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说起杨经理

我们坐在一家东北菜馆,四个人,点了锅包肉(有人说是咕老肉)、自磨豆腐、炝炒圆白菜、蒜肠、小鸡炖蘑菇,东北菜份量大,五个盘子摆满一桌。

四个人的聚会,我受邀参加,其他三人,他们是老朋友,常在一起练琴。一个吉他老师。一个女孩子,她的职业是烘培师,周末跟吉他老师学习,刚才在朋友家里,我欣赏了她跟老师合奏的完整一首曲子。另一个是邀请我参加今天聚会的朋友,他弹吉他,也会打手鼓。

在餐桌上,说起杨经理,话题自然从炒菜开始,吉他老师拿筷子指着那盘炝炒圆白菜,说:“这菜要让杨经理炒,首先过油炸一遍。”我有点困惑,圆白菜也过油?“他炒什么菜都得过油!上次杨经理过来,在他家做饭(指今天的聚会召集人),用了他大半桶油,心疼得不行。”说到这里,坐在他对面的,我们的聚会召集人,吸了口气,“我一年用的油,让他一顿给用了。”

烘焙师问,杨经理是做什么的?吉他老师说,他是厨师,他喜欢听大家叫他杨经理,所以我们都叫他杨经理。我问,他擅长做什么菜,聚会召集人说,他是我们大学食堂的厨师,都是拿铁锨炒菜。

在一次聚会中,我们的聚会召集人介绍杨经理跟吉他老师认识,现在吉他老师在抱怨,他说,最近都是半夜,十一点多,杨经理打过来电话,每次一接通,先问一句,睡了吗?说睡了,他在那边笑了,说睡了怎么还接电话,然后聊起来,问有没有给他传话,还有,报名上星光大道的事情怎么样了。

上次的聚会,有一个女同学参加。杨经理喜欢上人家,请吉他老师帮忙传话,跟她说,他一定会对她好,对她家人好。女同学私下跟吉他老师说,她怕杨经理,千万别把她的手机号给杨经理。

我们的聚会召集人说,这个厨子的故事,如果拍个纪录片,比《我叫刘跃进》还好玩,说起杨经理的经历:

杨经理,陕西人。吉他老师补充,跟要当主席的那人,一个地方的。

初中毕业来北京,在北京也五六年了。他86年的,我们的女同学有三十岁了,他追人家。说一定要娶个大学生当老婆。

他在我们学校食堂当厨师,有一天在操场看到我们弹吉他,非要跟着学,大家就认识了。毕业后,还保持着联系。杨经理希望我们能帮他实现音乐梦想,他想上星光大道,上春晚,他特别瞧不上旭日阳刚,认为自己比旭日阳刚好一百倍。“我要上春晚”,那是全国老百姓的节目,他也要上春晚,一夜成名。

吉他老师说,最近杨经理写了六首歌,缠着让给他编曲。

我问,他弹得到底怎么样?

吉他老师说,这人不好好学,底子也不行,连线谱也不会认。那些走红的歌手,像朱之文,都有多年学习的积累,人家也学了很多年。

我说,那建议杨经理先去地下通道卖唱,试试自己的本事。

“不行,他瞧不起那些街头卖唱的。他至少要在酒吧唱。我带他去过×村(一个地下音乐人聚居的村子),逛了一圈,他很激动,说人家糟蹋音乐,怎么能这样搞音乐。”

“不过,他办过一件事,我觉得这人还行。”

“他们食堂的大师傅欺负一个女服务员,他拿炒菜的铲子,背后一铲子把大师傅给打倒了,出来在我这躲了好几天。”聚会召集人喝了口酒,“这事挺爷们的。”

“从此以后,他好像变了,我觉得,他的青春从那一铲子下去就结束了。”

从此他不再因为喜欢而学吉他?厨师长刺激了他?他觉得不能再做一个普通的厨师,除了拿炒菜铲子,他还会弹吉他唱歌,他要通过“上春晚”改变人生。

主题相关文章:

6 条评论

  1. 有道者不处:

    是锅包肉没错,锅包肉是东北菜。重点是两次油炸,一熟二色,出锅的时候外壳要脆酥。
    因为是洋人的要求,所以调酸甜汁,这一点和古老肉很像,也是为了迎合老外的口感变化的。而且锅包肉的产生,本来就参考了古老肉的做法。
    其实两个吃起来也很像。但是古老肉是先炸后炒,外面裹那层酸甜汁的,出锅的时候外壳可不是脆的。
    我猜也跟两地的气候有关。东北要是裹汁挂浆的话,凉的太快。而岭南潮热,炸的东西很容易回潮。

    至于学吉他什么的,旭日阳刚没他唱的好什么的,这就是从小被学校糊弄的,长大了混了社会也没纠正过来。
    重要的不是有多好,而是要有多独一无二。
    旭日阳刚的特点是那种粗犷彪悍的风格,比较独特个性,有代表性。
    唱的比他们好的人多了去了,但是不个性,就永远是失败。

    附带:其实上次大蒜那个,我打了很多的,可是青马这边,总是出问题发不出去,再写的时候就没感觉了,写不动,于是什么都没说。

  2. dadishang:

    你的意见很重要,要有个性!
    据说锅包肉是给俄国人做的菜,面粉裹肉油炸,中原有酥肉,只是面粉多,不酥脆,不沾糖汁。
    大蒜那篇,没看到你的评论,很遗憾,也很抱歉。我发评论,写完先复制,再提交,防备报错丢失,哈哈。有精力的情况下,请再简要谈谈好吗

  3. 有道者不处:

    酥肉和小苏肉,和这个又不大一样了。稍微有些变化,就是另外一样东西了。这也是厨艺的妙处所在。正如上次有人讲过的拔丝和挂霜,其实都是油和白糖,温度超微差那么一点,于是出来的一个是热菜,一个是冷拼,如果按传统上席的顺序,完全是不同时间端上桌的东西。
    当然酥肉和小苏肉差别没那么显眼。虽然都是裹面油炸一遍的,下汤锅或者蒸出来,看起来大同小异,其实也很有区别。酥肉求形,所以是不入味的,而且裹面的时候也可以用鸡蛋拌面裹,炸好之后是作为一道原材料用的。小苏肉是吃味的,先要加盐下料腌,然后直接裹面,里面味道已经很足,使用的时候是作为半成品的食材用的。区别嘛,就像是冷猪肉和腊肉的区别一样,虽然同样是下锅,可是毕竟是完全不同的东西。
    还有一样东西,叫苏造肉,这个又是另外一种东西了,具体的,因为我没有吃过,不好妄下评论。
    厨艺这种东西,学到差不多的时候,就是家常菜,各样东西混一起炒就是,无外乎那几种做法。不过真的仔细分辨的话,每样细细的区别,都凝聚着一代代古人偶然灵机一闪的各式创意,多了解一些挺好玩的。
    蒜的真写不出来了,很多时候灵感就是那么一下子,抓不住就散了,凝结不起来了。主要是捣蒜那一块,值得细书的地方比较多。你吃的那个,虽然是蒜汁,更偏蒜蓉一些。嗯,有的地方写的是蒜茸。毛毛的带丝,还有蒜的口感在的,嘴里也会留气。不过常见的都是这种,包括火锅店的蒜汁碟。还是调好之后加香油的,飘了一层亮亮的,好看,吃起来一般般。南方倒是有蒜米,好像是擦出来的,要不就是压出来的,方方的就比大粒的砂糖大一点,我觉得忒小家子气,不过确实精致。好蒜汁要敲的再碎一些,单单捣是不够的,要小力慢慢敲,或者干脆转圈磨。最后一点蒜蓉都不带,真正叫蒜泥,拌油调味,加凉水冲出来,搅开之后,均匀略稠,真正的有蒜味没蒜气。那种木头蒜臼其实也能用的,先压碎再慢慢捣,或者直接拍扁切片再捣。加盐是为了出水,方便成泥,也有辅助研磨的作用,严格来说倒不是为了不跳——要是捣别的东西还有道理,蒜不裂的话盐很难杀进去,出不了水。农村说不跳,大抵是因为盐放的多,垫底了,捣蒜时蒜受力分散了,跳的没那么高了倒是,不过还是在钵里乱蹦,弄不好还会溅起来。想不跳的话就先压烂。
    别的还有一些,不过我是真想不起来了。
    青马以前出错,是时间太久,验证码过时了,刷新一下就好。但是那次是刷新了之后还出错。所以……现在肯定是要先保存一下了,哈哈

  4. dadishang:

    加盐不管是不是防跳,咱们不研究科学问题,反正这个法子是不错的。你说的把蒜彻底捣成泥,“真正的有蒜味没蒜气”,这个没留意到,回头试试,现在觉得——有点玄

  5. 有道者不处:

    没蒜气指的是吃完以后,张口说话,别人闻不到蒜气。

  6. oliwen:

    人物的个性描绘得好真实啊,像杨经理这样的人现实中的确好多好多,读后的确有不少感触。

留下评论

*