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们一起偷的水和电

作者:暗金色月亮

前阵子供电部门的人来我们小区换电表,同时把购电卡也换了,换成了我每次去ATM机买电时对其功用很好奇的“智能卡”。从此以后,本小区买电不需要再去ATM机上插卡,直接用网银支付就好了,数字会自动添加到屋外的电表里。可惜的是,天然气和水仍然需要出门购买,未来还是可能出现洗澡洗到一半断了气或者没了水的惨剧。

不管怎么说,“查水表”这种带有深刻寓意的字眼离我们越来越远,与“查水表”联系在一起的往事,也许有必要记下来。

上个世纪80年代,在我所居住的小城里,别说管道煤气了,罐装煤气也还没有普及。单位的院子里,常常能看到身强力壮的中年男子,单脚踩在一个带有长柄的圆形铁模具上,按出一筒筒蜂窝煤。我家的煤,放在二楼楼梯过道里,占据了半个楼梯,过往群众必须小心侧身方能通行。好像也不算是没有公德的行为,因为每家都是这样储存煤饼。煤是不怕被偷的,炭就不行,我妈总是不辞劳苦地把大量的炭拖到自制的简易小屋里存放,要用的时候再一部分一部分运回来。

还有一些行为,也因为所有人都做了,被默认为无罪,比如偷电。我爸单位的职工,文化水平都不高,但动手能力很强。最早不知道是谁发明了一个狠招,在电表后面多接了一根线,然后电表就不走了(或者走得慢很多?物理太差的我描述不能)。这种技巧似乎人人都无师自通,不久以后整个小区的电表都得了老年痴呆症,而单位的电费开销却急剧增长。领导震怒,让电工挨家挨户去查,收效甚微,等你转身走了他又接上。后来怎么解决的我也忘了,我只记得水表也上演过同样的剧目,而我妈还有新的发挥,她巧妙地让水龙头滑丝,从中流出涓涓细流,接在巨大的水缸里面,不计费,万一停水还有储备,获得邻里主妇的一致好评。

以前物质条件比较艰苦,劳动人民的小聪明都用在怎么节约,怎么效益最大化上,现在想起来,既心酸,又温暖。用蜂窝煤煮饭的话,中间需要倒一次米汤,加点糖就是小孩子的牛奶。春节快到的时候,购买几十斤猪肉和肠衣,用啤酒瓶的上半截做工具,灌制带有自家风味的香肠,一串串悬挂在阳台上,还可能会有缺德鬼用衣叉偷走。野地里挖一盆土,种上几棵小葱,炒菜炖汤的时候现割现切。酷热的夏天,从酸菜坛子里捞出几片刀豆,几根豆角,搭配绿豆粥……等等为什么我回忆的全部是跟食物有关的……

省水省电这件事,我已经没有概念了。可小时候,我妈明确要求看电视时就不开灯。甚至我趴在写字台上写作业,也只许开台灯不许开日光灯。她还不厌其烦准备了各种桶,洗菜的水可以冲厕所(那时候很多人家小解是不开水龙头冲的),洗脸的水可以拖地等等。如果活到现在,她会不会发明一些新的方式来对付智能化社会?因为害怕总喜欢打开房间所有灯的我,有时候会这样想。


(插图来自网络)
(本文不鼓励偷水偷电)

主题相关文章:

One Comment

  1. dadishang:

    哈哈,查水表这词有时代新含义了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