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忆旧

作者:灰与白


冀中小吃“炉糕” 图片来源:回老家赶大集

故乡一别已有十余载,而在最后一次在家乡过年已经过去了20余年。世事的迅速变迁,还有一座座夷平了的村镇 ,春节成了中国人的乡愁,在掏空了的乡村里有着曾经最浓厚的过年。

而我的村庄还存在,虽然这些年没有回去过,回去了一定会是一个陌生人,但还好,它还在那儿。

故乡饶阳是冀中一处平常村落,10岁上下随家迁京,想想从有记忆起过的春节也就4、5个,但记忆中有最浓的味道。

1 炉糕

许多地方有春节几天里不动火的习俗,想想摊炉糕的便源于此,要在过年前边做好,一做很多,等到春节的时候吃,直到你吃的不想再吃了。

炉糕使用小米面制作,成品橙黄软糯。而摊炉糕的锅并非家家户户所能有,一条街上可能就有一两户有,要提前打好招呼借用。炉糕锅是生铁所铸,很是沉厚。看到炉糕锅,便是要拉开了过大年的序曲了。

2 起五更

按家乡话应该称之为起五经,大约是五更天所故,就是大年初一要很早的起来,小孩主要任务是放炮仗,而大人们则忙碌着煮饺子,大年初一早饭一定要吃饺子,此也是风俗。

这过年对小孩子来说最大的吸引力莫过于放炮仗了,炮仗要提前买好,在那些年月里大多赶集购得,集市在附近一个村里,每到过年时候,卖炮仗的集中在一处,要拖拉机或者自行车、马车拉过去,好像为了做广告吸引人还要时不时放上一两个,这对当时没有安全意识的乡民来说想想还真有点危险,还真看见过卖炮仗的,一个远方亲戚,推着自行车载着烧得只有框架的盛炮仗的大框悻悻而归,原来在集市上炮仗发生意外引燃,多年之后,那一幕不知道是记忆还是想象。

记忆中1980年代,5元钱就可以买上许多鞭炮,离过年还早便买好了,但孩子们忍不住,在冬天的郊野上对着冻土的裂缝实验下威力,或者放在结冰的沟渠里,看能否穿入冰中在水里传来闷响。

因为经济有限,所有这过年前的燃放行为显然不太合大人的意,担心还没过年就放完还得买,小孩们拿出去放则也不太光明正大。

而大年初一是这所有期待爆发的一天,宜时宜景,大人鼓励,小孩撒欢,似乎这过年的鞭炮声中要把往年的不顺和新年的吉庆都要在这叮叮咣咣中释放出来。

那些年月里,大年初一穿新衣和放炮仗,这激动人心的时刻总使大年三十入睡的我担心,怎么能够睡得着。

3 崩囤

刚才我在敲这些字的时候,才想起这两个字对于农业社会的意义,那就是放粮食太多而把囤崩开,这实则一个美好的期待。

崩囤是大年初一放鞭炮产生的一种仪式,就是在地上化一个圆圈象征粮囤,在其中燃放炮仗,以崩囤谐音的方式寓意来年粮食丰收。

4 走街团拜

就是一条街上的乡里从街顶头开始一户户拜年,说些拜年的话,在一家停驻片刻,喝喝茶吃吃瓜子,浩浩荡荡一二十人模样,一条街上一家家走过,想想应该是从有德望的乡里或者好此道的人开始走起。说说笑笑,的确热闹喜庆。

5 放起火

起火是家乡称呼,实则为烟花,而在家乡放起火的起火专指那种有苇子杆可以窜入半空的烟火。

这是正月十五的习俗,在记忆中,放起火这一公众行为的最精彩之处为街上一做鞭炮的族人承担,他担负起半村人的观赏需求,他做的起火体形巨大,椰汁罐子那样粗,长则顶的上可乐瓶,那个时候没有预告,也没贴告示告人,反正到时候他家四周也成公众观赏区域,大人小孩,人欢马叫,好不热闹,起火放起,人们仰头追火光而去,啧啧称赞 –真高 真高,而接下来的任务则是小孩所独有,那就是找掉落下来的起火杆,小孩寻踪而去,缴获者无比骄傲自豪,在其他小孩羡煞的眼光中,握紧战利品。

主题相关文章: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