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碓子

水碓子。或许以前这里有稻田,有日夜不息的河,日夜不息舂米的水碓。

十字路口,早上南北通行,东西不通,路口以西,半条街开早市。逛早市的人,从尽西头一路看看这,摸摸那,到了东头。尽东头,路口西北角的高台子上,朝南有一家烧饼铺,拐角转过去,朝东,有半间房子是卖馄饨、小笼包的。挨着包子铺北边,卖豆腐脑的,每天骑着三轮车过来。

卖豆腐脑的大婶,有五十来岁,一个男人偶尔跟她一块来。

她载着一缸豆腐脑,搪瓷铁皮保温桶,用棉被裹着,到这,推上来,在车轮下挡一块石头,停好。从车上抽出一块案子,架在车斗上,依次拿出瓶瓶罐罐,咸菜沫、煮黄豆、辣椒油、蒜汁、酱油,放在案子上,再拿出一摞一次性使用的塑料碗塑料勺,拿出舀豆腐脑的平勺。她舀豆腐脑之前,先用平勺撇水,撇出的水倒在车斗下的桶里。她出门前已经把装着零钱的包挎在身上。

她的车子前,只有两张桌子,或是借用包子铺的桌子,即使没有门面,在这做买卖,大概也不能白白占用人家门前的空间。每天上午十一点前,早市结束了,她的豆腐脑也卖光了,车子推走,地上收拾干净,只留下那块挡车轮的石头。她把石头“驱”到墙根下,大家都知道这块石头是卖豆腐脑的,打扫街道的也不会给她扔掉。这块石头就算是她的店面吧。

我每次到女朋友这里来,早起,都要来这吃。先买一个刚出炉的椒盐烧饼,不装袋,捧在手里,烧饼还有点烫手,拐角走过去,来一碗或两碗豆腐脑。这家的豆腐脑不放卤,放咸水黄豆。

烧饼七毛一个,有椒盐的,有麻酱的,逛早市的人来买烧饼,许多人一买买一二十个。打烧饼的是河南周口人。

有一个朋友也住在团结湖,住了好几年,没光顾过这家烧饼铺和旁边的豆腐脑摊子。或许她对这些不感兴趣吧,如果感兴趣,早就闻到十字路口高台子上的烧饼香了。我女朋友看我的博客,跟我说,瞧你写的那些东西,什么烧饼凉皮,你以为别人也像你没追求,谁稀罕。

这个早市有稀罕东西。

吃完豆腐脑,走下台子。在烧饼铺的对面,撂地放着两个包,一个大婶以低平的声音吆喝:“鱼鹰蛋啦,卖鱼鹰蛋啦。”

我过去问。她问:“你有糖尿病吗?”我说:“没有。”她告诉我:“吃一个,永远不得糖尿病!”

主题相关文章:

8 条评论

  1. 暗金色月亮:

    我特别喜欢看你写的这些东西,累的时候看看,觉得很舒心。

  2. dadishang:

    谢谢。实乃缓解疲劳、降低血压之佳品。

  3. 樱木花道:

    鱼鹰蛋是什么….

  4. 鼠曲草:

    在法国人乔德龙的《水墨中国》里看到了一幅画:瑶族村寨水碓子。又查了一下百度百科的解释:“碓是一咱脱去稻米外壳的工具。水碓即是以水为动力的碓。五十年代建住宅区,依用旧名。“文革”前夕,1965年称向阳里,取葵花向阳意。“文革”后,1977年易为金台北里,以其位于金台路之北的缘故。十二年后,1989年恢复初名。”
    97年那会,水碓子道路比现在窄小。那个大丁字路口西南角是一家门钉肉饼店,那时门钉肉饼1.5元一个,再来碗杂碎汤,对大学生来说就是很过瘾的了。
    水碓子花鸟市场那时候在路东河边,现在搬到金台路河边。我曾在那里买过一把黑铝架,蓝色尼龙布的钓鱼马扎,一直作为我的画凳使用。

  5. nokia2100:

    LS对水碓的溯源很有意思,百度了一下,碓duì。
    梁思成、林徽因的《晋汾古建筑调查纪略》好像提到了晋中平遥的水磨。

  6. dadishang:

    那个门钉肉饼有店名吗 现在还能找找吗
    想来这里离朝阳门近,可能是有水磨的

  7. dadishang:

    梁从诫先生撰写的《最后的湿地》中谈到京城水系,认为团结湖是原来的水碓湖:“今北郊至东郊,水面依次有柳荫公园、团结湖(旧称水碓湖,现仅余地名水碓子)、朝阳公园、红领巾公园……”不管怎样,水碓子,作为一个年代久远的地名一定蕴藏着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8. 鼠曲草:

    有店名,但是我不记得了,道路改造时已经拆除了,快十年了吧!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