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台】陈世川的律动

民歌笔记第六十二期

0:00 To:外婆 Fr: Gelresai#
1:15 眼睛眨眨#
3:25 养乐多*
5:28 眼睛眨眨*
5:55 谈论《眼睛眨眨》的节奏来源
8:26 “最喜欢的节奏” & 原住民身体的律动
9:18 来我家^
9:44 谈论《来我家》 & “直接的体验”
12:48 语助词的使用
13:12 来我家~

(flash流媒体格式,请稍等节目缓冲)
本节目由魏小石主持、制作。带#曲目选自《喜欢可以试穿》,带*曲目选自《美丽心民谣:想念》,带^曲目选自《美丽心民谣:出发》,带~曲目摘自互联网

介绍世川

陈世川来自台湾台东的鲁凯部落,他的母语名字是“Gelresai”。从没接受过 “正规” 音乐训练的世川,在对吉他的热爱中,学会了融合原住民音乐和现代音乐。他首先作为“艾可菊斯” 组合的一员在《美丽心民谣:想念》中发表了《养乐多》和《眼睛眨眨》,随后的《美丽心民谣:出发》中也收录了他的作品《来我家》。2010年出版的个人专辑《喜欢可以试穿》展现了其多媒体制作能力——音乐、作曲、美术设计皆出自世川之手。

和陈世川接触,随性的气质让人印象深刻,如他所言:“小时候,我的志愿,要立志当一个画家,吉他一直是生活中的一个发泄、玩的东西。音乐一直都是一个过程,我不晓得最终的理想是什么。我不是一个会规划的人。”

陈世川善于将生活体验和族群背景,融入到歌曲的律动中;更重要的是,他的方式是简单和直接的。比如《眼睛眨眨》和《来我家》,这两首歌曲的节奏听似类似,但事实上世川为两首歌曲设计的律动藏有很精确的想象--《来我家》有着鲁凯原住民生活的直接和俏皮;《眼睛眨眨》则来自于一次他乘坐火车时候得来的节奏感。

“我最喜欢的节奏,就是这样而已(开始晃动身体)…… 左脚换右脚…… 你的身体会有倾斜,这样子而已。我没有希望‘融合’,我只是不自觉地。”--陈世川

在《来我家》中,世川巧妙地运用了语助词、念白语言、以及拟笛声的哼唱。这首歌曲的不同阶段有着不同的律动,呈现了不同的音乐想象空间。另外,在《来我家》中,他没有使用传统汉语歌曲的惯用模式(根据歌词语言结构设计节奏),而是直接根据空间内的身体体验,去带出歌词、带出律动。

采访节录

从鲁凯部落的生活中,你学来了怎样的音乐节奏感?这种节奏感,如何在《来我家》中体验到?

世川:鲁凯族的很多东西是迂回的,是没有直接讲出来的(意思是,不是以语言为主要的呈现方式)。在台湾,我发现,原住民的身体的感觉会先出来,不管是跳舞、唱歌,或者说喝个酒,可能就直接和你跳舞唱歌了,不和你多聊什么;所以,那个身体会先出来。而现代歌曲上,[这种直接性]并没有呈现出来。所以我就干脆让它(《来我家》)直接一点。曲风又是外来的东西,是现代的东西,把它南洋一点。

《来我家》中有些俏皮的段落,比如穿插在乐句间的语助词、结尾部分的爵士riff,以及假声模拟的笛声,可否介绍一下这些用法的来历?

世川:《来我家》的副歌部分,意思是“我亲你,我抱你,我爱你。所以,来我家吧。”我觉得,这首歌曲应该是直接的。

歌曲中里面还穿插了一个语助词,叫aisa。原住民聊天,比如说某某人在拍照,“啊!aisa!” 可能是说他拍得很好,他的姿势引起我们的注意。它是一个比较现代的语言中的虚词,没有特别的意思--就像语言中的惊叹号。至于惊叹号代表什么,可能都是有一种彼此的默契在里头。私下聊天都会讲aisa,简单一点就是ai。

结尾的部分,[代表着另]一个趣味性。到了那个音乐环境,你就会觉得是不是有什么需要走进来一起玩的那种感觉。美丽心民谣的那个版本[的结尾部分],是嘴巴乱哼曲。

节奏往往是现代歌曲创作过程中最先出来的骨架。在艾可菊斯组合时期,你的一首歌曲叫《眼睛眨眨》,可否了解一下这样的节奏来自于什么体验?

世川:《眼睛眨眨》是在从宜兰到台北的火车上写的。一个小时的车程,车上人很多。我和朋友坐在尾车厢,放置了一些行李,有点像仓库。有一个小空间,铁轨的声音很吵,“gong gong gong”地,太吵了,所以不怕吵到别人。我们就弹起吉他(如果是安静的车厢,我们绝对不敢这样弹)。所以我们对着火车铁轨的节奏去弹,它是一个tempo,[然后]有了一个groove之后,再加旋律。

参考唱片
美丽心民谣. 2006. 參拾柒度製作有限公司.
美丽心民谣:想念. 2007. 參拾柒度製作有限公司.
美丽心民谣:出发. 2010. 參拾柒度製作有限公司.
陈世川. 2010. 喜欢可以试穿. 野火乐集.

主题相关文章: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