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凉皮的女孩

一个拌凉皮的小摊儿,在物美便利店的一角,进门,右手是收银台,左手就是卖凉皮的。

收银台这边较宽敞一些,沿墙摆一个折角的款台,两个收银机,一面朝东,一面朝南。款台前面的折角处,还能摞几箱牛栏山,箱子上面还能摞几叠北京晚报。

卖凉皮的小摊儿这边就紧张多了,东墙一溜保鲜柜,摆牛奶、火腿什么的,这房子不是个方方正正的房子,这一溜柜台靠墙斜着摆,顶到门口这里,斜不过去了,留出拃把宽的地儿。

卖凉皮的一张桌子,与收银台相对,一进门就能看到,虽然小,这个位置是不错的。

街上的凉皮摊,一般都用推车,在车上装一个案子,装一个两格的玻璃箱。这个凉皮摊子在店内,自然用不着推车。桌子上,一个两格玻璃箱,放瓶瓶罐罐盆盆,下层一格放着:切丝的黄瓜,切碎的面筋,豆芽。上层一格放着:蒜汁、酱油、醋、辣椒油、花椒水、盐、碎花生,这些都放在浅绿色的搪瓷小盆里。桌面上放一个小案板,切凉皮。整张的一叠凉皮,用原色棉布盖着,放在手边。桌子底下,还有存放的黄瓜,如果盆里的黄瓜丝用光了,卖凉皮的小姑娘一弯腰,从桌子低下抽出一根,拿礤子,直接礤在盆里,手很快。即便后面并没有人等着,也不慢条斯理的。

便利店早八点开门,晚十一点关店。凉皮摊子一般在上午十点掀开摊子,晚上七八点钟就卖完了,把盆儿啊、罐儿啊、案板,用一块棉布一蒙。

这个摊子的老板很会做生意,除了卖凉皮,这么小的一块地方,还在身后靠墙根摆了一筐鸡蛋,只留一个插足之地,能站在那里拌凉皮。桌上的玻璃格子顶上,还摆着一袋袋花生米,五香花生和去皮儿的椒盐花生。她家凉皮里放的花生,用的也是自家卖的椒盐花生,我喜欢吃她家凉皮里的花生,有时候请她多放一勺。五块钱一份。外面,就在不远处的小区门口,有一个推车,三块五一份。

这个凉皮摊子的老板,是个胖胖的,脸儿红红的大姐,扎着一个喜鹊尾巴那么长的把子,穿着便利店的工作服。她在店里还有一个摊子,走到最里边,有一个卖猪肉的摊子,墙上贴着“大红门”的大幅海报,也卖蔬菜。凉皮摊子是后来才开的。一开始,拌凉皮的姑娘是个瘦瘦的,梳着长马尾,长相蛮好看的姑娘。由于空间只可容足,没人买凉皮的时候,她站到外边,在一边看着。店里没有椅子。冷清的时间,店员坐在酒箱上聊天。这个姑娘不爱说话,不爱跟别人凑一块儿,她在凉皮摊旁边一人站着。

有几天,凉皮摊子后面没人,来买凉皮,得喊一声,在里边卖猪肉的大姐跑过来拌凉皮。店很小,我跟店里的人也都熟悉了,问卖凉皮的人怎么好几天没来了,正在拌凉皮的卖猪肉的大姐和旁边的一个店员,俩人相顾嘿嘿一笑,宣告:“她回家结婚去了!” 卖猪肉的大姐拌起凉皮来手更快,拌完这份,赶紧跑回去给人称菜。

过几天,来了一个新人。

这个姑娘也不过十六七岁,脸儿圆圆的,胖胖的,红红白白的,看长相八成是卖猪肉的大姐家里的亲戚。这个姑娘厚嘴唇,并且有点前突,长在一个粉嘟嘟的孩儿面上。从她一来,两个大叔店员就爱逗她,她一声不吭,红着脸,她的脸本来也是粉红的,低头抠手指头。卖猪肉的大姐听见也不管,过来看看,最多说一句“别在意,他们逗你玩呢,都喜欢你。”之前的姑娘,冰人一样,他们是不去招惹的。

这个女孩子拌凉皮,比以前给的多。她是个实在人。有一次,我去店里买筷子,看卖的筷子都上了颜色,不想用。想到凉皮摊子有一次性的竹筷。平时我去买凉皮,没要过筷子,现在缺用筷子,先从这借两双吧。这个胖嘟嘟的姑娘,拉开抽屉,拿出一把,我说两双,两双就行,她说没关系,谢过,也没买凉皮,拿上筷子走了。

不久前这个便利店撤店,所有原来便利店的店址都改成“通糖”的烟酒超市,名为“通糖”,不卖糖,只卖烟酒。便利店原来的店员们,卖猪肉的大姐,卖凉皮的小姑娘,不知他们去了哪里。如果他们还在一块,还卖凉皮,那卖凉皮的姑娘大概也不会干多久。有一天,有人问,怎么好多天看不见那拌凉皮的姑娘,过来客串的卖猪肉的大姐,与一边的大叔店员,相视一乐,宣告:她回家结婚去了!

主题相关文章:

4 条评论

  1. Yiqi:

    文章中好多方位词,忍不住拿起笔画画。
    本身较路痴,不太分东南西北。可画来画去还是觉得右手折角的两个收银机该是一个向南,一个向西。
    卖凉皮的这面墙是该西墙。。。。吧?
    保鲜柜是摆在西墙。。。。吧?

    有点纠结,对不起了。

  2. dadishang:

    不好意思,让你糊涂了,凉皮摊和保险柜在东墙,这店开门朝北

  3. :

    面筋黄瓜丝儿,豆芽芝麻粒儿

  4. 雪令人旷:

    哎,越是小市井生活越是牵动着内心呀。不知道那些在下层打拼的‘小人物’们有什么样的命,总该比红楼梦里面的好吧。她们也会有自己的归宿的,世俗生活总归是美的。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