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夏

以前我不认为立夏也是个节,只把立夏看作一个节气,这一天,我们那,不称体重,也不吃什么一定要吃的东西。我只知道立了夏,快收麦子了,快有甜瓜可以吃了。

我跟女朋友认识以后,一天上午,都在上班,她发来邮件:“今天立夏,别忘了吃咸鸭蛋。”

我才知道有些地方的人,立夏这天,也要吃一些“唯一指定食品”。

我俩认识第二年,到了立夏。那时我父母来过不久,给我带了不少咸鸭蛋,自家喂的鸭子下的,自家腌的。我跟她说:“今天立夏,晚上来我这吃咸鸭蛋。”

我家的咸鸭蛋当然是好吃的。我俩心无旁骛,专心致志地,吃咸鸭蛋。搭配咸鸭蛋,我认为最合适的是清汤面条,最多拌些黄瓜丝。

相识相知以来,第三个立夏。也就是不久前刚过的立夏。我和女朋友谈到结婚,因为围绕着“当多少年的房奴?当什么级别的房奴?”产生分歧,一周没说话。“恋爱是容易的,结婚是困难的。” 我在心里把这首歌唱了一百遍。一对自由自在的鸳鸯,一结婚变成一对房奴,还有什么心情浪漫。周末,也各过各的。

周日,想到两个立夏,我俩都当作一个节来过,或许今天是个结束冷战的机会。立夏吃咸鸭蛋是她提出的,我等着,看她是否有什么动静,到中午,没有迹象。不能再等了,我打过去电话,说:“今天立夏,来吃咸鸭蛋吗?”

三句两句说不合,又在电话里大骂,挂了电话。

我有四个咸鸭蛋,腌在一个玻璃瓶里。这次的咸鸭蛋,是她家的。过年的时候从她家带来,我分了一些,吃了几个,觉得不够咸,剩下四个继续腌。这个玻璃瓶原是盛黄豆酱的瓶子,前些年,我用它从家装过酱豆子,吃完,觉得以后这个瓶子还可以用,没扔。年前用桶从家带过酱豆子,到开春没吃完,剩下的装进这个瓶子,放在冰箱存了一段时间。吃完,把瓶刷干净,现在又派上用场。

从她家带咸鸭蛋的时候。临走前一天晚上,我看到她的母亲,把一筐鸭蛋搬到厨房的餐桌上,在灯下,给一个个腌制不久的鸭蛋抹上盐,拿餐巾纸一层层裹上,又拿小塑料袋一个个套上,扎紧口,排列在一个塑料收纳盒里。对我和女朋友来说,从家里带来的咸鸭蛋,可是珍惜的鸭蛋。

挂掉电话,我想,本来我也不是要在立夏吃咸鸭蛋的。

吃过中饭,拿上一本书,到公园看书。看了没几页,短信响了一声:“还吃咸鸭蛋吗?”

她说,煮了两个咸鸭蛋,还没吃。我说,那你拿过来吧,瓶子里存的,回头再还给你两个。

晚饭,煮了小米粥,炒了一个菜,一人一个咸鸭蛋,就馒头。

我吃咸鸭蛋的方法,跟吃鸡蛋一样,剥出来,一口一口的吃,不用筷子挖着吃。这种吃法,在女朋友看来,是不专业的、玩儿票的吃法。我磕开鸭蛋一头,正要继续往下剥,女朋友说:“看我的。”

她手里的鸭蛋,只在顶端破口,并且是一圈儿齐整的缺口,掏空的部分,内壁光洁。看看我手里的,鸭蛋腌出的油已经流到了指缝。好吧,虽不能至,也得靠近。毕竟技艺生疏。她掏空的鸭蛋壳,像是没容纳过鸭蛋,不带一点痕迹,达到了踏雪无痕的境界。再看我的,可以说踩在雪地上,一步崴一个坑。两个鸭蛋壳,一块儿扔进垃圾桶,我都觉得其中一个会感到惭愧。

主题相关文章:

4 条评论

  1. 勺子:

    寓意生活,以小见大,博主好文彩。

  2. dadishang:

    勺子,你写的李四的故事好看

  3. 康素爱萝:

    好看。看得心意戚焉。

  4. dadishang:

    自己腌的咸鸭蛋,自己擀的面条,再到自家菜园子摘两根黄瓜。岁岁有今朝,也是人生一种满足吧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