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卜缨吹动少年的心

萝卜丝一碟,馒头两个,糊涂三碗,曾是我们的“标准餐”。

秋天,胡萝卜下来,买来,本来准备煮粥吃,那天突然想到,为什么不能切成丝,多撒盐,现腌现吃?

抱着试试看的态度,腌了一回。切了一根,盛进小碗,撒上盐,拌匀,放在那,等盐浸渍,等锅里的粥煮熟。粥端到桌上,吃之前再拌香油,夹起一根儿尝尝,还真有点咸萝卜的意思。从此我常常现腌萝卜吃。最近一月,盐用得很快。腌后的萝卜丝不能放太长时间,时间一长萝卜丝杀出水,变得软塌塌,失去脆生生的口感。

切胡萝卜的时候,还发现一个问题,记得以前我家种的萝卜,跟眼前的不一样。

七月洒萝卜,不说种,抓起一把种子洒,在地里洒上一片。萝卜的种子有强烈的刺激气味。萝卜缨子钻出来,一开始像香菜,慢慢又像芹菜,再长,缨子散开,不似芹菜抱成一棵。萝卜缨子在村边的菜园里,被风一吹,齐齐一边飘拂,“吹动了少年的心”。拨开萝卜缨子,萝卜已经长粗,鼓出地面了。拔萝卜是个技术活,有一首儿歌唱拔萝卜,喊来了小花狗小花猫,一齐拔萝卜,如果不得要领,一用劲儿,萝卜就断了。

前几年,有一次在家里,我傍晚溜达到别村的菜地,看到一畦萝卜。多年不见,我虽已非少年,萝卜缨子依然能撩拨我的心。在那个傍晚,我瞅瞅四下无人,跳进田里。无奈久不习此道,技艺生疏。先用手指头挖,又找了一根小木棍,拔一拔,还是不见松动。望望不远处村庄升起的炊烟,我想:罢了。让人看见,怪不好意思的。

在他们村口,一只狗静静站在路中间,中华田园犬,黄狗还是白狗,大家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想像。这只狗一动不动,远远看着,萝卜地里一个大男人撅着屁股,吭哧半天,无果而终。这种挫折感,近似在女人的衣结上受挫。我不想把萝卜给弄断。

拔萝卜的技术,大人有时反而不如小孩,小孩跪在萝卜地里,用小手指一点点抠,极有耐心。从地里拔出萝卜,用缨子擦擦,再用手抠抠泥,直接吃了。留一嘴角的泥。我们跟土打交道,不光在土地上劳动,还不介意吃土。

我们生吃胡萝卜,只吃胡萝卜的“肉”,不吃“骨头”——胡萝卜的心儿,或者说是萝卜的核儿。跟苹果、梨似的,胡萝卜也有核儿,口感寡淡。我们把萝卜缨子和萝卜的骨头扔在地里,或扔到小河沟里。

买的这些萝卜,也分肉和骨头,但是它们连在一体,分不开,吃起来也没什么差别。我想问问父亲,这萝卜怎么长到了一块儿,又怕他笑我,觉得我还是小孩子的玩心。

有天中午,往家里打电话,问中午饭吃的什么,父亲嘿嘿笑,有点不好意思,说:“蒸的萝卜缨子。”他的口气,觉得这萝卜缨子是拿不出手,说不出口的食物。萝卜缨子一般是拿去喂猪喂兔子的。别说不登大雅之堂,连平常人家的饭桌,轻易也看不到它。

将胡萝卜的缨子切碎,洒上面粉干拌,像蒸槐花、蒸马蜂菜一样蒸着吃。带一点呛的清香,跟茴香菜有一些相似。白萝卜的缨子,用辣椒炝炒,或洒盐暴腌,也很好吃。在菜市,曾见一大婶在萝卜摊子前睃摸,看人家买了萝卜,上前怯怯地问:“把萝卜缨子给我行吗?”

看来萝卜缨不只撩动少年的心,让大婶也失去淡定。

我家养过白兔,剪兔毛卖的长毛兔,兔子的确很喜欢吃胡萝卜和萝卜缨子。

主题相关文章:

4 条评论

  1. 梅朵卓玛:

    我们也吃蒸萝卜缨子,呵呵,还有红薯叶子,南瓜叶子都吃。在甘孜的时候我用这个方法蒸野菜,都非常好吃。
    现在我们下乡去寨子里,火锅里经常会放新鲜的萝卜缨子,百吃不厌呀。

  2. 康素爱萝:

    嫩萝卜缨可以直接醮酱生吃,老了可以腌咸菜。我发现东北人可以把所以绿叶菜都这么料理:P

  3. 河南招商引资服务平台:

    萝卜缨还可以清蒸,加以作料吃。味道很好。

  4. dadishang:

    口号——醮酱一切蔬菜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