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she)会

万荣人把赶集叫做上(she)会。方言的来由无从查寻,从“上”这个字来看,这是件相当隆重的事情了。

早些年交通不便,物质相当匮乏,商品不易流通,上会赶集是庄户人走亲访友置办东西的最佳方式。一到逢集的日子,你看那大姑娘小媳妇,屋里人掌柜的,就都坐不住了。一家子人,套上牛车,老人坐前头,娃娃坐后头。没等人问,就先答一句“你走哪呀,我上会呀!”

集市一般都设在交通便利、人口较多的村镇。通常是五天一集,农历逢三或八居多,也有逢二七或是四九的。一些较小的村子,一年也会有两三次比较集中的集会。在腊月里卖一点年货,或者交换一下彼此加工的产品,比如笤帚、麻花。除了平时的集会,一些村镇还会有“古会”,古会的规模要大的多。有钱的村子,会请地方蒲剧团到村里唱戏。到了这个时候,村人就把嫁到外村的姑娘接回来,或者通知亲戚们来看戏。这是集会的另一回大事情。万荣县八三年阴历六月二十的大古会,一场大雨发了一次大水,把县里的西瓜都冲到了我们村,人称“冲西瓜会”。

在古城的时候,我年龄还小,对集会没有什么印象。我妈好客,逢集的时候,家里头总是很热闹。中午放学回家,一进院子就看到闷头啃木桩子的老牛,或是极不耐烦扭着脖子的倔驴,亲戚和乡亲把屋子里塞得满满的。家里到处摆着喝水的小茶碗,人再多点,吃饭用的洋瓷碗都得出来。这一天的吃饭往往十分马虎,若是来了要客,我和我姐就上不得席面了。俩人领点零花钱,到会上去吃“好的”。

出了场院,我俩朝供销社的方向走过去。一路上,我们绕过那镶牙的、卖布的,直奔那卖吃的小摊。你看那卖油糕的,卖烧饼的,卖醪糟的,卖豌豆糕(dengca糕)的,卖水煎包子的,卖凉粉饸饹的……一个个摊子紧挨着,实实的叫人走不动。一样样的就没有我不爱吃的,真真好吃,十分解馋。

那年月的供销社十分红火。逢集的时候,门外头会摆一长溜的板子,上面摆满各种布匹,还有热水瓶电褥子之类的日用品。旁边的生产门市部,挤满了排队买化肥的乡亲们。我和姐姐溜到副食门市部,如意姐正忙着包吃食,看见我俩,连忙挖了一块山楂糕递过来。

九十年代初期,彩票奖券之风在农村盛行。每每逢集,常见搭起一个摸奖的台子,上面摆放着电视机洗衣机等诱人的奖品,高音喇叭各种闹哄,台前台后挤满了碰手气等好运的村民,地上一层层刮开的奖券纸壳。好运气终究属于极少数人,大部分人花了数倍的价钱买了一堆肥皂毛巾回去。

小镇子的集会,也就是吃吃喝喝,买点油盐酱醋、针头线脑。要是买个大件,或是家里头定亲娶亲,人们就会去县城的集会了。我最爱的是过年前的古会。那时,妈妈会带着我和姐姐买过年的衣服,买过年的各种吃食,买平时舍不得买的一些新鲜玩意。我们一家子,跟老杨伯,或者亲样姨,坐着供销社的敞篷卡车,一起去上会。娃娃们一个个包的严严实实的,一大早就跟着出门,咕隆隆黑了,才一摇三晃的回到场院。那么冷的天,冻手冻脚的,也不知道怎么就能一路睡回去。

后来,我们到了闫井(李家大院所在地)。闫井自古以来就是重镇,加上是运城师范多年的所在地,集市的规模相当大。

闫井的集会,是农历每逢三、八。这一天,街面上十分热闹。交公粮的,卖棉花的,买化肥的,最多的还是做买卖的。会上的买卖主要集中在两条街道。东起闫井师范(如今的李家大院),西至闫井机械厂的这条街道,是集会的主要街道。在闫井供销社门口向南,有一条五六百米的街道,也还算红火,算是对东西大集的一个补充。农忙人少的时候,这条街往往就不摆摊了。

逢集的时候,班里一般都会有人请假。那些来自附近村镇住校的同学,这一天往往有家人或邻居捎些衣物或吃食。条件好些的,会被家人领着上会去改善一下伙食,或是添置些文具衣物。父母带来的好吃的,很快就会被几个好朋友瓜分了。上会就可以不必上课,真是十分美好的事情。

东西大街,是我放学回家必经之路。每每逢集,这条路就走的极为艰难。和我相跟着回家的一个同学,有次在会上捡了只很洋气的钢笔,此后很长一段时间他都十分热衷上会。这条街中间,隔了条209国道。逢集的时候,穿梭在209国道上的司机们,也会把车停在路边,转转集,吃吃买买再走。车多了,路就堵了,你就听那此起彼伏的喇叭声吧。

有上会的,就有赶会的。生意人在多个村镇的集会之间忙碌着,集日就是他们的工作日。逢着天气好人又多时,赶会的人喜眉笑眼的点着票子,也舍得花钱给自己买点好吃的,卖凉粉的早早的就收摊回家了。

在他乡,若跟同乡谈起故乡,总会眯着眼睛这一番谋划:回家,上会!第一件事就是坐在风地里,要一份凉粉拌饸饹,炒一份凉粉,要几个月牙烧饼。凉粉饸饹要芥末多辣子多,炒凉粉要加面酱和葱蒜,烧饼要刚出炉的。坐在长条板凳上,迎面吹来一把土,就着这口吃下去,真真妥帖。

走,回去上(she)会!

主题相关文章:

4 条评论

  1. dadishang:

    “卖油糕的,卖烧饼的,卖醪糟的,卖豌豆糕(dengca糕)的,卖水煎包子的,卖凉粉饸饹的……一个个摊子紧挨着,实实的叫人走不动。一样样的就没有我不爱吃的。。。”
    跟丸子姐上会,过瘾!

  2. 海里的泡沫:

    吃货上会记。

  3. 素丸子:

    吃货上会就是去好吃的么,好吃的多啦

  4. dahe:

    “卖油糕的,卖烧饼的,卖醪糟的,卖豌豆糕(dengca糕)的……一样样的就没有我不爱吃的。”好真实啊。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