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十二月 2012

美文欣赏:朋友们来看雪吧

朋友们来看雪吧 Read more ...

萝卜缨吹动少年的心

萝卜丝一碟,馒头两个,糊涂三碗,曾是我们的“标准餐”。

秋天,胡萝卜下来,买来,本来准备煮粥吃,那天突然想到,为什么不能切成丝,多撒盐,现腌现吃? Read More »

牛粪

作者:梅朵卓玛

以前我总是跟学生们说,村里所有吃的,我最爱的是酸奶。自从在冬天烧过烟滚滚的湿柴后,烧了一段时间牛粪,我就改了我的说法。我说,在冬天,我最爱的是牛粪,为了强调它的强烈程度,我会加上四个字来烘托——超过酸奶!

Read More »

那些年,我们一起偷的水和电

作者:暗金色月亮

前阵子供电部门的人来我们小区换电表,同时把购电卡也换了,换成了我每次去ATM机买电时对其功用很好奇的“智能卡”。从此以后,本小区买电不需要再去ATM机上插卡,直接用网银支付就好了,数字会自动添加到屋外的电表里。可惜的是,天然气和水仍然需要出门购买,未来还是可能出现洗澡洗到一半断了气或者没了水的惨剧。 Read More »

寒风卖菜人

早市搬到东关,南街那片地方,按地理位置来说,现在不能再叫西海子早市,叫它“东关早市”?“运河早市”?离运河倒是更近了。习惯的老顾客还叫它“西海子早市”,或者“早市”,如果听者不明白,补充一句“现在搬到南街那了”。顾客还是不少,卖白菜的对新发现这个市场的顾客介绍:“别看这里条件差,能出东西!新鲜,便宜,再找不到第二个西海子早市!” Read more ...

哥儿(七)——结婚

下午四点多,天气阴冷,摊在地上的长蛇一样的鞭炮快变潮了。我纠结为什么没有把它挂在竹杈上,又怕现在挂来不及了。因为我感觉到引燃鞭炮的时刻随时都会到来。没错,我还在担心鞭炮会出差错的时候,忽然听到有人喊:“接新娘子的车来了!”我确信没有听错,然后回头看了看站在走廊上的父亲,他见我有些迟疑,便近乎着急的对我大声说:“还不快点鞭炮?!”我赶忙将点燃的香火对准鞭炮银灰色的引线,鞭炮没有及时响应我,几秒钟后才终于“噼噼啪啪”的响起来。顿时,大脑一片空白的我松了一口气,望着那越响越厉害的鞭炮尽情地迸射火花。从那一刻起,哥哥婚礼的大幕就正式拉开了。那条鞭炮是婚礼上下幕的连接线,现在它们完好的结合在了一起。 Read more ...

【电台】米兰别克(三):模糊的世界

民歌笔记第六十期

0:00 Bulang Dunie بۇلاڭ – دۇنيا (录音室版本)#
4:55 Men Edim مەن ەدىم # Read More »

饥馑岁月的民谣

作者:李新立

1.喝清汤

天已经很晚了,月亮也爬了上来。依照肚子的饥饿程度,我在想,母亲现在应该在收工回家的路上。

院外的杨树,摇动着一地模糊的光片,沙沙作响。麻雀回窝,不再为几粒草籽争吵,鸡也上架,眯上了眼睛。趴在屋门槛儿上,似睡非睡,能听见屋檐下的麻雀和后院里的母鸡挪动身体的声音。院门“咣吱”叫一声,不用睁开眼睛,就知道是母亲回家。厨房的油灯亮了,桔红色的光,从裱糊了白纸的窗户透出来,半个院子,随即有了温馨的气息。不久,锅台里窜出麦草燃烧的味道,一缕缕青烟,由烟囱伸向看不见的夜空。家家户户生火做饭了,村庄布满暖意和安详,将日子的艰辛,隐藏在了烟火的背后。 Read More »

Pages: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