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击穿冰箱

收到一个朋友长长的邮件,信末说:

“最近在念叨一句话——‘树上已有少女微风’,虽然少女微风指西风,但不碍把它想想成吹拂来的早春的风。祝早春快乐。”

“树上已有少女微风”,类似意象派诗人的句子,其实说这话的是三国时期的一位术士,魏国管辂。其人通易善卜,与人打赌是否夜雨,见已有少女微风,又少男风气,断定一场云雨已在酝酿,入夜,大雨河倾。出自《三国志魏书-管辂传》注解。

术士的卜筮,在春天可以吟诵成意象的诗句。

这位朋友生活在南方,写信的下午到河边看了柳。她可能是看到柳树的树梢有穿浅黄裙子的少女微风走过。

这两天,在京城玩儿了一个冬天的雾霾,还不舍得走,还要凑热闹,看正月十五的烟火。十六、十七,两天后才见到一个还算清清朗朗的天。按北方的季候,正月十五还穿棉袄呢,春天在哪里?天倒是黑得晚了,到下班时候,仍是白天,给人的感觉好像提前下了班。实际还是不折不扣的到点下班。春天,变个日月挪移的戏法,哄人高兴。

我过年从家带走的丸子、豆馅馍馍,跟着我往南,往东,往北,在东部的半个中国转了一圈,收藏在我的冰箱里。还有元旦回家拿的酱豆子,春节前没有吃完,一直放在室外,阳台避光的地方,放在一个铰开口子,用油桶改造的桶里,蒙着塑料袋,用我娘纳鞋底的绳子把口系紧。

我终于过了一个有酱豆子陪伴的冬天。天天喝糊涂,吃酱豆子。其中的美味,连五岁的小外甥女都知道的,她说地方话,“㧅点酱豆子,往糊涂里一搅,多好喝不!”春节回来,我把还没吃完的酱豆子装进一个大玻璃瓶,洗干净的豆酱瓶子,存放在冰箱。腊月制作的食物,怕春天。

从家带的食物,我不舍得很快吃完,比如绿豆面丸子,都是数着下锅,一顿才放几个。晚饭,我在路上就想好了,煮丸子酥肉白菜,过年过节的吃法。回去以后,打开冰箱,解开装丸子的袋子,一股酸味。

坏了。

急忙把袋子拿出来,敞开口,拿到灯下,一个个翻瞧。绿豆丸子浑身都长毛了,酥肉局部也长毛了。心疼不已。这是我第二次扔掉从家带的食物。上一回扔掉的是放了长时间生虫的玉米面。为了挽回罪过,终究不舍得全部扔掉,从中挑出几块局部长霉的酥肉,抠去霉斑,下锅煮。煮熟后,味道倒是没变。有那么一点不新鲜的陈味,那是还没散尽的“年味”吧。

冰箱小,装不下太多,周末买的土豆、豆角、青萝卜,放在地上。捡起来看,“土豆君,春天还早,怎么你这就不淡定了,以前你不是最能耐得住寂寞的吗?”“我的青萝卜,三块钱一斤的沙窝萝卜,咬一口脆甜的萝卜,刚放了两天,怎么就干了?”屋里有暖气,与冬天比,室内温度也没高出多少啊。我把土豆扔到阳台一个没长出花的花盆里,让它尽情地发芽吧。

想起来还剩下一个豆馅馍馍,冰箱里没有,放在哪儿了?突然看到扣在桌上的一个碗,拿开,把馍馍捧在手心里看,上面好好的,看馍底,像泡发的蒜苗一丛,正在茁壮生长。把底扣掉,扔了,闻闻豆馅,还是红枣和红豆的甜味,挖一小口,尝尝,没变味!我姥姥生前有一爱好,她最爱吃过了十五长餢的黄面豆馅馍。晚饭,我把这最后一个豆馅馍吃了。

放在冰箱里,装在玻璃瓶中密封的酱豆子,看颜色,在变暗。

节气不等人,年前已立春,节后即雨水。

在惊蛰之前,春天要击穿冰箱!冷藏在冰箱的酱豆子也有春天。

主题相关文章:

One Comment

  1. 芝麻盐:

    酱豆子我喜欢吃。酱豆子配糊涂,哈哈。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