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叶店的黄狗

这家茶叶店,门头写“武夷茶行”,画面是武夷山、茶林、茶壶、茶杯。茶叶店只一间房,柜台对着门口,摆着几个银桶,一个小伙子坐在柜台后,胳膊搭在柜台上,一个小媳妇站在柜台前,扭着头跟他说话,她似乎总在嗑瓜子,瞧着过往行人。

茶叶店的位置,在一个商住两用的小区里。小区因为靠近地铁,开出一条道,行人从这条道斜穿过去,道两边建商铺,有二十几家商户。早晚路人最多,一天的大多数时间,这条商街是安静的。茶叶店的对过,有一家创意书店,从玻璃窗看店内,摆着不少杯子、玩偶、本子之类的小物件,名为“意品”。书店门口常年停着一辆红色的老式自行车,这辆自行车,为这条小街带来悠闲时光。

在这悠闲的时光里,有一条黄狗,趴在茶叶店的门口,嘴巴贴在地面。任谁逗它,也不搭理,显得很酷。

一早,茶叶店还没开门,黄狗已经在那里,蜷卧在门口的大理石台子上,这些台子偶尔也有人坐。也有可能它在这睡了一夜,它的主人不大管它,给了它比较大的自由度。它是什么品种的狗,不好说。耷拉耳朵,长嘴,一身黄毛,毛不长,体型有些像布袋狗,比布袋狗又高,比金毛狗矮,不肥不瘦,总体来看还算匀称的一条黄狗。它越不爱动,越有人想逗它。

有人停下,从包里掏出零食喂它,饼干,话梅,巧克力。有两天它脖子上带了一个罩子,一低头,罩子挡住嘴,不能再从地上捡东西吃。像是戴了一顶古代欧洲妇女头上勒的环形帽子,它戴着,滑稽又无奈。帽子摘了,又给它拴了绳子,拴在门前的小树上,难道它还跑远过?

有一天下班路过,这狗拉着绳子,往北跑去,这可容易被人抓走。我走进茶叶店,问他们,那黄狗是你们家的吗,它带着绳子往北跑了。嗑瓜子的小媳妇说谢谢,不是我们家的狗,没事儿。

这段路由于不过车,黄狗可以随意躺卧,它时常卧到街中间,过往路人都得绕着它走。有时趴着,有时仰着,四仰八叉。这个姿势,我家乡叫做“狗晒蛋”,要下雨的。正是下班时分,它在路中间晒着,展示着。穿高跟鞋的女士走过,留下一串咯噔咯噔的鞋跟声,一串咯咯的笑声。

或许这条黄狗是个暴露狂。

我们可以想象这条狗得意的心情。

闷热两天,果然下了雨。

————修改过

这家茶叶店,门头写“武夷茶行”,行书黑字,背景画面是武夷山、茶林,下方小字:大红袍、正山小种等等,电话*****。茶叶店只一间房,对着门口的柜台,摆着几个银桶,一个小伙子坐在柜台后,胳膊搭在柜台上,一个小媳妇站在柜台前,她似乎总在嗑瓜子,扭着头和柜台里面说话,瞧着过往行人。

茶叶店的位置,在一个商住两用的小区里。小区因为靠近地铁,开出一条道,行人从这条道斜穿过去,道两边建商铺,有二十几家商户。早晚路人最多,一天的大多数时间,这条商街是安静的。茶叶店的对过,有一家书店,现在书店卖书不挣钱,从玻璃窗看店内,摆着不少杯子、玩偶、本子之类的小物件,名为“意品”,创意产品。书店门口停着一辆红色的老式自行车,没人骑,开门营业推出来,结束营业推进去。天天停在这里,好像车的主人是一个天天来看书,一呆呆一天的老头。停在这里的这辆自行车,为这条小街带来悠闲时光。

在这悠闲的时光里,有一条黄狗,趴在茶叶店的门口,嘴巴贴在地面。任谁逗它,也不搭理,显得很酷。

有时候,一早,茶叶店还没开门,黄狗已经在这里,蜷卧在门口的大理石台子上,台子是供行人休息用的,可以坐卧。也有可能它在这睡了一夜。可见它的主人不大管它,给了它比较大的自由度,跟之前写过的大乖一样,它能自己跑出来。不同的是大乖到了街上不老实,看见其他狗要去打招呼,看见猫要去追。这条狗不爱动,冲它吹口哨,眨一下眼皮而已。

它是什么品种的狗,不好说。耷拉耳朵,长嘴,一身黄毛,毛不长,体型有些像布袋狗,比布袋狗又高,比金毛狗矮,比金毛狗毛短,不肥不瘦,总体来看还算匀称的一条黄狗。它越不爱动,越有人想逗逗它。

有人停下,从包里掏出自己吃的零食喂它,饼干,话梅,巧克力。有两天它脖子上带了一个罩子,一低头,罩子挡住嘴,不能再从地上捡东西吃。像是戴了一顶古代欧洲妇女头上勒的环形帽子,它戴着,滑稽又无奈。帽子摘了,又给它拴了绳子,拴在门前的小树上,难道它还跑远过?

有一天下班路过,这狗挂着绳子,往北跑去,这样可容易被人抓走。我走进茶叶店,问他们,那黄狗是你们家的吧,它带着绳子往北跑了。除了两个年轻人,屋里还有两个中年人,中年女性一笑,说谢谢,不是我们家的狗,没事儿。

这段路不过车,黄狗随意躺卧,它时常卧到街中间,过往路人都得绕着它走。有时趴着,有时仰着,四仰八叉。这个姿势,我家乡叫做“狗晒蛋”,要下雨的。正是下班时分,它在路中间晒着,展示着。穿高跟鞋的女士走过,留下一串咯噔咯噔的鞋跟声,一串咯咯的笑声。

或许这条黄狗是个暴露狂。

换成人,在街当中敞开裸露是不行的。我们可以想象这条狗得意的心情。

闷热两天,果然下了雨。

主题相关文章: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