捉泥鳅

作者:微风走廊

“池塘的水满了雨也停了,田边的稀泥里到处是泥鳅。”这是我经常给儿子唱的儿歌《捉泥鳅》,每次唱起,都不禁想起我小时候捉泥鳅的趣事。

在我的家乡,一个江南水乡小镇,家家户户都种一季麦子和一季水稻。种麦子的地是干地,收了麦子,育了水稻秧苗之后,田里就要上水,准备插秧种水稻。这个时候就是泥鳅出动的时候了。

插秧一般要持续一两天,每天大人们弯着腰倒退着插秧,辛苦万分;小孩们则在水田里走来走去,捉泥鳅,摸田螺,有意思极了。

水田里的水很浅,大概只有十厘米深,有泥鳅或者鱼游过都很容易看到。但是不管是泥鳅还是鱼身上都有一层黏糊糊的粘液,光凭一双小手去抓,很容易滑手。于是每次看到泥鳅出现,稻田里总是响起一片大呼小叫,这时候不光孩子们都来抓,连附近正忙活插秧的大人也忍不住来帮忙。因此,尽管成功率不高,一天下来抓到的泥鳅、鱼,吃一顿的分量总还是有的。

稻田里的鱼主要是鲫鱼,个头不大,一般都不及大人巴掌大小,都是田里上水时从河里游过来的野鲫鱼。跟泥鳅相比,鲫鱼出现的几率比较低,因此一天下来要是能抓到几条鲫鱼,孩子们都特别开心。

跟泥鳅、鲫鱼这些活蹦乱跳的家伙比起来,田螺简直就是个呆子。它个头大 (当然是跟螺蛳相比),行动缓慢,只要一被发现,肯定就逃不了了,正如我们当地一句歇后语:三根指头捏田螺——十拿九稳。 捏着硕大的田螺,一个个放到竹篓里,那种成就感特别强烈。

我们用来装这些鱼获的工具一般是一个竹编的小篓子,扁扁的,口子有圆形的也有六角形的。因为鱼和泥鳅都是很生猛的,它们进了篓子也不会乖乖就范,还想做垂死挣扎,噼里啪啦的想往外跳。于是篓子口做成上面稍宽,下面收窄的漏斗状,防止这些顽强的家伙逃窜出来。

捉泥鳅总的来说难度不高,但还是存在一定风险——沾一屁股稀泥的风险。水田里有泥有水,还有一截截的麦杆茬子,光着脚很容易受伤。所以孩子们都会穿上水鞋下田。可小时候没有那么合脚的水鞋,孩子们总是穿着大了几号的、沉甸甸的胶鞋。再加上稀泥的黏附性特别好,每次都要很费力才能把脚从泥里面拔出来,同时还得注意用脚趾扒住胶鞋,不能脚起来了,鞋还在泥里。在这种状况下,就难免会出现事故了。往往是拔脚时用力过猛,收不住力,一屁股坐到了水里,裤子全泡汤啦。由于出现这种事故的几率实在太高啦,没有哪个孩子能幸免于难,所以大家都无视那湿漉漉的裤子和满屁股的稀泥,等捉完了才回家换。毕竟,这时候已经是六月,天气渐热,湿裤子黏在身上也不那么难受 了。

到了傍晚四五点,大人们的秧差不多插好了,妈妈们准备回家做晚饭了,孩子们也依依不舍的准备收工回家了。带着一篓子沉甸甸的收获,满屁股满脸的稀泥,孩子们嘻嘻哈哈的往家走。到家之后,把竹篓子丢给妈妈,换衣服洗澡,又一起出去玩了。

等到六点钟,家家户户都飘出一股油炸泥鳅、红烧鲫鱼的香味儿,小馋猫们一个个都回家了。桌子上肯定放着一碟蒜子烧泥鳅,一碟红烧小鲫鱼。于是一双双小手都悄悄伸向碟子,拈一尾炸的酥酥香香的泥鳅丢到嘴里,真好吃啊!

插秧天过去后,孩子们就不再下田捉泥鳅了。但别急,到七月盛夏,还有更肥的泥鳅在田间沟渠里等着我们呢,那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主题相关文章:

4 条评论

  1. 康素爱萝:

    呵呵,我小时候也捉过泥鳅,不过很难捉。最喜欢姥姥做的泥鳅炖豆腐:P 不过现在乡下很难见到泥鳅了,稻田被化肥和农药占领着越来越寂静了。

  2. dadishang:

    楼上一说,想起来了,我捉的泥鳅,都是扔到灶里烧着吃,因为不种水稻,是在水坑、小河里捉的泥鳅,烧着吃,带着点泥味。我爱吃泥鳅

  3. 流失的枫:

    都是儿时的回忆,记得父亲那时候最爱的泥鳅炖萝卜,在灶里边用一个铁罐,别提有多香了!

  4. uimark:

    哈 小时候都去田里的沟抓鱼 截一段 伙伴轮流用小桶将水瓢走。
    泥鳅的记得家里屋后有个小池 有时水干了 用锄头挖土里面的泥鳅。和挖蚯蚓一样。。。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