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食单

“老家那个胡辣汤,哎哟,我最爱喝!”

这趟车终点郑州,说话的是一位五六十岁的大叔。

腊月二十九,没有年三十。车厢里不算挤,至少过道没有被箱子占据。推小车买水果的工作人员显得心情轻松。一个女学生取出二胡,先演奏了一曲蒙古《赛马》,接着演奏了一曲豫剧曲牌。


(红烧羊肉,食材:海门山羊,图片来自网络)

我下车,是在下午五点钟。妹妹一家子,妹夫开车,妹妹抱着一个孩子,领着一个孩子,来车站接我。大外甥女头戴一支新的蓝色蝴蝶结。

妹妹说把我送回家,她回自己家吃饭,我们本地风俗,闺女成家后,很少年三十还回娘家吃饭,我说,到家问问再说。到家,我爹说没这讲究,正好一家人吃个团圆饭。三十的饺子,给我留着,洗罢脸,先吃了两碗饺子,跟着再吃年夜饭。

三十中午,我们那的风俗,要吃饺子,饺子下锅时,照例也要放鞭炮。这顿饺子,这挂鞭炮,才算开始过年,之前的所有都算准备。有些着急的人家,甚至在上午十点多,就响起了鞭炮。这顿饺子,叫“三十的饺子”,年夜饭倒不特别准备。

我们在三十下午煮肉。上午劈好木柴,中午吃过饺子,肉在柴火锅里煮一下午。到晚上,捞出大方块,留作过年摆供、做红烧肉。剩下的散块肉和骨头,盛在一个陶盆里,端到桌上,一家人围着,吃肉,啃骨头。这就是年夜饭。我娘说,这是啥道理,过年都喜欢啃骨头。

这盆肉里,她放了烧鸡进去一块煮。猪肉染上了烧鸡味。我爹说,哪能这样煮,串味了。

初一,别人家都放过鞭炮,七点钟我们才起床。因为我爷去世,过年,我们家不贴春联,也不早起拜年。初一的饺子,韭菜鸡蛋馅,叫“素净饺子”。我们都在厨房等饺子,饺子下锅,才想起拿出来放在院子里的鞭炮,还没点。以前,黑咕隆冬起床,厨房里烧着水,母亲催促我们赶紧洗脸,饺子、鞭炮等着我们,反而不会误了时候。还好,饺子刚下锅,我出去赶紧点上。

吃过饺子,只去给同门的长辈拜了年。初一中午的饭,家家都尽量做的丰富一些,做一桌,也不过是些普通的凉菜、炒菜、鱼、煮丸子、煮肉。我最喜欢的细粉丸子,今年没做好,我娘说一开始鸡蛋放多了,又加面,面又加多了,丸子煮熟像个面团,发硬。红烧肉,我吃过的母亲最近几次做的红烧肉,也没烧好,跟她以前的水平比,打不少折扣。等她把菜炒完,把白肉切好片,我来放酱油,控制火候。出锅后,上色适中,软烂不腻,一大碗红烧肉,没剩下一块。这碗红烧肉算恢复了我家红烧肉的正常水平。

这两年,我发现母亲做饭不如以前,有些菜,她好像找不到菜的味道了。每一次吃到她做的同一样菜,做出来与以前完全不同的味道,我也不说,心里想,不是母亲手艺生疏,是她又老了一岁,对一些事,甚至一道熟悉的菜也不能把握准。不过,她包的饺子,不管用哪一样馅,包出的口感,一直如一,这种熟悉的口感不光是味觉的,更有触觉的,咬上一口,如同踏进家门的一刻。从小到大,我最爱吃的,还是母亲包的饺子。

今年过年,我在家吃的最多的就是饺子了。从家走的时候,我连细粉丸子也没带,现在想想这样不对。做丸子之前,我跟母亲说细粉丸子多做一些,我去女朋友家时带去一些。可能因为我要多做,母亲才没把握好材料的比例。她是知道的,没做好。我不应该把她失败的作品,都留给她。我想的是,初次让没吃过细粉丸子的人,第一次吃,吃到惊艳的感觉,我相信我们的细粉丸子可以和他们吕四的鱼打一打擂。来年再带去。

初三,大姑、二姑、我妹妹,她们回娘家,在我家吃饭。我娘做了一道松鼠鱼,她不知道这道菜有这个名字,只知道是用果酱做成的,这道菜她以前没有做过,大概也只是听别人简单介绍过做法。这道菜,是她今年春节推出的新品。做出来反应还不错。

初三晚上,与老同学聚餐,该我请客,请熟悉城里饭馆的同学选了一家饭馆。到了以后,平时的好多菜在春节期间都不做,只要几样套菜。上来以后,大多是汤菜,炒菜没几个。想必是大厨回家过年,准备了几锅汤,供应食客。吃完饭我还要坐火车,不想多喝酒,气氛不热闹。幸亏有两个同学掌握的荤段子丰富,维持气氛,不致冷场。席后,几个要好的同学送我去车站。

我带到女朋友家的本地特产,有三包,一包炒花生,一包酥肉和绿豆丸子,一包豆馅馍、枣馍、包子。

次日到站,下午在市区买了一点东西。傍晚到她家。

晚饭我请他们先尝尝绿豆丸子,给他们煮绿豆丸子汤。很简单,白水煮丸子,盛到碗里,浇酱油醋,再撒上些葱末。她家不吃大葱,从自家菜地拔了一把小葱。每人盛了一小碗,一碗两三个丸子。只有一个小朋友,她堂姐的孩子,表示很爱吃,盛了第二碗。

豆馅馍馍,掰开,每人吃一半。女朋友的妈妈表示赞赏,说馅是用红豆做的,面真好吃,没加漂白粉,蒸出来面皮又光泽。我感到欣慰。后来在她家饭桌,我再次推销豆馅馍馍,说我们的豆馅是用红豆做的。女朋友提醒我,我们的豆馅也用红豆做的。我放弃了推销豆馅馍馍的努力。

她家都不爱吃甜,爱吃咸,渔民的口味。枣馍也不必给他们推荐了。我还带去了一箱最大个的新疆大枣,建议早晨煮粥吃。女朋友的妈妈煮了大枣醪糟,醪糟和枣一起煮,还真不是那么搭。煮之前也没把大枣一切两半,半锅醪糟,放进去半袋子大枣,一个个像小土豆似的浮在锅里。他们不爱吃甜,这么好的大枣可不能浪费,我来收场。

带的包子是扁形的胡萝卜馅大包子,馅用胡萝卜丝、豆芽、炸羊油丁。递给女朋友的妈妈一个,她掰开,我一看是韭菜馅,隔天的韭菜馅不新鲜,我说包子都放在一起,拿错了,不让她吃,她说没关系。我给她掰了一半,我吃一半。到临走那天,女朋友的父母跟我说,我们吃韭菜馅是不能过夜的,韭菜不能包包子。女朋友的妈妈当时一定是忍着吃下,半个存放了几天的韭菜馅包子。

女朋友的妹妹,不爱吃枣,也不爱吃豆馅,却对我带去的炒花生一见钟情,说跟她家的不一样,闲着坐下来就吃。花生是我请父亲从集上买的,不如元旦那次买的齐整,个头有大有小,否则我就多带一些了。我还请父亲买一些柿饼,如果碰到本地自家晒的。柿饼以前是我们本地的特产,他逛了几个集也没碰到一家本地柿饼,买了一斤普通的柿饼,我尝了一块,吃了半块。于是没有给他们带来。我们本地的山药也好,没想起给他们带。

她家过年做一桌子各种咸味,腌猪舌头,腌鸡胗鸭胗,腌鱼,腊肠,每次吃饭端出来,这样比较好,人多,不可能每天每顿现做一桌子菜。比去年吃到的,口感淡许多,说是为了照顾我的口味。去年回来,我跟女朋友说她家的菜太咸。她家这里过年吃荠菜猪肉大馅的馄饨,知道我家那边过年吃饺子,用包馄饨的馅,另为我包了一些饺子。

她家那边建房子不垒院墙,她家前后有地,两边有河,院子前边有一块菜地,冬天菜地种着油菜、菠菜、小葱,菜地一头,靠河边建鸡舍、鸭舍。鸡是黄羽的三黄鸡,在菜地摘了青菜喂鸡,喂得很肥。鸭子是红面番鸭,在家旁小河放养,现在都关在鸭舍。鸡,做白斩鸡,鸭,做老鸭汤。网购的四川酸萝卜,节前直接快递到家,做了酸萝卜鸭汤。女朋友的父母常年在外,菜地和鸡鸭,平时由外公帮忙照料。

女朋友的妹妹怀孕待产,产期预计在春天。女朋友的爸爸一年也就过年的时候在家几天。这几天他一点没闲着,给外公的房子换了窗户,还下到河里修了一条木板栈道,说要在河里给孩子洗尿布。女朋友的妹妹,撇撇嘴跟我说,河里都是鸭屎。

有一只别人给的风干野兔,等我来了才做,用柴锅焖烧,烧好了,他们去忙,让我撕成丝,晾干后吃。适合佐浓香白酒。我一喝酒脸就红,在她家只喝了一点白酒。

比野兔更美的,是本地的山羊,肉质肥美,带皮羊肉口感更好。羊肉红烧后盛出来,每次吃,加一些白菜煮,白菜煮过,好像比羊肉更受欢迎。实际上,这些天在她家吃的羊肉,多是一些骨头肉,一盆就几块肉,大家好像都不舍得吃。好肉都留着,给女朋友带走一份,也给我留了一份。女朋友跟他们说我平时爱吃白水羊肉,喝羊肉汤,特意留了一份没有红烧的,等我来了才煮,让我带走。我知道他们把好肉都留给我们俩了,坚持不要。等羊肉煮出来,由于加了许多黄酒,颜色跟红烧也差不多了,女朋友的妈妈也不再坚持让我带走。正好。

做了盐水虾,椒盐虾。我觉得吃螃蟹麻烦,没吃螃蟹。今年没有吃到吕四的带鱼,吕四带鱼个头小,肉质细。海蜇皮,像咸菜丝,配粥吃倒是最合适的。红烧的鲳鱼。黄泥螺,据说以前是极便宜的,可以在海边随便捡,现在却要三十多块一斤,配黄酒,风味尤其好。

女朋友的爸爸不喝白酒,每顿饭他喝一碗黄酒,女朋友的妈妈爱喝糯米酒。节前,女朋友从网上邮购了一大桶自酿米酒,上清下浊,喝前摇一摇,酒精度数要比常见的米酒高,这桶酒基本上被我和女朋友的妈妈两个人喝去大半。有一小碟黄泥螺,一碗米酒,足矣。

自北京一别,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再见面的时候,我的女朋友已经吃得口腔溃疡。

吃甘蔗戳伤嘴,引起溃疡。

本地出产青皮甘蔗,甜度不如红皮甘蔗,却清甜适中,并且隐隐有青玉米秆的秸秆青涩味。既有甘蔗的甘甜,又引起我的童年嚼青秆的淡淡记忆。去年在她家镇上第一次看到卖青皮甘蔗,买了几根。今年我又骑着她家的电瓶车,载她到镇上。还是在镇上那个桥头,可能还是同一个人,一个五六十岁的大娘。挨着,还有一个卖红皮甘蔗的,两个人在桥头树着一红一青,各卖各的的甘蔗。

只买了两根。不想让女朋友继续吃下去了。

我们走的那天,早早起床,我还没下楼,听到女朋友的妈妈喊:“卖甘蔗的,来!”

这句方言,我倒听明白了,她喊经过胡同口的卖甘蔗小贩。吃过早饭,我们收拾行李,我拎的大箱子装满接近一百斤。看到椅子上放着一捆斩成段的甘蔗,问甘蔗还要带吗?谁吃?女朋友说:“我在路上吃。”只要她要吃,就算吃到口腔溃疡,咽喉发炎,她妈妈还会给她买。她父母说,这个女儿离我们太远,能带上就带上。

带走的有:风干的青鱼、海龙、白鱼,自己家的柴鸡肉,自己家的柴鸭肉,咸口条,咸蹄髈,红烧羊肉,鱿鱼,香芋,咸鸭蛋,柴鸡蛋,炒咸黄豆,生花生米,炒花生,蚕豆。

把她家的厨房搬走一半。

找个男朋友,比喂头驴有用。

小包里,带着路上吃的,有十多个白水煮蛋,一兜苹果和猕猴桃,甚至还塞了一包旺旺牛奶!中途在她妹夫家的路口停车,拿代买的汽车票,妹夫的妈妈又送给我们一包自家做的十几个松花蛋,说:“路上吃,路上吃。”我倒要看看她在路上能吃多少。

箱里装的还有我家的馍馍、丸子,看她家里不十分爱吃,留下一部分,我带走大半。

到上海虹桥车站,在外面等车的时间,我决定自己减负,先从甘蔗开始,连着吃了两根。吃了三个鸡蛋,一个松花蛋。上了火车,又吃了一个苹果,三个猕猴桃,一个旺旺(如果不是为了减负,我怎么会喝旺旺)。

本打算去“阿娘面”吃一碗黄鱼面,看地图,来回要三小时。作罢。

晚九点到北京,先把东西送到女朋友住处。她收拾冰箱,我做饭,先做了两碗我家的丸子汤,丸子煮透即可,又做了两碗她家的羊肉面。我们带回来的,黄河南岸的中原,黄海之滨的东疆。

主题相关文章:

2 条评论

  1. 素丸子:

    丸子汤!

  2. dadishang:

    你们的素丸子是绿豆面掺萝卜丝吗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