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淀的刀削面

昨天有事去了一趟人大。12点从公司这边走,想着去双榆树的砂锅居吃酸菜白肉。自从搬到东边,北三环一带,很少过来。安贞、马甸、北太平庄、红民村,到了人大东门。有一条小路斜穿双榆树,里边有很多小店、小饭馆。超市发后面的那家新疆馆子,以前我喜欢吃他家的羊肉串。

三绕两绕,没走对路。往前看,也可以走到砂锅居,但是我已被乱花迷了眼。一家家小饭馆,开在背街的街边,如一岸的野花。不想再往前走了。

时已过午,饭馆中午的生意进入尾声,这条小街刚刚安静下来。一家刀削面馆,在门口立一块灯箱,正面大字写刀削面,侧面还有别的,看来刀削面是他们的主打。临街的大窗后面,有两位食客捧着大碗,埋头于面。

以前在海淀住,刀削面没少吃,拉面倒吃的不多。圆明园东里的一家刀削面馆,两口子开店,小店虽然简陋,店面被老板娘收拾得干净、井井有条,那个男人也被她收拾得服服贴贴,总是低头听她吩咐。她家的刀削面放咸水黄豆,卤少,清淡,卤是卤,面是面,粒粒黄豆。有的刀削面,倒不吝啬咸卤,甚至卤比面多,不知自家的卤比面还难吃。

北大里面一家刀削面饭馆,饭口的时候人很多,这里吃面的人似乎人手一头大蒜,或受气氛影响。北大是个熏陶人的地方。

中关村一街,以前有一家山东小馆,招牌是铁锅粘鱼,干煸豆角也不错,我常带朋友过去。挨着有一家刀削面馆,我没有吃过,遇见的一位食客却印象深刻。这个人看样子像一个学生,附近有多所中科院研究所。他坐在外面,他的自行车,一辆公路自行车,停在一旁,时值夏天,饭馆门口摆放了桌子,我们都在外面吃饭。他要了一碗刀削面,满满一大碗,要了两头蒜,等面的功夫,他先剥蒜,剥好的蒜瓣攥在手里,面上来,又要了一瓶啤酒。吃两口面,咬一口蒜,喝一口啤酒,干了一晌活的民工就这么吃,或许他还是个博士呢,他的吃法很爽快,令看到的人也胃口大开。

普慧桥的某大厦餐厅,一定是他们有位厨师有这一手,在餐厅里单独摆一摊儿刀削面。来就餐的人看到,点了菜,主食就要刀削面了。

以上,让我留下一种印象,海淀有好吃的刀削面。我没有调查过。不过,的确有一种现象,某个地方的人出来闯世界,有一个人先成功,比如在海淀开刀削面馆子取得成功,不几年,他的兄弟侄子娘家侄就会扛着削面家伙过来,先把海淀拿下。

从双榆树这家刀削面小店走过去,我还在想这家的刀削面会怎么样。在一家酸辣粉小店门口,停住脚。这家店的厨房设在前头,一个男人在门口左边做肉夹馍,右边一位大婶煮酸辣粉,左手陕西,右手四川。那位大婶正从门口的一个筐子里取生菜,拿一个,两三下剥开,扔进里面靠近灶的筐子,她的个子不高,胖胖的,梭子体型,忙得像一个梭子出出进进。现在过了饭口,里面还坐满了人等着。看来她的酸辣粉受欢迎。她说话四川口音,让我先坐吧。门口也摆了桌子,我说不坐了,带走吃。我准备拿到刚才路过的刀削面馆子里,吃一份酸辣粉,一碗刀削面,不去吃酸菜白肉了。

等的功夫,来了一位小姑娘,穿着麦当劳的工作服,看起来她与大婶很熟,把正好的钱交上,站在门口等着。她在麦当劳工作,或许常常在忙过中午的紧张工作,来这里要份酸辣粉。

等了三四份,看大婶煮酸辣粉,她的操作基本靠抓,抓一把粉条,抓一把生菜,放进煮东西的漏桶,两三分钟,从锅里提出来,倒入一次性纸桶,看粉里有什么不该有的东西,下手捏出来,丢掉。

我问她该给我了吧,问了两回,她终于不耐烦了,“给你给你给你,”连说三个,给了我一份。捧着这碗酸辣粉,拐角就到刀削面馆子。要了排在招牌第一位的茄子卤。

先吃酸辣粉,吃了一半,面才上来。这家的刀削面就是不吝啬卤的那种,面也给得足。捞出面,这卤,怎么说,他们盛卤的桶大概过年后就没刷过,说不定过年回去就没刷,回来接着用了。不好扔在那儿就走。于是把刀削面泡在酸辣粉里吃,酸辣刀削面,一试,口感还不错。

吃面的功夫,有人来面试,老板娘把老板叫过来,老板带着一枚大金戒指,面试的小伙子染着黄头发,他们坐下来,小伙子递给老板一根烟,给老板点上。他们聊。

有酸辣粉,一碗面吃掉大半。结账,我跟老板娘说,这么吃很好吃,你们有酸辣刀削面吗,她说没有,有辣椒有醋可以自己浇。她的脸色不好,浮肿,嘴唇泛白。

现在开饭馆招人不好招。如果带金戒指的老板看到我这么吃,产生灵感,推出酸辣粉刀削面,没准儿大受欢迎。

几年后,有一句口号:上风上水上海淀,走,到海淀吃酸辣粉刀削面去!

主题相关文章:

11 条评论

  1. 冷水鱼:

    人大那很多好吃的

  2. :

    头顶一块面,双刀齐开削

  3. dadishang:

    高手,佩服佩服

  4. 勺子:

    意外发现青马的博客,看了一些文章,充满了人文关怀啊,是我喜欢的style,果断订阅起来。
    面食者,再美味,我这南方人总是欣赏无能。

  5. dadishang:

    我也看了勺子博客,勺子里舀的才是人文关怀呢

  6. dudu:

    中关村北一街的那家刀削面既实惠又好吃,一大盘炒削面只要6块钱,是父女俩带着老乡开得,可惜后来那条街改造,不见了踪影。

  7. dadishang:

    dudu,你吃遍北京区县了,怪不得那个小伙子吃得那么带劲。我是有幸看到,无缘吃到,长叹

  8. hillcen:

    酸辣刀削面在我们这里买了至少有30年了。

  9. vnvn:

    看得爽快,干脆利落。喜欢这种行文。

  10. vnvn:

    看得我的都饿了。哈

  11. lisa:

    哪里有我的回忆。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