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白太空船

下了雨,刮起来风,天黑下来,阴冷阴冷,五个一身破烂的小男孩从地下通道爬上来, “要找个地方,风大!”最小一个孩子,个头不足八十公分,跟在队伍最后,他可不想显示自己不行,吸溜着鼻涕,晃着肩膀,努力跟上。个儿高的两个孩子,坐看右看,在前面带头,不忘背过身倒走几步,看看队伍的情况,“刺猬,你饿不?!”最小那个孩子,他叫刺猬,听到问他,从后面跑到前头,喘着气,“葱哥,我不饿。”个儿最高的,叫小葱。

他们是小葱、小姜、小鱼、辣椒、刺猬。

冲过了一个红绿灯,他们可不怕汽车,“胆子要大一些!我们是出来混的!”这是葱哥跟他的兄弟讲的话。他们饿了,敢从包子铺的屉笼上抓一个包子就跑,敢从水果摊上抢一个橘子很快钻进人多的地方。

“小丐帮离我远点!”下次再出现,水果摊的老板拿起水果刀。他们笑一笑,噙着手指头退后,水果摊的老板也笑了,他拿着水果刀削苹果吃。有时候,拣了烂皮的苹果,看他们在附近晃荡,也会把他们叫过来,“给,吃吧。把这些垃圾给我扔那边的垃圾桶里。”孩子一手拿着烂皮的大苹果,一手提着一大袋子甘蔗皮,歪歪斜斜朝垃圾桶走去。

没有得到机会为水果摊老板效劳的孩子,主要还是他胆子小,害怕水果摊老板耍诡计,把他抓过去,真的给来一刀。得到苹果的是小鱼,小姜跑过去,帮小鱼一块儿拎垃圾。走到垃圾箱,这种垃圾箱有一米多高,绿箱子白盖子,比小鱼的个头高出许多。小姜掀起垃圾箱盖子,小鱼把苹果装进兜里,两手用力提起来,小姜帮了他一把,胜利完成任务。

“你的苹果,得分我一半。”

“怎么分?又没刀。”

“你先吃,给我留一半。”

两个孩子达成约定,一跑一颠回到队伍。

现在他们在街上转了一圈,没有找到能避风睡觉的地方,回到了菜市场这边。这里是他们离开家,在这个城市最熟悉的地方,这里总能找到吃的。而且跟老板们也熟悉了,像他们的村子,无处去的时候,最后回到这里。

“葱哥,下午我和小鱼给卖水果的疤脸扔垃圾的时候,那个垃圾箱是空的,还很新。”

他们在菜场的屋檐下,紧紧靠在一起。

“辣椒,你过去看一下。”

叫做辣椒的孩子,最胆小,也不爱说话,不知他爷爷为啥给他起名“辣椒”,是想让他辣一些吗?带他出来,可能是个错误。他什么都不敢,还得要吃的分给他。给刺猬也就算了,他最小。不过,好兄弟始终都要在一起。葱哥维护着辣椒,也给辣椒分配一些任务。

“葱哥,这里——是空的——”

“走,咱们过去!”

他们四个跑过去。雨下得有点大了。这个地方,这个季节,下点雨,刮点风,湿冷。孩子们还没准备好进入冬天,冬天已经来赶他们了。出来的时候,可没带一件棉袄。他们不会有什么远的计划,觉得以后的每天,不会跟出发的那天有什么两样。出发那天,可是好天气,收获的稻草都晒干了。小葱咬着一截稻草,显得很有大哥气派,带他的兄弟“逃”出来。在学校挨老师批评,在家被爷爷唠叨,爸爸妈妈在远方的城市里倒是快活,自由自在。

“小姜,你先跳进去,接着刺猬。”

小姜扳着垃圾箱箱口,手一使劲,身体撑起来,抬起一条腿,搭在箱子边缘,另一条腿跟着搭上,两手扶着,坐上去,往下一跳。“扑腾”一声,墩在地上,垃圾箱里有点滑。大家笑起来。“你们还笑!这箱子里有味,还是湿的。”“总比在外面淋雨强。”小鱼第二个滑溜进去。“辣椒,该你了。”辣椒爬进去。“你们在里边接着点刺猬。”小葱把刺猬抱起来,里边有好几只手接着他,刺猬是所有人的小弟。小葱最后进去,他个子高,腿一抬就进了箱子。拉下盖子,外面下着雨呢。

“这里边不会有屎吧?”“拉屎有茅坑,谁往垃圾箱里拉屎。”“手摸着有点滑,是什么,你闻闻。”“你闻闻。”几个孩子玩闹起来。虽是一个垃圾箱,可以给他们避风雨。

刚才跑了一路,身上有热气。在垃圾箱里坐下来,慢慢觉得冷,晚饭也没吃热汤饭。

“去找点木头烤烤吧。”“谁去?”“咱俩去。”

推开垃圾箱白色的盖子,小葱和小姜,两个最大的孩子,又从箱子里翻出来。附近有一处拆迁工地,他们去里面翻找过东西,破脸盆,破衣服,报纸,拿去卖破烂。他俩很快找到几根拆下来的木头,可能是老房子的窗棂子。还找到了几张报纸,尽快有点潮。以他们在乡间烤土豆的经验,想点着木头,要有足够的引火,又找到一块塑料布。两个人各自抱着自己找的返回。

小葱有打火机,他从垃圾桶里翻捡饮料瓶子时捡的,有时候还能捡到有一根烟的烟盒,他是老大,可以抽烟。

木头有些潮,报纸也不太干,费半天劲,木头刚冒出火头儿,又瞬间熄灭,一次次火头熄灭,孩子们有些懈气。又一次点燃,这次可就剩下最后一张报纸了,“塑料布呢,快点拿过来!”把塑料布扔到木头上,报纸的火先引燃了塑料布,塑料布的火焰迅速袭裹了木头,熔化的塑料布带着火苗,噗嗒噗嗒滴在底下的木头上,火势起来了。 “我还有个塑料瓶。”一个孩子拣了一个瓶子,一直装在兜里,现在生火要紧,他贡献出来。孩子们又一次取得胜利。

这是夜里的十一点,街上冷清下来,一个绿白相间的箱子冒出白烟。这个箱子下绿上白,圆鼓鼓的,还有个从里面可以顶开的盖子。他们在电视新闻里看到过神舟飞船,看到过宇航员“我已出舱,感觉良好。”看到过一个圆球落到地面,宇航员钻出来,又回地球了!比奥特曼还神气!

“葱哥,我觉得我们像在太空飞船里,现在这个箱子就是太空飞船。”

辣椒站起来,守着火堆,像守着家里的灶膛,他很放松。他站起来,把垃圾箱盖子推开,露出半个头,冲着外面小声喊:“我已出舱,感觉良好!我已出舱,感觉良好!”黄黄的路灯,照着淅淅沥沥的雨线,没有人看到他的得意。箱子里的孩子,嘻嘻笑了一阵。辣椒放下箱盖,又坐到火堆前。刺猬站起来,他个子小,推不开盖子,在箱子里举起手,也喊了两声“我已出舱,感觉良好!我已出舱,感觉良好!”

不冷了,也不饿了。

眼睛困得有点睁不开了。

“葱哥,你爸爸在外面打工十几年了,什么时候也能在城里买个楼,咱们到城里就去你家住。”

“行,没问题。”

什么时候在城里买个楼,全家搬进城里住,这话,自小葱听不懂话开始,还在奶奶的怀抱里,每年春节离家,小葱的爸爸妈妈就对小小葱这么说。小葱说行,什么时候行,没问题,没什么问题,他现在根本不明白,也想不明白。

“小姜,你爸爸说在城里开个饭店,让你也去当小老板。有这事吗?”

“有,快了。”

小姜的爸爸在城里推着车摊鸡蛋饼,被城管赶来赶去,开个饭店,是他每年回家过年时许下的豪言壮语。

“辣椒,你妈妈还跟你爸在一起吗?”

“我不知道。”

听到小鱼这么问,辣椒刚才出舱时的神气一下没了。他不知道爸爸或妈妈还要不要他。

“刺猬,你爸爸说把你接到城里上学,你什么时候走,咱们学校老师太差劲,你快点走吧。”

刺猬没答话。

“刺猬,刺猬。”

“这就睡着了。”

“我想快点长大,跟爸爸妈妈一块出去打工。”小葱自言自语,到底他年龄大一些,有了大人的心思。

没人答他的话。

“闷得慌,葱哥你觉得咋样?”

“我?我觉得不好。”

孩子们都睡着了。

太空船开始绕地飞行。

  

早晨天刚亮,拾垃圾的老太婆,背着一个大袋子,掀开垃圾箱的盖子。

“哎呦,是你们几个,吓我一跳。嗨,嗨,怎么睡这了,起来,起来!”她想把五个孩子叫起来,这不是睡觉的地方。孩子们没有动静,那个最小的,刺猬,真的蜷成了一只刺猬。

老太婆害怕了,喊人过来。一早贩来一车菜的菜贩过来,推着车子准备支起摊子卖早点的过来,早起晨练的老头过来,他手里拿着一个收音机,在播放:“到2020年我国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说明:本文不同新闻报道,情节为虚构创作。)

主题相关文章:

  • 暂无相关日志

One Comment

  1. offall:

    青马什么时候成小说网站了啊
    可以理解这个事情很让人难过
    可是还是偏题了啊,
    发榕树下比较合适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