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步记

一早起来,薄阴天。昨晚煤气爆管动静很大。果然没气。用电饭锅烧开水。之后煮荷叶粥。粥好后才出门。去九眼桥看看。才出小区大门,就看到人民南路街边站着警察。倪家格与美领馆路口停着警车。两边路口各站三、四个警察,交警不算。街边还有貌似跟警服颜色相似的保安。经过美领馆,跟保利相邻的那条巷子停了好几辆警车。还有辆大巴。

想着从川大附近漫步到到锦江河边。这几条路都很熟悉。从科华路进去,往郭家桥方向走。科华路上高大的杨树在飘絮。白色的飞絮在空中飘飞。穿过郭家桥南街,两边都是居民小区,不时可见带着红袖套的人,是治保会的。走完郭家桥南街,就是望江路,一旁是锦江了。路口,街边,警察警车数量剧增。警察都是几个一起的,有在人行道上走动的,也有四个一队列站在人行道上,不宽的望江路上两旁错位站立。当然是全副武装,对那些行头我是不懂的。带红袖套的治保会人差不多三两个在街上巡视。马路中间车流照常,明显是路上行人少了。森严,寂静,透着丝丝紧张。初夏的天,阳光还不热烈,又是周六,若是平是,我回想以前周末,我与朋友相约来望江公园喝茶,望江路上往时要热闹许多。

我走出人行道,从河堤下到江边。小路上来来往往散步的人还不少,垂柳轻拂,河水静静流淌,白鹭美丽的身姿飞翔在河面上。江边还有人钓鱼。一道河堤相隔,俨然两个世界。走到新九眼桥,上了河堤,又回到望江路上。过了新九眼桥,就是望江公园的后门。门口警察成堆,警车停了不少。我没进公园。继续往九眼桥走。仔细观察路人,我可以分得清真正的路人和专门这天来九眼桥的人们。来的人不少,真的不少。男人们多,三三两两在路边。缓缓走动,或坐于街边椅子上。都在观察。走到望江公园的正门,门口一个空地,俨然变成了停车场,警方的停车场所,八九辆大巴,看似普通的大巴。还有挂特殊牌的警车,我认得出牌照上有某个英文字母的就是警车。路上与与一对夫妻对面而过,年纪五十多。只言片语听到男人说“是要闹嘛”。川大校门口也有警察三三两两,我开始还以为今天会不让进校。经过旁门,没人问。进去后,发现两边停了很多车,人也不少。

顺茂密的林荫大道往荷塘走。忽见路边树丛之上远远有一抹蓝紫,一阵惊喜,是蓝花楹树。钻进树丛中,寻着蓝花方向找去,看到几棵高大,枝繁叶茂的蓝花楹树。花都开在高高的树梢上,站树下根本看不见,蓝紫的钟形落花铺了一地。蓝花楹的叶长得也好看。我在几棵树下打转,拿着手机无从拍花。这时一个约有六十多岁、花白头发,个子不高,瘦削的阿姨,远远地招呼我,指着落在地上的蓝紫花问我树名,当时我们的距离还比较远,她说普通话,我跟她说了树名,她问是什么楹,我觉得一下难以说清这个字,走到阿姨旁边拿手机拼出楹字给她看。她说曾经查过这个树名。说几年前就发现了这树的花,颜色特别美,还说今年的花开得早。我说是的,往年我拍蓝花楹都是五月十几号,而今年看到的蓝花楹明显花期将尽。还有我对这几棵长得如此高大茂盛的蓝花楹大感惊奇。应该很有些年份了。我说有十几年了吧,阿姨说不止。她问我树叶是不是羽状,我说是的。羽状树叶很美。我带她去看蓝花楹树叶,因为附近交错着长有许多槐树,槐树枝也有伸到蓝花楹这边来的。在一棵树枝稍低的蓝花楹下面,我指着头上的羽状树叶给她看,阿姨说眼睛不太好,站在树下,很近,看清了叶。阿姨跟我说桦树,槐树,说广玉兰的花期,恰好旁边一棵桦树正开花,黄色的花。看来阿姨也爱植物啊,遇到同好了。聊了一阵,我就跟阿姨告别了。

许多年里,我不曾在现实在跟人聊过喜欢的植物。想必每个人内心中那份痴迷的东西,都是难以与人言说的,比如书等等。或者说是爱。爱上的某样东西,某个人。都讳莫如深。

在川大荷塘边看了看,没有荷叶,只有睡莲。差不多一池睡莲,满满的,一池的睡莲也让人有些恐怖。是那种密集感。不远就是平时爱来逛的几个书店,但今天没这个心思。往回走准备出校,远远的又打量蓝花楹,三棵树,只有远远看得到。

出了川大,往九眼桥方向走。过川大博物馆,我抬眼看门口警察多。一个年轻的男人与我并行走。手拿卡片机对着博物馆拍,看着一个警察朝这边看看。年轻的男人用普通话问我博物馆开不开门,我说要啊。看来是个游客。走完望江路,我打算离开。从太平南街出去,上一环路的人行天桥准备过对面去坐77路。快走完天桥,正准备下梯子,忽然见左下方一环路上的人行道上围了几个人,其中有两个警察一人一边抓着一男子的胳膊,架着往右边走,跟那上男子同行的还有个男子,一个小女孩大哭,约有三、四岁。被架走的男子穿一件白T恤,背面印着保卫 成 都 ,P X 的字样。男子在挣扎,说着什么,隔得远,听不清,不远的路口停着两辆警车,有十来个警察,从对面又有警察跑过来,我还站在桥上。用手机拍照。远远的,我只听到男子一句话,声音很大,是对孩子说的,意思叫孩子去找妈妈。路人围观越来越多。警察把男子架上面包车,一直哭的孩子抱上另一辆警车。看到桥下一防暴警检查一推自行车女子的手机,后来这女子推车上桥,我问她是否删她手机拍的照片,她说检查,嘴里愤愤地骂。我赶忙把手机装包里。桥上渐渐站了许多人,下面也有许多人围观,忽然见一年轻女子在人群中闹了起来,骂骂咧咧,我想也是手机的事。隔了一会儿,看有一个防暴警往桥上走来,我退到一个男人的后面,警察要这个男人拿手机出来看,男人说没拍,警察坚持要他拿手机出来,他们在争执着,又有个警察往上面走,我知道我手机是不能检查的。立马转身头也不回地走了。下了人行天桥,又回到了太平南街。我只好又回到望江路上。走到树荫下,看手机拍的照片,有一张还不错。太阳略大。天有些热。路上依旧寂静。看到河边有两个女子在与两个警察在争执什么。心里颇为担心,之后看到又各走各的,心放下了。

回去从郭家桥北街走,去西街买了点菜,黄伞巷肺片,排了很多人。买了两样卤菜。阳光白晃晃,树下阴凉。一直走回去。到家十二点半多。我是上午八点过出门的。

2013-5-4

主题相关文章:

  • 暂无相关日志

2 条评论

  1. offall:

    这个文章写的很好, 看似悠闲,字里行间透出大时代的咄咄逼人,步步惊心。
    呵呵

  2. dadishang:

    大时代,每个人都在甄嬛传!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