酱油麸子

文/刘康宁

这种叫酱油麸子的食品,是我们新泰的特产,其实是一种酱菜,属于甜酱之类的。它原本是乡下人发明的,便有了这么个俗气的名称,但味道的确是好,绝不同于其它酱菜的味道,其营养价值也不低。出差外地,发现有出售土特产的商店在卖盒装的酱油麸子,包装精美,想不到家乡的原先不起眼的特产也被发扬光大了,心头陡地升起一种自豪感。在我们家乡,酱油麸子是非常大众化的食品,本地人几乎全都吃过的,在过去极其贫困的日子里,农家要做酱油麸子来充菜吃的,做上几坛子,吃呀吃的,没有个尽头似的,就吃够了。现在就有人再也不做酱油麸子了,据说是过去吃伤了,好像不但伤了胃口,也伤了心。

这种看来很俗的食品,制做起来却是相当的麻烦。稍有差池,就会前功尽弃。首先,要将新打下的麦子蒸过了;蒸过的麦子,要用野地里的生长的一种巴掌大的草叶儿包好了;等它发酵了,长了长长的毛,有了香气就行了。再要将大豆放铁锅里炒;炒好了,就放清水里泡;泡透了,把豆皮搓掉,豆子就弄好了。最后,要准备姜、花椒等佐料;姜最好用姜芽子,花椒最好是刚从树上摘下来的。器皿用泡菜坛子就可,把所有的材料倒进坛子里,坛子用粘度大的黄泥密封,就等着让它发酵吧。这是一个漫长的等待过程,几乎要用一年的时间。等到了时候,迫不及待地打开坛子,这又是一个叫人忐忑不安的时刻,如果闻到了一股浓浓的、发酵的清香,就说明制做成功了;如果异味扑鼻,令人恶心,便是制做失败,就要反省一下,是不是在制做过程中,没弄干净什么料等等。所以说,稍有差池,就会前功尽弃。

制做过程这么复杂的东西,也怪不得有这么好的味道,常言道:食不厌精。就是这个道理。我发现,善于制做酱油麸子的人,大都是心细的人,不论男人女人,都有一颗细致的心。我的邻居,两口子都会做酱油麸子,每年都要弄上一坛,自己吃,还要送几家爱吃这口儿的。比如我,每年都要叨他家的光了。他们家的酱油麸子,味道又与别家不同,清香微酸,令人回味且开胃。每年我都吃不够的。看那酱油麸子,汤清色正,泛着琥珀的诱人光泽,想想制做它的人,纯朴、善良、情感细腻,心底便涌起了温老暖贫的感觉。

酱油麸子好就好在不是一成不变的,它像做衣服一样,可以量体裁衣,做出不同的样式。就是一样的材料,各人做出的味道也不相同。我吃过用黑豆做的,还有加上花生的,真是各有千秋。我品味着,就好似品味着一颗细密、质朴的心,无尽的心声是知冷知暖、手心手背的,如同儿时的呼唤,亲切无比。

我到邻居家串门,侃起了酱油麸子的话题,我说,有人吃够了酱油麸子,真是不可思议,我是永远吃不够的了。男主人笑道,过去缺鱼少肉的,没有菜吃。酱油麸子做得咸,放得住,就天天吃。你想,再好的东西,天天吃也够呀,大鱼大肉也不能天天吃是不是?再说肚里没有油水,吃多了胃就泛酸。现在生活好了,肚里油水多了,酱油麸子成了开胃小菜,当然你觉得吃不够了。

想一想,是这么个理儿。

主题相关文章: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