酱菜侉子

作者:小武

我们那的农村都围着河,大部分河都不宽,但一直在流动着。过去,船是主要的交通工具,去镇上赶集,去看望亲戚,或是去泰州办事,都是坐船的,船一般是水泥船,小的大约一吨,有两个木桨,人站在中间抓着两支桨探腰一使劲,哗,哗……普通的是三吨船,有一台挂桨机,去稍远的地方,大多都是三吨船。

卖酱菜的侉子开的船也是三吨船,本地人一般把北方人叫做侉子,南方人叫做蛮子。但这个侉子并不是北方的,据说是盐城大丰一带的,他们来到泰州扬州一带做着小本生意,以船为家,以水为家。

侉子的船跟送客的梆船一样,船舱上以白铁皮和木制的推窗封起来,最里面放一张小床,靠外放个大大小小的坛子——都是酱菜坛。船的后面是挂桨机,在旁边放个木头椅子,这就成了驾驶室了,一般还会在顶上撑一块遮阳板,摊一张黑布,压两块砖头,避风避雨还防晒。过去我们去泰州就是坐这种船,来回八个小时,被挂桨机震得迷迷糊糊。但侉子的船多了一样东西,船的后梢插着一根竹竿,或者是破旧的篙子,上面挂着一个大喇叭。卖酱菜的基本都是这样。

喇叭是用来放戏的,也是侉子告诉大家酱菜到了的信号。每到傍晚,船停靠以后,喇叭就响了,侉子喜欢扬剧和淮剧,本地人也喜欢这两种戏,开头第一曲必是《珍珠塔》,接着便是《赵五娘》,《王瞎子算命》,《小尼姑下山》……

这时候,老人们搬着小藤椅往桥上去乘凉,手里拿个大蒲扇前后的拍打,村里的木匠瓦匠也从邻村回来了,他们手里捧着饭碗也往桥上走着,河里的小孩开始陆续上岸。

农村夏天的傍晚桥口永远是最热闹的。

桥上有人问侉子:个有咸蒜头啊?

有,有,下来望望看,酱菜多呢。

侉子船上的酱菜确实很多,靠外的是一坛榨菜头,青绿色的榨菜在坛子里泡着,要多少称多少,称了还管切丝切片,辅以麻油辣酱,甚是下饭。旁边是腌的烧螃子(小螃蟹),咸得很,吃的时候拨开蟹壳,里面有一点发黑的蟹黄,挑一点可吃半碗粥。

豆腐乳。咸小鱼。雪里蕻咸菜。

……

偶尔还卖荸荠和菱,菱有水菱和老菱,水菱一扳就开,水分很足,可以当水果吃,老菱去皮可炖豆腐或菱烧红烧鸡子,都是极普通的家常菜。

侉子的老婆招呼着来买酱菜的人,侉子坐在船头的桩上,点起一根烟,看看在称酱菜的老婆,看着远处的湖面,再看看天上的喇叭,一脸满足。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侉子不来卖酱菜了,据说侉子后来为了生计把船卖了,买了一台时风拖拉机,卖过西瓜,贩过蔬菜,还曾经带着喇叭到处修平房漏水。

有一年蔬菜收成不好,侉子贩了一批蔬菜,赚了一笔钱,买了一台收割机,农忙时去村里收割。过年时又贩蔬菜。人们都说侉子赚了不少钱,侉子确实赚了不少钱,他在周庄买了一套房子,老婆每天拎个小皮包打打麻将,晚上去广场跳跳舞。广场上放凤凰传奇,男女老少一起跳舞。

桥口不再有往昔的热闹,卖酱菜的船,船上放的戏,从桥口已经消失很久了。现在农村里戏也少了,去年我们村里举办庙会,请了江都的扬剧团,侉子听到消息也来看戏,他坐在大会堂的最后面,先是《玉蜻蜓》,再是《杜十娘》,最后是《珍珠塔》。侉子跟着哼唱起来:

“三年前姑母娘嫌贫爱富,娘家的骨肉情她翻脸不认……”

主题相关文章:

3 条评论

  1. 微风走廊:

    锡剧也有《珍珠塔》,妈妈经常会唱

  2. aLai:

    好文章,如在眼前!

  3. xyy茶马古道:

    侉子的船,是童年回忆的组成部分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