩水田。梯田里又不能用机械,播种、插秧、收割全靠人工,在我小学的时候农忙都要下田给大人帮忙。因为水稻只种一季,收割完之后,水田里就剩下一尺左右的谷桩,透过浅浅的一层水,可以看到泥鳅钻的洞。

    农村孩子暑假没有补习班,连暑假作业都很少,有大把大把的时间可以挥霍。中午大人睡午觉的时候,和几个伙伴一人提个小桶就下田捉泥鳅去了。提着桶,佝着腰,在水田里四处搜寻,看到淤泥表面有个洞,就用食指或者中指往洞里钻,碰到泥鳅了就一把抓起来。

    泥鳅的洞都比较浅,不需要钻很深就可以发现它。天热的时候还可以看到泥鳅把头伸出洞口,嘴角的胡须都很清楚。但有的田里泥土太稀,泥鳅会在稀泥里乱撞,即使发现了也很难抓到。而有的田里水被放干,泥土变硬,把洞口周围板结的土抠开要费不少力。总之像这样通过找泥鳅洞来抓泥鳅是需要技巧的,洞里有没有泥鳅需要经验来判断,发现泥鳅了能不能抓到这个滑不溜鳅的家伙也要靠技术。所以半天下来,高手可以抓到几斤,菜鸟可能还不能铺满桶底。

    泥鳅的吃法好像蛮少,我家就只会一种。先把活蹦乱跳的泥鳅倒进烧热的锅里,把泥鳅身上的一层粘液去掉,然后捞起来,洗锅,倒油(我们家习惯用菜籽油),再把泥鳅倒进锅里煎至金黄,接下来的做法就跟做酸菜鱼差不多了。我妈做泥鳅不会先剖肚子,吃的时候自己把泥鳅肚子里的内脏去掉就好了。

    我读小学的时候泥鳅不贵,也就三四块钱一斤,比猪肉便宜。小朋友们抓泥鳅多半是好玩,但有的成年人以此为生,运气好一天抓个好几斤也能卖点钱。后来泥鳅涨价了,很多人开始用电瓶电泥鳅,几乎要把泥鳅赶尽杀绝,现在的小朋友抓泥鳅就没那么容易了。

  6. dadishang:

    又看到一种方法,直接烫死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