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四月 2013

观察城管收缴一辆黑摩的

那天上班,下了公交车,往地铁车站走,不是去换乘,是从地铁车站穿过去。走到桥下,见马路对面,两三个城管扑向一辆“摩的”,那车刚停下,乘客刚下车,拉活儿的车夫大概还没把钱装到兜里。 Read more ...

葫芦头

柳树新绿的时候,却没有时间到河边看柳。最近的地方可以去运河公园,运河正在挖河,河里没水。稍远,可以去潮白河公园,顺义刚查出禽流感。下午四五点钟,阳光还好,我们还是赶紧到西海子公园走走吧。站在西海子南岸,往北看,环湖的柳树可以看满,中有——湖中横卧的画廊,后有——湖后的、墙外的灰色古塔。走近,我们到画廊稍坐,那里也有一景,看向塔,视线在塔下,湖东岸的几棵柳树,顶着几团柳烟。 Read more ...

临震,举棋不定

羊城晚报 2013年4月8日专题 《唐山大地震-不能掩埋的记忆

羊城晚报特派记者 张璐瑶

1震前两天

1976年7月26日,国家地震局与北京地震队的震情会商持续了整整一天。“到下午5点钟,汪成民说梅世蓉讲了,四川防震已经闹得不可收拾了,京津唐再乱可怎么得了,北京是首都,预报要慎重。” Read More »

江南江北

清明在哈尔滨骑车,发现以松花江为界,大体分为江南和江北两大区域,于是想起自己生活或游历过的武汉、南京、吉林等城市。以及那曲老歌《我的祖国》,「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 Read more ...

悼念3名田野遇难的中国农民

农村征地拆迁中,会不会出现一种“田野中的矿难”现象?这种情形如果频繁发生,会不会无休无止,最后成为这个时代无法遏制的溃疡与悲伤?

燕赵都市报评论:近期3名维权农民被碾死 均被迅速定性为事故 Read More »

水碓子

水碓子。或许以前这里有稻田,有日夜不息的河,日夜不息舂米的水碓。

十字路口,早上南北通行,东西不通,路口以西,半条街开早市。逛早市的人,从尽西头一路看看这,摸摸那,到了东头。尽东头,路口西北角的高台子上,朝南有一家烧饼铺,拐角转过去,朝东,有半间房子是卖馄饨、小笼包的。挨着包子铺北边,卖豆腐脑的,每天骑着三轮车过来。 Read More »

东北饺子馆

东北饺子馆 Read more ...

桂林米粉店

我在这边上班,跟着公司搬了四回,基本上每年搬一次,老板请人来看风水,一看风水不行,阻碍公司发展,得搬!从高层到低层,从路西到路东,来回倒腾。每倒腾到一个地方,中午有送外卖的进来,“送桂林米粉——” Read more ...

Pages: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