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获

这是隐在荒草里的一角地,地不平整,坑坑洼洼,征走还没使用,荒在那里。拨开荒草,走进去,一分地的面积,点种了棉花,黄豆,地上爬的是绿豆。

母亲弯腰攥住一株豆棵,把青色的、已饱满的豆荚收拢起,说:“你看看。”像攥住一只兔子的两只耳朵,提起来给我看。她松开。又展开手掌,轻拂棉花的叶子,她的手与棉花的手掌大小的叶子相印,说:“地最好了,种上东西就能养活人。”

两个月前我就看到了她和她的棉花的合影。八月份的一天,邮箱收到三弟的邮件,说:“咱娘让你看看她种的棉花。”附件有两张照片,一张是棉花,一张是母亲和棉花的合影:下午,母亲半蹲在一株高高的棉花棵下,手心托着棉花开的粉红的花。

这一小片棉花收获后,到镇上弹成棉絮,腊月里,母亲给我女朋友缝制了一件棉袄夹。红底点缀朵朵花,两面花布。做之前,我问母亲要不要量了尺寸告诉她,她说不用,凭她的印象做出来,穿到身上正合适。

这里种的黄豆,收获了半袋子,二三十斤。绿豆收获了半袋子,三四十斤。母亲让我带回去一包黄豆,说多吃点豆子,打豆浆,炒豆子,煮豆子。黄豆是我们补充能量的粮食,拉脚的离不了黄豆,脚夫肩上搭着褡裢,装着炒黄豆,人走累了,抓一把吃,驴走累了,也给驴抓一把吃。

让我带绿豆,我说冬天不喝绿豆汤了,过年多炸些绿豆丸子吧,回来吃。摘绿豆的时候,大娘和婶子说过给她们留一些,我娘说,她们要,就给,想不起来,就不给。

这些都是在被征走,荒着的一角地里收获的。这块地已不属于我们,算野获?还是占国家的便宜?

和黄豆一块儿,我带来的还有一小包浅绿色的、扁的豆子,比绿豆颜色浅,比绿豆长,没绿豆圆。叫“爬豆”。

母亲说好多年不见。我是第一次见。这些爬豆是怎么来的?

我们的园子南头挨着水坑,坑沿有一小片荒地,现在地少了,边边角角,都是宝贝。有一天,我娘闲着没事,她闲不住,总想着要干点什么,收拾那一小片地。在一堆砖头瓦砾中,发现钻出一两株植物,它们在这生长了有些日子,不止一株,已经繁衍出来一家子。看一看,这不是爬豆吗?

等到秋天,收获了。一粒粒剥下。装在一个买馒头的塑料袋里,才半袋子。

我们这一带,多年没有人种爬豆,它们是怎么长出来的?

“鸟叼来的。”

我在网上查了一下,只看到一篇介绍爬豆的文章,发在江苏徐州的报纸上。徐州离我们这也不太远。我第一次见爬豆,也不知道这豆子多好吃,让我带回去煮粥,我不要,好歹装了一小碗。据说爬豆做的豆沙馅,比红豆沙还好吃。

我家的园子里养着二三十只鸡,让黄鼠狼接连偷走五六只。晚上听见乱了鸡窝,起来拿着手电筒照它,它都不怕,嘴里还咬着鸡,非得拿棍子打。但是又不能打死这位大仙,只能把它吓跑。

“野物不能随便打。”母亲说,就连野兔子也不能随便打,“野物有灵性。有报应。”

而粮食、棉花,谁种谁收。

还有飞鸟撒下的种子。

主题相关文章:

6 条评论

  1. 河南加盟招商:

    非常喜欢您的文章,每次都写的那么深刻,有哲理,有思想。这样的文章值得我们学习。

  2. dadishang:

    您过奖了。感谢您的评论。由于系统后台使用了评论屏蔽,默认将名字中带有网址的评论者列入检查队列,由于青马博客没有商业色彩,基本上不允许商业网址出现。如果想与大家交流读后感,还请换成个人身份,不加商业网站链接。

    坚持非商业独立博客不易,望您能理解。

  3. 村里人:

    在电脑上和手机上都保存了青马博客。很喜欢大地上的文章。我是成武人。是村里人。是庄上人。
    看你的文章都特别想家啊。

  4. dadishang:

    村里人,你好。
    根据俺的经验,要常备一些家乡的食物,缓解思乡病,比如拿一块酱疙瘩一边啃一边看这篇博文,哈哈!

  5. vanishor:

    文章质朴富内涵,用字讲究,在如今商业风气下难遇此种,读后有吃到野味般鲜美甘甜。好文不必多说。愿结识交流,冒昧不知可否。

  6. dadishang:

    您多批评。博客就是便于交流的。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