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岸彼岸

周六。晚起。诸事做完,八点过临柳公权小楷《金刚经》,拖拖拉拉一篇写了很久。九点过太阳出来,温柔的光线刚好照到写字的纸上,明亮,温暖。写完字,继续看赫拉巴尔的《过于喧嚣的孤独》。把最后几页看完。执着想看赫拉巴尔的书多年,根据他的小说改编的电影倒看了两部。小说果然不令人失望。新版的这本书在前面附了很多赫拉巴尔的照片,从童年到老年。照片真是令人悲伤的东西,你看到时光如何在一个人身上刻下烙印,美好时光转眼逝去,孤独至死。

与朋友约老地方沙河边喝茶。坐穿城而过的99路到高笋塘。下车得走一段二环路。二环路打围修路,到处乱七八糟,尘土飞扬。拐进了往沙河边的小路,渐渐二环路上的繁杂喧嚣就消失了。之前朋友说到老地方的河对面喝茶。我第一次过了跨沙河的那座古三洞桥,新修的石桥,略微有点拱。之前到过桥中间看河水,是去年第一次过来的时候。记得那时快初冬了,站在桥中看河水悄无声息,蜿蜒向东流去,两岸树木有些苍郁。梧桐叶微黄。转眼一年间。下了桥,就看到河边林荫下摆着三三两两的茶桌,刚过中午,喝茶的人还不多。给朋友打电话,看她来没有,她老不接电话。我正想顺河边找过去,就看到右边有农家门家的菜地,田埂边红色的牵牛花就吸引了我。已习惯成自然找牵牛花种,花籽都还没黄,寻思以后喝茶记着收花种。想看人家菜地的菜,算着已过了约定的时间只好罢了。回头顺着河边走,粗壮高大的悬铃木间距的生长。中间夹杂着其它树木,构树,槐树等等。一路摆着桌椅。没走多远,正好朋友从另一头过来。我们坐的那个位置恰好是以前喝茶的对面。

一河之隔,这次看对面茶园,整饬,格局小巧,前后都是修剪得整洁的篱道,河边小道也是井然有序。曾经我们在那边,看这边俨然乡间,素朴,散漫,甚至简陋。这块称之为城中村的地方。周围远处都是高楼,不知为何留下了这段树木茂盛,杂草丛生的地方,灰扑扑两三层旧房散落其间,有很多次我们被这边的野趣吸引,想过来看过究竟。但又觉得很遥远。那时我们看这边,茶桌顺河岸散落着,房屋低矮陈旧,远望吃茶的人都成群在打牌,鸡鸭在河边上嬉戏觅食。其实吸引我的主要是这边春夏时节远远看去绿意幽幽的茂盛植物。此岸与彼岸,只是心理上的距离。这次过来一看,还是不错的,可以直接下到河边,再因为格局散漫,稍稍没那么局促。附近还有菜地,蔓草丛生。跟朋友说,照现在城市的发展,这块地也不小,临河,估计顶多一、两年,眼前的一切都会化为乌有。

听朋友诉说工作压力,当个好的倾听者。看河水缓缓流动,水面上飘浮着落叶。十月末,已深秋。悬铃木的高大枝桠上的叶开始变黄,不时会有枯叶飘下,构树叶尽管还绿着,也会时不时飘下黄叶。风起时,就会有黄叶轻飘飘的落下。阳光异常温暖。十月里,有很多时候秋雨绵绵,好天气不多。

下午喝茶的人渐渐多了起来。聊天,绣十字绣,斗地主,打麻将,都有。光线渐渐转暗,凉气渐生。半下午,人渐散。坐久了,起身走走。下到河边看水边生长的植物。九月的某天,我曾在对面看到这边河边长着一丛红蓼,那个下午我一直盯着那丛红蓼发呆,好想过来拍。只是怕人笑话。这次我下到河边看,当然红蓼早谢了。有几只鸭子在河边玩。顺河边走,看到不远处开了一大片黄花。以为就是常见的那些菊科的黄花而已。走近仔细看,原来是凤仙花科的水金凤。很惊喜。盛夏在青城后山山中见过。居然这里长了一大片。我忽然想起,前几次我在对面喝茶,就曾看到过这片黄花,还想是什么花啊。因为太远看不清,想想就算了。想不到终于有一点还是搞清楚了。

五点过,跟朋友分手,我仍坐99路回城南。路途漫长,近一小时。半途去了趟棕南小区。回到小区七点过,抬头看到了月亮。

晚上翻梅.萨藤的《独居日记》,看到10月初的日记,写秋天:“这一天天气晴和。我出去取信,停下来抬头望着榛树,树叶已落光了。我惊喜地想到这里的一切很快都会磨光殆尽,只剩下树干。这意味着大自然在向叶子、色彩做深情的告别。我想着这些树木,它们就这样轻易地去了,撇下一个季节茂盛的叶子,毫无悲哀地去了,去到根深处,为来年的复新沉睡了。这些日子我不断地想着艾略特的诗句:‘使我们学会在乎与不在乎/让我们懂得心平气和’”。不知道艾略特这诗句前面是什么。但我理解应是大自然“使我们学会在乎与不在乎/让我们懂得心平气和。”
  
  2012-10-27晚
  2012-10-28晚

主题相关文章: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