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货摊的顾客

周末买菜的时候,我买五块钱的炒花生。在早市那家,据说是接手“眼镜花生米”的那个摊位,铁锅炒花生,七块一斤,摊主老家的唐山小花生,不起眼的小个儿,吃着香,很受欢迎,一笸箩不到十一点卖光,剩点底儿,跟我说:“你沙沙(四声),还够”。问为什么不多炒点儿,说炒不过来。

这五块钱的花生,我计划吃一周,控制食用。控制不住,再去买五块钱的。

南街的炒货摊,有两三个,我去的是挨着烧饼铺的那家。他家卖的比较多,有各种瓜子,各种花生,炒豆子,连炒玉米也有。冬天了,当然少不了炒栗子。炒栗子的炉子在屋里。屋前搭着棚,在棚下摆摊儿,一格一格,炒豆子,炒玉米,炒白瓜子,卖得少的,用白瓷托盘盛着,摆在摊位北边,炒葵花籽,炒花生,卖得多的,在近手,用笸箩盛。糖炒栗子是现炒的,有热气,盛在笸箩里,单独放在一个小桌上。称和钱盒子放在棚里边,靠里屋门口。

这家摊主,听他说过一句,安徽人,安徽炒瓜子有名。老板是一对夫妇,三十岁左右,一个长者,六十来岁,看长相,和年轻男子是父子。年轻夫妇在里屋炒栗子,衣服上黑糊糊的,女人系着围裙,还干净一些,男人不像炒栗子的,像挖煤刚从煤坑里出来,眉头也是黑的。炒完了,他俩也到摊位前站着。

这天晚上,来了五六个顾客,他们穿的衣服各有风格,穿迷彩服的,穿牛仔夹克的,穿绉绉巴巴的西服的,穿军委主席穿的那种草绿中山装的。这么几位各有风格的顾客光临炒货摊,他们在摊子前一字排开,一一品尝,在南边尝了花生,跑到北边尝炒豆子、炒玉米,北边的再到南边来,轮换着,大家都来尝一尝。奶油花生、五香花生、蒜味的炒花生、原味的炒花生,每样抓一小把,吃完再抓一把,不说话,默默咂摸品评。

三位摊主站在一起,系着围裙的女摊主手里拿着一个塑料袋子,准备着,等待着“评委”给出意见,等待他们做出决定买哪一种。

我过去,加入“评委”的行列,抓了两个花生放在手心里。手不干净,所以没有“捏”,而是“抓”了一把。站在后面的,一脸煤黑的男摊主,这时他的脸色比煤灰还黑,来了一句:“抓一把,有这么尝的吗!”

咦?说我呢?一过来,碰一鼻子灰。是不是看他们五六个,不好惹,冲我来了。想扔下不买了,一想何必因这点小误会跟人赌气,跟他笑了笑,伸开手掌,“看看,几个。”黑脸汉子瞪大眼,看我像变魔术一样从手心里变出两个花生,不说话了。年长那位连忙走过来,扯下一个塑料袋,“要哪个?”招呼我买了花生。挤在一起的那五六个民工兄弟,一瞅这种情况,嘿嘿一乐,拍拍手里的皮屑,“买,买。”

买了花生,顺路我又到南边买了一瓶香油。回去路上又碰见那几个民工兄弟,挪着外八字,慢悠悠地走在南街的灯火中。脚上的鞋,有解放鞋,有劳保布鞋,有鞋底磨出毛边的手纳底布鞋,有时尚的运动休闲鞋(可能来自工地外的二手服装摊)。手里拎的袋子晃悠着,也有人没拎袋子,都有的吃。带帽子的,不怕冷风,走在前头。光着头的,托着一捧瓜子或花生,跟在后台,缩着脖子嗑。有说有笑。

吃过晚饭,他们喜欢到热闹的地方走一走。

主题相关文章:

4 条评论

  1. 嗯哼:

    第一次来留个名 博主加油细水流长的小资生活

  2. dadishang:

    我的买花生被人鄙视以为抓人家一把尝吃的小资生活。
    欢迎隔三差五来串门

  3. 河南政府招商:

    看着炒摊风里来雨里去的,很心酸

  4. awa:

    我倒觉得是市井风情,蛮好。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