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扬州吃面

作者:诗意的猫

从地理区域上来分,扬州不隶属于江南,但在更多人心中,扬州就是江南。传统意义上,江南是鱼米之乡,饮食应以米食为重,但在扬州,食面,却有很盛的风气,而且面食也比较有名气。

唐鲁孙《酸甜苦辣咸•扬州名点蜂糖糕》中云:“扬州的面点虽然有名,可是十之八九,都是从别的省份传过来的……千层油糕、翡翠烧卖,就是光绪末年,有个叫高乃超的福州人,来到扬州教场开了一个可可居,以卖千层油糕、翡翠烧卖驰名远近,后来茶馆酒肆纷纷仿效,久而久之,反倒成为扬州点心了。”从这些文字中不难看出,扬州的面食更多都是舶来品,但在扬州,它们被传承、发扬、并光大,而且有了根深蒂固的市场。你如果再细读,你就该知道,这些面食应该说作是面点的。确切地说,就是一种点心。扬州本来就有吃早茶的习惯,辅以相应的点心,最是恰当。

其实老百姓嘴上的面食,就是实在的水煮机制面。但就是这简单的水煮面,在扬州,却大有讲究。

第一要说的当是饺面。扬州有民谚“饺面饺面,有饺有面,荤素皆有,一碗两口。”许多外乡人不明就里,不知道这里的饺其实不是传统的水饺,它是混沌。这里的混沌也有讲究,要皮薄馅多,裙边薄若荷叶,整体精致雅观。曾经有人说北方的水饺是憨厚的,而南方的混沌则是风流婉约的,很是形象。煮熟的面被摺叠着放在碗底,条条分明,根根清爽;混沌则被均匀地放在面的四周,上面覆以芫荽、蒜末,不由不勾引你的食欲。扬州的饺面几乎家家早点店铺都做,却又以共和春最为有名气。许多外地人到扬州旅游,除了要去吃富春,还念想着要到共和春去吃一碗饺面。

扬州虽是个小城,当地人崇尚慢生活。但对于更多的上班族来说,早上的时间还是满急躁的,干拌面、汤面之类的早饭,最是节省时间。

一大早,在每家小吃店的门口,你总能看到这样的情形,远远的一个骑车人或是步行者来到店铺门口,车尚未停稳当或是人还没进店门,声音却是先到了:老板,干拌。或:老板,汤面。若是某位头晚上酒喝得有点过了,说不准还会加一句:汤要宽呐。那是奢望要多点汤,来解一宿的干意呢。

干拌面和汤面虽说比较寻常,也大众化,但要真的做好,着实不容易呢。首先油要用上好的板油加葱姜熬制,酱油要选三和四美的牌子,也需熬熟。生酱油拌面,涩口呢。调料上要有蒜末、芫荽、还有油泼辣子。至于煮面,那就更需功夫,面不能太软,也不能太硬,要适中,吃到嘴里,还要有韧劲。在扬州,除了比较有名气的百年老店外,就还有那么几家民间面馆,被食客追捧。

首选的当是兰苑小区里的一家。我曾数次光顾过,那煮面的场面有点蔚为壮观的意思,锅是一款老式的大铁锅,满满一大锅的沸水,灶台上一溜边摆有几排大碗,装干拌、汤面、菜面等等不一,单是捞面的就有两位师傅。人家煮的面软而不烂,韧而不硬,再加辅料调配精致,特别是冬日里,一碗面下肚,既饱又暖,感觉妙极。另外,扬州人吃干拌面或是汤面,多喜欢加一煎蛋。兰苑的那家面馆,煎蛋的活是由一位师傅专司的,足见食客之多。

另外,在汽车西站南边金鑫花园附近也有家面馆,据说那家师傅是从某著名小吃店退下来的,做的面也好,只是门面规模、环境卫生状况、及食客流量等都不能跟兰苑那家比。

值得一提的是在维扬路中段的一家面馆,名字挺有意思的,叫老虎面馆。门脸不大,我曾进去看过,店堂略显逼仄,但有阁楼,阁楼我没有上去看,他家的面我不曾吃过,所以不敢妄评,但有一点应该能说明一个问题,就是常有人开着私家车去那儿吃面,维扬路是比较繁华的路段,那家面馆门口没有停车场,车主只好把车泊在人行道上,常造成拥堵,后来交通部门就在那家面馆门前装了个球形探头,专拍违章。

当然除了这些大众化的饺面、干拌面、汤面、菜面外,在扬州城,只要你愿意,还有更多的选择余地,比如肉丝面、三鲜面、盖浇面、大排面、炸酱面、鱼汤面……可谓名目繁多,品味风格也各异,相信总有一款,能满足你的味蕾。

如果你来扬州,就找个机会吃碗面吧,或许一碗面,就会让你记住一个别样的扬州。

主题相关文章:

2 条评论

  1. dadishang:

    好的!

  2. Jenny:

    真想吃呢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