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五月 2013

六一节忆捉迷藏

文/悍客罗

小时候天一黑就匆匆几口吃掉晚饭,趁着月光出门,找几个相熟的小伙伴玩捉迷藏。随便在哪,街角、树下、墙根,有时甚至围着一个垃圾堆,我们总能玩得很开心。 Read More »

盖房的人来了

作者:舞雩

那天我正在睡午觉,姐夫打电话来说,柄权带着泥水工来了。泥水工是柄权的哥哥,但哥俩长得一点儿也不像。在这之前干的都是杂活儿,泥水工的到来标志着正式进入盖房的阶段,是我所期待的。不料他们带来的却是混乱,几乎废掉了半天的工作。他们坚持说,我们本来打算保留的楼板应该拆掉,那就连带阳台也得一起拆,而拆阳台就有多处需要做结构上的加固。 Read More »

田螺记

作者:闲散否

田螺,在我们这里又称螺螺。究其形态,与蜗牛相似,只是一个在陆上行走,一个在水中漫步。田螺这种软体小动物,在我们当地生产颇丰,无论是边野深沟,还是在溪流大湖,都会留有其“滑”过的痕迹。 Read More »

泥鳅

作者:黄三畅

我家乡一带农村的男人,可能没有未捉过泥鳅的,有些人七八岁就是徒手捉泥鳅的好手了。徒手捉泥鳅是这样做的。在未插秧或已插了秧的水田边慢慢走,眼睛搜索着目力所及的泥面,发现了一个指头大小的洞眼,就走过去,伸出食指,缓缓往洞眼里探寻,随着食指的深入,拇指也跟着进入。待食指尖触着泥鳅时,迅即往一边偏,然后一勾,拇指也紧密配合,和食指形成一个夹子,就把泥鳅夹出来了。那倒霉鬼可能会“吱呀”叫一声,意思是“倒霉”。我们隔壁村有一个姓龙的汉子,这种技术已臻炉火纯青。 Read More »

关于泡馍

作者:朱子风

像北方的绝大多数地方一样,关中也是一个正菜宴席上不了台面,而靠着小吃撑起地方饮食场面的地方。纷繁复杂的吃食难以尽数,但在外人眼中,最富盛名的恐怕就要数牛羊肉泡馍和肉夹馍两样了。 Read More »

在小楼吃早点

小楼饭店,在南大街的牛市口,以前是一座二层小楼,大家去那吃饭,都说:

“走,今儿我请客,去小楼搓一顿去!”

“去哪吃啊?”“走,还是小楼吧!”

从善如流,老板连自家招牌也改了,就叫小楼。 Read More »

酱油麸子

文/刘康宁

这种叫酱油麸子的食品,是我们新泰的特产,其实是一种酱菜,属于甜酱之类的。它原本是乡下人发明的,便有了这么个俗气的名称,但味道的确是好,绝不同于其它酱菜的味道,其营养价值也不低。出差外地,发现有出售土特产的商店在卖盒装的酱油麸子,包装精美,想不到家乡的原先不起眼的特产也被发扬光大了,心头陡地升起一种自豪感。在我们家乡,酱油麸子是非常大众化的食品,本地人几乎全都吃过的,在过去极其贫困的日子里,农家要做酱油麸子来充菜吃的,做上几坛子,吃呀吃的,没有个尽头似的,就吃够了。现在就有人再也不做酱油麸子了,据说是过去吃伤了,好像不但伤了胃口,也伤了心。 Read More »

村里的牛

作者:斗笠上的风铃

家住北方农村的同学都知道,以前农民要在春天耕地,不像现在使用农用机械,大多用牛耕,所以村子里一般都有养牛或骡子的人家。在我们村就有这么一户,也是唯一的一户养牛的人家。这家的男主人叫做福嘞,个子高高的,有大概一米九的样子,这在农村很少见到的,但他很瘦。他老婆长得矮矮的,手脚很短,但好在身子很是健壮,干农活很是厉害。他们俩在一起差别很大。 Read More »

Pages: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